懂小姐丨白宇突然火了有点慌:不适应那么多粉丝和表情包

  眼看着《镇魂》就要播完了,“赵云澜”白宇早早进入了常州的新剧组,借着杂志拍摄的间隙才在上海见到了挂着隐隐黑眼圈的本人。白宇当天的日程是这样的:凌晨5点从常州到达上海的酒店,几个小时后起来进行拍摄工作,下午排满了各大平台的采访,再赶回常州大约是第二天的凌晨2、3点,睡几个小时又要开工拍戏。

  《镇魂》之后,90后的白宇感觉到了自己的“热度”,网上开始流传自己丰富多样的表情包;在机场也不能邋遢了,毕竟接送机的粉丝浩荡;也因为“赵云澜”第一次上了《快乐大本营》,“说明你确实热度热度比较高。”说到这里,白宇自己眯着眼笑了笑。懂小姐问他:什么是“流量”?他只以为有很多人看他的戏就是流量了。而接机的粉丝,网上铺天盖地的表情包和微博上完的转评,都在说明白宇成了别人口中的“流量”。

  和朱一龙演亲密戏不尴尬,在白宇眼里都是兄弟情

  初初接到《镇魂》剧本的时候,白宇的想法比较简单:“这个题材我没尝试过,我觉得是不是应该挺有意思的?”为了做功课,白宇看完了原著小说,他有些惊讶:“这个能拍吗?”及后进组的第一场戏,就是跟朱一龙比较亲密的受伤擦药戏份,他不停跟懂小姐重复:“这很正常。”

  懂小姐:还记得刚接到《镇魂》里赵云澜的角色是怎么个情况吗?

  白宇:我的团队来找我让我先去看一下小说,然后我就看了原小说。看完小说的反应就是:“这个能拍吗?”团队就告诉我说有改,改成了兄弟情。它全改的话,我觉得OK,因为这个题材我没尝试过,我觉得是不是应该挺有意思的?

  懂小姐:当时看完小说什么感觉?

  白宇:多少会有一点心理上的那种感觉,但是后来就看剧本嘛,从剧本的角度出发去演就好了。

  懂小姐:你当时给赵云澜的人物小传是怎么写的?

  白宇:我自己一开始对他的解读,觉得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挺不靠谱的,挺放荡不羁的这么一个人,其实他内心还是有些很细腻的一些东西,很重情义,就是内心和外表的一个反差。

  懂小姐:你还记得第一天进组拍的第一场戏是什么吗?

  白宇:第一场戏好像就是龙哥给我擦药的一场戏,算是比较亲密的戏。

  懂小姐:当时演这么亲密的戏会觉得有点尴尬吗?因为之前一个采访里,朱一龙说,以前拍戏都是跟女演员有感情戏,这个戏没有女演员,他所有的感情都交付给了你……

  白宇:没有,就是兄弟情,我觉得OK的。两个兄弟之间,你受伤了,我给你擦个药,这是很正常的,我觉得是OK的。我俩拍这场戏没有太多的交流,两人好像很有默契一样,就是兄弟之间的那样去饰演就可以了。

  懂小姐:之前听粉丝说,你们俩有时坐同一班飞机如果没坐一起,你们会跟别人换位子是吗?

  白宇:坐一起又能聊天,两个人也比较熟悉,关系也比较好。

  懂小姐:因为《镇魂》的关系,现在的工作量比以前多,对你来说是个大的变化吗?

  白宇:我觉得工作量确实比以前大,确实比以前辛苦了一些。因为我现在还在剧组里拍戏,要请假出来做一些活动,做一些采访之类的,这样来回跑比较辛苦。其实拍戏不像大家想得那么简单,拍戏本身其实就是一件挺需要精力去干的一件事,现在要把一些精力分出来给别的事,所以就会觉得有些吃力。

  懂小姐:什么情况下你会觉得很累?

  白宇:就像我现在在拍戏,像昨天我到这边的时候就是凌晨5点了,今天起来就去工作一天,晚上再继续回到剧组去拍戏,估计回去也得个凌晨2点到3点了,第二天起来又要拍戏。是会累,但是对拍戏这件事来说,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喜欢干的一些事你是永远都不会觉得累的,就算再累,你也会从这些累里面去找一些乐趣。但是有时候精力确实跟不上。

  不可能一直这么有热度 该怎么拍戏还是怎么拍戏

  当“镇魂女孩”们说他重新定义了“流量”,不但有颜,还有演技,90后的白宇笑着受了:“夸我的认可。”但他没有被每条微博几万几万的评论转发冲昏了头脑,他很清醒地知道:“你不可能热度一直那么高。”该怎么拍戏他还怎么拍戏,只是日程比往常忙些,罢了。

  白宇在《快乐大本营》彩排

  懂小姐: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热度还挺高的?

  白宇:有,第一是突然间网上的表情包多了很多,觉得怎么一下这么多表情包。第二件事就是前段时间去机场,还有可能去《快乐大本营》就说明你确实自己热度比较高。再就是机场也有很多的粉丝。

  懂小姐:你会觉得有点不适应吗?

  白宇:会有不适应,因为突然间有这么多粉丝,就会觉得有些慌。

  接机的粉丝

  懂小姐:你以前去机场是不是不太会刻意收拾,现在需要注意一点了吧?

  白宇:会稍微收拾的,不像以前那样了。

  懂小姐:粉丝对你的各种细节会特别的关心,比如你鞋掉了,会让你有包袱吗?

  白宇:这方面还好,真实的做自己,大家看到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掉了就掉了,掉了我再默默地穿起来就好了。

  懂小姐:很多粉丝觉得你留胡子的造型特别好看,是不是会保留一阵子?

  白宇:也不是,我的胡子我平常不爱刮,等它长到实在有点乱的时候我就会全刮了再重长。现在是因为拍戏需要胡子,我也不会刻意去保留它或者怎么样,还是跟以前的节奏一样想刮了就刮了,不想刮就留着,工作需要的话,就会因为工作需要留或者刮。

  爱穿拖鞋的白宇

  懂小姐:刚刚开始热度起来的时候,你的微博有明显的变化吗?

  白宇:就是微博私信,评论就是几万几万的,突然间就多了很多,就觉得这么多人,大家都在给我发表情包。

  懂小姐:有热度也会有争议,是不是也有人会给你一些负面的评论?

  白宇:肯定也有,有很多人说其实你不留胡子好看或者你留了胡子好看,就是有很多各个方面的人都有。至于难听的话,嘴长在你的口上,我也没有办法把你怎么的,不能把你摁住不说对吧,你说就说呗,我是什么样的我自己知道,我还是按照我的方式,不会因为你不喜欢我而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白宇表情包

  懂小姐:从接下这个角色到现在大热,心境有变化吗?

  白宇:心境我觉得没啥太大的改变,还是跟以前差不多,把每个角色都演好,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懂小姐:有一个问题可能相对尖锐一点,现在因为《镇魂》突然红了,怕不怕热度掉下来?

  白宇:我觉得这没什么啊,这是正常的现象,因为所有人都是这样。你有热度的时候,也肯定有热度过去的时候,这点我是可以正视的,我是可以很理解的,毕竟你不可能热度一直那么高。

  懂小姐:有人说你重新定义了流量,你认为什么是流量?

  白宇:我觉得流量就是有很多人会因为你去看这部剧,很多很多人,我觉得这是流量。

  懂小姐:说你既有颜值,又有演技,这个评价认可吗?

  白宇:夸我的我认可。

  懂小姐:你觉得你自己现在算是演技派吗?

  白宇:这件事我自己说是不是有点不合适。我觉得演技派就是每个角色都跟他以往的角色都不一样,但是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就属于演技派吧。

  懂小姐:有一种看法说你是“剧抛脸”,就是每部戏都很不一样,你觉得这是优点还是缺点?

  白宇:我觉得有好有坏,好就是你可以演出这么多不同的角色,我觉得不好也许就是大家会记住你的角色而忽略了你本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有好有坏这个东西。我觉得我渴望大家还是记住我演的角色,角色认可对于我来说是内心最开心的。

  懂小姐:网上有人说你跟雷佳音某些方面有点像,你自己有这种感觉吗?

  白宇:雷佳音老师我并不是很了解,我觉得头大算像吗,我的头其实挺大的,看起来没那么大,但其实也还挺大的。因为我喜欢骑摩托车,就会去买头盔。我说这个头盔挺好的,老板给我拿一个试一下,老板就拿了一个。L还是XL的,应该拿了一个L,说没问题,可是这个L卡那进不去了,我说你确定没问题吗,老板说再给他一个大一号的,大一号的依然进不去,我说你给我拿一个最大的行不行,他说好,然后可以了。

  白宇在《屌丝日记》中

  懂小姐:之前演过《屌丝日记》这种喜剧类型的,也有《长大》这种现实题材,还有《少帅》这样的证据,在哪种戏里最舒服?

  白宇:偏正剧,《少帅》、《建军大业》这种,让我演得很爽。演这种戏的时候会让我反思很多东西,比如说《少帅》冯庸,他为什么会从一个吊儿郎当的一个花花公子最后变成了一个教书育人的一个校长。后来我想了这件事他们这些人的情怀真的是很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就是现在很缺失的一些东西。我会去思考这些东西。比如《建军大业》,蔡晴川就是舍己为国这种精神,而现在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我们不需要你去舍己为国,是不是可以适当地去做出一些舍小己为大家的一些事情?我觉得这些戏让我会有一些反思。

  这也是白宇,在《少帅》中

  懂小姐:最近这一两个月,你收到过的剧本大概有多少个?

  白宇:有十几个吧。各种各样的都有,军事题材的啊,各种各样的都有,有演过的,有类似的,但也有全新的,都有。

  懂小姐:所以,你的选择标准会变高吗?

  白宇:我的选择标准和我的团队的选择标准一直都挺高的,一直是蛮高的,我们一直会以这个标准去选,我们已经挺高了,所以不需要再更高了。

  懂小姐:标准是什么?

  白宇:其实就是好剧本、好角色,有的好剧本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好剧本。其实你读个一两集就能感受到这是不是一个好剧本,好剧本就看能得出来。再往后读就要看它的故事,看故事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懂小姐:目前,有没有对自己的生活或者工作有一个规划呢?

  白宇:我对工作的规划没什么规划,还是希望把每个角色都演好,能让大家喜欢。生活上是希望自己能多有一些时间去玩,就是旅旅行,或者在家打个三天三夜的游戏,只要是玩的都可以,没有什么太大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