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也无能为力的曼德拉

  1

  一百年前的7月18日,曼德拉出生在南非特兰斯凯的一个酋长家庭,祖父曾是国王的后代。9岁时父亲死于肺结核,他由部落中的酋长抚养成人,也是家族中唯一上过学的成员。在大学里完成学业后,可以凭律师职业安稳度日的曼德拉,选择了投身为黑人争取平等权益的政治运动,加入了政治组织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1961年,他创立了以暴力行动反对南非当局的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因此于次年被捕入狱,由此开始了27年的牢狱生涯。

  1990年曼德拉被南非当局释放出狱时,坚持种族平等、反对种族隔离的他已经成为了南非精神的象征,声望在全世界都达到了顶峰。香港Beyond乐队的主唱黄家驹为曼德拉写下一首《光辉岁月》,“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数十年来在华人文化圈中一直传唱不休。1993年,曼德拉和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5月9日,在南非首次的多种族大选结果揭晓后,曼德拉成为南非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在五年的总统生涯之后,81岁的曼德拉选择不参加下届总统竞选。在2010年世界杯闭幕式上,作为南非精神象征的曼德拉受到了全场观众和全世界的欢呼。

  2013年12月9日,95岁的曼德拉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去世,南非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国葬,世界各国政要基本都赴南非出席。但也几乎是从这一年开始,关于关于曼德拉的负面评论也浮出水面,有舆论将曼德拉视为“万国之圣人、一国之罪人”,认为他“保国有功、治国无能”。

  总体而言,负面声音认为曼德拉虽然为废除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推动种族平等作出贡献,但执政之后在一系列治国方略上出现失误,导致南非经济增长放缓、犯罪率飙升、精英纷纷移民他往、从少数白人对多数黑人的压制变成多数黑人对少数白人的压制……整个南非在曼德拉治下和之后不但没有延续曼德拉上台之前非洲第一经济体的盛势,反而有每况愈下的颓势。此外,曼德拉家族的贪腐嫌疑、巨额遗产的来路和去向、与卡扎菲等领导人的亲密关系,都成为曼德拉被质疑的因素。

  如今曼德拉虽然在荣耀中逝世,但似乎仍然未到盖棺论定的时候:真的是传说中的伟人曼德拉,将整个南非引向衰败和动荡?曾经被万国仰望的英雄,如何左右着一国的时势?

  2

  在曼德拉被释放出狱之前,南非的确是非洲最发达的国家,没有之一。南非的高速公路里程,仅居于美国和德国之后,排名世界第三;南非的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是堪比伦敦纽约的现代城市;世界上的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是1967年由南非医生在开普敦完成的。

  但这样经济成就的背后,是占人口四分之一的白人,对占人口四分之三黑人的奴役和压榨。

  南非的种族隔离由来已久。由于地处非洲最南端、南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界、西方通往东方的航海要道,南非自大航海时代以来,就成为殖民者争夺不休的土地。荷兰裔殖民者侵入南非,杀戮原住民之后定居称为布尔人,又与后来的英国殖民者交战。经过两次英布战争,英国在二十世纪初将南非纳入英联邦殖民地,但允许布尔人自治。自此南非就成为少数白人统治多数黑人的国家。

  1948年,曼德拉三十岁时,南非的国民党当选执政,加强了在荷兰和英国殖民时代就开始的种族隔离。少于20%的白人,控制了余下的黑人。从1960年开始,350万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被驱离原来的家园,被迫进入被分割的区域中,这是人类近代史上最大规模的驱离行动之一——当时南非当局的原意是将黑人迁往居住的地区逐出南非独立。

  然而南非的白人又离不开黑人劳动力。白人掌控的制造、采矿、基建等国家命脉的企业,绝大多数劳动力来自黑人。此时南非白人的生活水平几乎可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而南非黑人跟其他非洲国家的黑人相比,也享有全非洲最高的生活水平。因此不断有临近国家如博茨瓦纳的黑人甚至如坦桑尼亚刚果等相距甚远的黑人,源源不绝地涌入南非打工。尽管南非黑人的工资只有白人的十五分之一,而国外来打工的黑人还要更低。

  掌控国家机器如军警的白人,依靠廉价的黑人劳动力,创造了南非的经济奇迹。但这种态势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已经难以为继了。一是因为黑人的反抗越来越激烈,南非当局的种族压制已经岌岌可危,黑人的不满像随时就要爆发的火山;二是因为国际上对于南非种族隔离、种族歧视的抗议也越来越加剧,要求南非当局推进种族平等的呼声居高不下。

  在经济放缓、国内外压力与日俱增的危局下,南非白人被迫决定向黑人放权,而这一措施的最明显体现,就是1990年释放关押27年的黑人运动领导人纳尔逊·曼德拉。而在黑人也破天荒地享有投票权之后,曼德拉当选总统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3

  在1994年,三个可能出现大动荡的国家南非、卢旺达和也门,南非被认为是最危险的。但卢旺达爆发了受害者超过百万的大屠杀、也门爆发内战,而南非却没有出现内战和大规模流血冲突、没有黑人对白人的残酷报复、没有分裂和丧失国土、社会总体没有失去稳定。这一切,不得不归根于曼德拉个人的声望和号召力,保障了南非在危险的权力交接期间的平稳过渡。

  曼德拉推行种族和解政策,亲自请压迫过他的三名白人狱卒一起平和交谈,为整个南非表现出和平善意的姿态。而曼德拉甚至因此受到少数黑人极端分子的抨击,认为他背叛了自己的肤色和人民。可以说,如果没有曼德拉在出狱后和执政期间一直坚持的非暴力、尽量争取和解的和平方针,南非的少数白人很难避免绝大多数黑人的大规模报复。就这一点而言,曼德拉已经可谓功德无量。

  但在黑人拥有投票权、翻身做主人之后,南非白人的命运经历了巨大的变化。非国大通过了一系列法案,将白人原先拥有的权益分给黑人,例如立法规定白人的矿山必须要出让26%的股份给黑人,拒绝就视为非法。非国大仿效美国六十年代的平权运动,规定政府机构中和学校都必须有一定比例的黑人,导致黑人全面上位,许多职位宁可空缺也不留给白人。

  在这种黑白倒易的情况下,少数精英白人选择移民他国,离开的同时也抽离了本国资本,以及治理国家的经验;更多的白人面对潮水般涌来的黑人无计可施,在生活资源被黑人占据的趋势下,越来越被推入贫民窟。

  黑人与白人共享国家的权力,建设种族平等的彩虹之国,本来是曼德拉执政的理念和夙愿。但形势强过人,入狱27年的曼德拉,在治国的方略上未必及得上之前的精英白人。而黑人上台之后,许多重要职位的政府官员能力其实都不足以担任其职务,所以才闹出了一国卫生部长在公开场合宣称吃大蒜甜菜根可以治疗艾滋的笑话。

  这也是白人当年种族隔离留下的恶果。在过去的数十年里,黑人学生甚至不允许被教授数学、物理等现代科学知识,他们只是作为下一代的奴役劳工而被对待。所以在黑人匆促上台执政之后,南非的国家管理就成了问题。南非经济开始下行,犯罪率飙升成为全球强奸率最高的国家,各种陋俗例如轮暴婴幼儿可以预防艾滋的恶性事件屡屡上演。虽然主办了世界杯,但仍然难以阻挡国际负面形象的逐渐加剧。

  这是历史造就的形势。一个国家在长期种族隔离之后,为了避免出现大规模报复产生的动荡,不得不操之过急地将权力移交到教育程度不足、总体素质尚需时日提高的黑人手里,由此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实所难免。不用苛责曼德拉,不要说在监狱里呆了27年的他,一出狱就要面临一个极端复杂濒临分裂的国家态势,就算是这个地球上最杰出最善治国的政治家,多半也难以比曼德拉做得更好。

  因此不管曼德拉个人品质如何,他和他的政治遗产,都无法解决南非当前的问题。南非目前的种种弊端,不是曼德拉上台执政后才出现的,而是几百年以来逐渐演进而成的结果。曼德拉避免了南非权力交接时的大规模动荡,避免无数人头落地,没有第二个人在当时可以复制他的成就。不管他是伟人还是罪人,在他一百年诞辰时,都值得世界为他献上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