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瓷器造型赏析:天球瓶、葫芦瓶

清朝是中国古代瓷器生产的最高峰,无论是产品的数量还是质量,品种还是造型,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都是继承前人的成就,又不断创新的结果。特别是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瓷器从彩瓷到单色釉瓷无所不仿,仿造型、仿纹饰、仿釉色,随着时代的进步,还不断创新。

清 雍正款青花九龙闹海图天球瓶 天津博物馆藏

天球瓶

天球瓶是受西亚文化影响的一种瓷器造型,创烧于明永乐、宣德时期的景德镇窑,因球形腹硕大,好似天上落下的天球,故名。但明永乐天球瓶均不署款识,宣德天球瓶有的署款,有的不署款,其装饰题材有青花云龙纹、青花海水白龙纹等 。天津博物馆藏明宣德款青花云龙纹天球瓶为清代宫廷的大型陈设器。,直颈,圆腹,砂底微凹。造型、纹饰均仿明永乐、宣德,但尺寸更大,纹饰更精。口沿下绘卷草纹,颈部绘云纹,口沿下卷草纹边饰和颈部祥云间题写一行小字“大明宣德年制”楷书款。

葫芦瓶

因形似葫芦而得名。葫芦谐音“福禄”,深受老百姓的喜爱,所以,葫芦瓶成为中国传统的瓷器样式。唐代有白釉葫芦瓶(法门寺地宫出土),南宋龙泉窑有青釉葫芦瓶,元代时烧制了八方葫芦瓶,到明嘉万时,由于皇帝的喜爱,葫芦瓶的样式更加多种多样。到清朝,除了模仿古代的样式,还创造了很多新器型。现选择几种代表性的葫芦瓶。

清 乾隆款豆青釉葫芦瓶 天津博物馆藏

通高34.7、口径3、腹径20.3、足径9.8厘米,小口,有盖。直颈,呈束腰葫芦形,上小下大。因其形似“吉”字,因而又称“大吉瓶”。浅挖足,胎体沉重。通体施豆青釉,釉色鲜嫩青翠,纯净均匀。就好似架上刚刚长成的大葫芦。瓶底有青花“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此瓶造形端庄、秀美,代表了清雍正、乾隆时期御窑厂烧造单色釉瓷器的最高水平。

清 乾隆款金地粉彩莲纹葫芦瓶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

这是在豆青釉葫芦瓶的基础上,把整个葫芦瓶装饰得金碧辉煌,底色是金彩,上面用粉彩绘画万字、蝙蝠和番莲纹,寓意万福相连。

清 乾隆款青花福禄纹葫芦瓶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藏

高58、腹径38.4厘米。瓶体呈上小下大的束腰葫芦形,釉下青花满绘蝙蝠和葫芦纹,谐音“福禄”,与葫芦形谐音相合。葫芦瓶上绘葫芦纹,又因葫芦多籽,寓有多子多孙、福禄万代之意,是宫廷中日常陈设的吉祥用器。

清咸丰 蓝地金彩缠枝莲纹三管葫芦瓶

上海博物馆藏

瓶体似三个紧紧相连的葫芦,有三个瓶口。老子《道德经》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表明道生万物,从少到多的过程。瓶体蓝釉上金彩绘莲花,万字和如意纹。如果说清乾隆青花福禄纹葫芦瓶,是用纹饰表示葫芦多,“福禄多”。此瓶就是用造型表示葫芦多,“福禄多”的意思。别出新裁。

清光绪 珊瑚红釉描金团凤包袱纹葫芦瓶

山东省博物馆藏

造型是标准的葫芦瓶样式,不同是以珊瑚红釉做底色,上面描金绘团凤纹,粉彩绘包袱纹,寓意把“福禄”包住了,很有新意。

清乾隆 茶叶末釉双耳葫芦瓶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藏

主体是葫芦造型,在大小葫芦之间连接两个对称的如意耳。通体施茶叶末釉。制成双耳葫芦瓶。上海博物馆也展出同样造型的清乾隆茶叶末釉双耳葫芦瓶。

清道光 矾红地描金龙纹双耳葫芦瓶

首都博物馆藏

与之类似的,是受明永乐、宣德抱月瓶的影响,在清代继续烧制出双耳葫芦扁瓶。如:清道光矾红地描金龙纹双耳葫芦扁瓶,高17.7、口径3.3厘米。首都博物馆藏。与葫芦双耳瓶接近,上边是圆腹,下边是扁腹,底是椭圆形圈足,足底金彩书“乐善堂制”四字楷书款。纹饰是在矾红地上用金彩绘双龙戏珠纹和上下腹部中心绘团蝠和团寿纹,寓意“福寿双全”。此种造型和纹饰的还见有清乾隆时的青花制品。

清 雍正款青花釉里红缠枝莲纹如意尊

天津博物馆藏

如意尊创烧于清雍正时期,是标准的官窑样式。如:天津博物馆藏的清雍正款青花釉里红缠枝莲纹如意尊,就是双耳葫芦瓶的变体,上部去掉小葫芦的一半,改为敛口,双如意耳更加优美、流畅。大圆腹还保留。到清乾隆朝进一步改进,除了上部去一半圆腹,下面也去掉一半圆腹。

清 乾隆款豆青釉印夔凤纹如意尊

天津博物馆藏

天津博物馆藏清乾隆款豆青釉印夔凤纹如意尊,高18.1、口径4.8、腹径16、足径15厘米。器口内敛,上部呈多半圆球形,中间束腰,下部为半球形。类似上小下大的葫芦,上下有左右对称的如意式双耳连接,通体施豆青釉,上部与下部的主题纹饰是凸起的夔凤纹,腰部是卷云纹,近足部是变形的莲瓣纹。底部为白釉,外底中心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方笔篆书款,造型优美,仿龙泉窑釉色,印花工艺精湛,是乾隆官窑的代表作。

清乾隆 粉彩大吉铭葫芦形壁瓶

上海博物馆藏

还有一种葫芦瓶的变体是半个葫芦瓶,亦称壁瓶或轿瓶。顾名思义就是挂在墙壁或轿子上的瓶。上海博物馆藏清乾隆粉彩大吉铭葫芦形壁瓶,一面齐平,一面是上小下大的葫芦状,口上部趴着一只金彩的蝙蝠,瓶体是矾红彩万字锦地开光,上下圆形开光内有“大”“吉”二字金彩楷书铭,开光外各有金彩的五蝠围绕。束腰和下边圆腹外有粉彩装饰的松石绿色飘带,瓶底接仿木釉底座。

欢 迎 关 注

文藏艺术↓

文藏书画↓

原文作者:刘渤

原文来源:《收藏家》2018年2月刊《铄古铸今——清代瓷器艺术》

(因篇幅限制,原文有删减)

《收藏家》官方授权,欢迎分享!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