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舍财作福? 佛法的修行法门中应以布施为先

文章选自中国佛学院广行法师编著的《可·为》——广行释讲《了凡四训》一书

兴建大利

何谓兴建大利? 小而一乡之内, 大而一邑之中, 凡有利益, 最宜兴建; 或开渠导水, 或筑堤防患; 或修桥梁,以便行旅; 或施茶饭, 以济饥渴; 随缘劝导, 协力兴修,勿避嫌疑, 勿辞劳怨。

什么叫兴建大利呢?小在一乡之内,大在一县之中,凡是有益于大众的事情,都应当发起兴建,或者开辟渠道来灌溉农田;或者建筑堤岸,预防水灾;或者修建桥梁,方便交通;或者布施茶饭,救济饥渴的人。随缘劝导别人,同心协力出钱出力来兴建。纵然是有人在暗中诽谤中伤,你也不要为了避嫌疑而放弃不做,也不要怕辛苦、怕人妒忌怨恨就推辞不做。

过去人们对社会做的这些福利工作,也就是我们今天所提倡的社会福利事业,我们应当努力去做,要看现前社会的需求。现今社会最大的利益是进行伦理道德教育,即提倡仁义道德,提倡圣贤的教诲。

舍财作福

何谓舍财作福? 释门万行, 以布施为先。所谓布施者,只是舍之一字耳。达者内舍六根, 外舍六尘, 一切所有,无不舍者。苟非能然, 先从财上布施。

什么是舍财作福呢?“释门”是讲佛门,佛门讲“菩萨行”,方式方法无量无边,佛门里的万种善行,但是总归起来,不外乎“布施”,以布施为最重要,就是六度首先要修布施。所谓布施,只是一个“舍”字,“布施”就是舍,舍己为人。通达的人内舍眼、耳、鼻、舌、身、意,外舍色、声、香、味、触、法,内外无不放舍。舍得干干净净,就是波罗蜜多。做不到这样,就先从财上布施。

世人以衣食为命, 故财为最重。吾从而舍之, 内以破吾之悭, 外以济人之急; 始而勉强, 终则泰然, 最可以荡涤私情, 祛除执吝。

世人都把穿衣吃饭看得像生命一样重要。所以,对世人来说,钱财非常重要。如果能够欢喜地施舍钱财,内能破我们的悭贪毛病,外能救旁人的急难。不过,钱财不易看破,最初布施,难免会有一些勉强,但是布施做习惯了,心里泰然,也就没有什么舍不得了。这样最能消除私心,去除对钱财的执着与吝啬。

所以,佛教人修行从哪里下手?从布施,先从财布施。这个效应是把我们一向悭贪吝啬的心减轻了。断,当然不容易的。减轻了,就是贪心、吝啬不像从前那么严重。对外又可以帮助别人,这是布施恩惠。最初布施的时候很勉强,到后来就做成自然了。前十年都很勉强,十年之后慢慢就成了习惯。到后来,几乎连痕迹都没有了,心地越来越清净。把自私自利、名闻利养、贪嗔痴慢疑都布施掉了。

明朝华亭县有位顾正心,官至广西参议。他平时特别喜欢行善积累功德,有一次捐出十万四千七百两银子,买了四万八百亩义田,全部施给华亭、青浦两县。作为徭役费用,让老百姓免除负担徭役的困难。

有一次,代巡抚来到松江府,禁止除夕燃放爆竹,很多人违反了命令都被关进监狱,顾正心也被误捕入狱。顾正心入狱以后,他看到很多饥寒的人,就派人给他们送衣食;有罪犯可以赦免,他就出钱代为赎出。最后,整座监狱快变空了。随后,他又出资修理监狱的房屋。他是如此舍己为人,从不希求回报。

后来,官府上报他的事迹,皇帝就任命他做光禄署臣,他被敬奉为乡贤。

在《感应篇例证》中有这样一则公案。

倪闪是沙县人,性喜布施。每次外出,身上总要带些钱财,他遇到穷人,就会把钱放在他家中,不管别人知道不知道。倪闪考试多次落选,有人嘲笑他,说:“倪先生日日周济穷人,为何还多次落榜?是不是老天不长眼睛?”倪闪并没有退失信心,反而更加努力地布施,心里没有一点后悔。

有一年闹饥荒,路上饿死的人一个接一个。倪闪搭了个粥棚,亲自煮粥周济灾民,救活了上万人。到了第二年,倪闪又去考试,很多乡里人梦到倪家的门外高竖一面锦旗,上书“ 粥阴功”四个大字。这一年,倪闪果然中了状元,后来官至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