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深入大凉山深处32次 她想为“麻风村”孩子摘去标签

封面新闻记者 罗田怡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5年7月,盛夏暑假,年仅12岁的阿连(化名)第一次来到成都参加学习交流。初到成都,他懵了好几天。川流不息的人群,高楼林立的大厦,一切都与记忆中那个从小长大的贫困山村格格不入。

2018年7月25日,一场特殊的结业典礼在环球中心举行,阿连已经是第三次参与了。交流项目的发起人叫王茜,每一年,这项为期8天的学习交流项目都会邀请40多位贫困学生参与进来。孩子们全部来自于大凉山的深处,他们身上除了背负“贫困”标签外,大部分孩子身上,还贴着“麻风村后代”的标签。

25日结业典礼现场照

从2012年了解到“麻风村”这个群体后,6年来,王茜一共深入村庄当地共32次。每年除了定时定节送去衣物、粮食、书本等生活用品外,她还私人成立了一个慈善基金会,呼吁更多身边的朋友关注这个群体 “忽略让世人目光异样的‘麻风村’标签外,他们其实和普通孩子们没什么不同。”

初入“麻风村”

返城后朋友拒绝见面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王茜外出求学,当过10年的移民官,也曾就职于成都当地的企业。2012年下半年,在国外的一次慈善论坛上,王茜第一次听说了“麻风村”的概念。

麻风村,其实用麻风康复村来描述更为合适。在上世纪解放前,麻风病被认为是一种不治之症,麻风病患者因为受到排斥,很多远离家乡独自生活、休养、康复,并组成村庄,即使痊愈后也不能返回家乡生活。这些“麻一代”老人们康复后在此繁衍生息,逐渐有了“麻二代”的成年人和“麻三代”的孩子们。而这样的村落,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共有9个。

2012年末,回到成都后的王茜驱车来到了位于普格县向阳乡的森科洛村。“我去的正好是冬天,一些孩子衣不蔽体的走在冰天雪地中,打着光脚走在土地上。”因为曾患病,村中老人大部分手脚残疾,病情虽然康复,但却留下了恐怖的疤痕。

即使回到成都后,她向朋友说起去过麻风村时,对方也完全不能理解。“有朋友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为什么要去那么恐怖的地方?”王茜笑着说,有一次她约一位朋友吃饭,对方甚至拒绝与她见面:“仿佛要将我隔离几个月,确定我完好无缺才行。”

“虽然做过心理建设工作,可真正到那儿时,心情还是很敬畏。”钟俊豪是四川音乐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曾多次作为义工到麻风村当地。初到村落,当时有一位老奶奶伸手过来接糖果,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双手因为早年患麻风病已经变得扭曲,且布满了疤痕。

“最开始心情忐忑,但当我真正握住那双手时,心情又突然觉得坦然。”钟俊豪说,其实有很多人都和他一样,因为外貌和传闻,对“麻风村”的村民赶到不理解。“但当你抛开那些带着偏见的外界因素时,其实会发现,他们和普通的老人没什么不同。”

父亲坚信孩子能走出大山

这一天终于来了

除了身体残疾、不能劳作的“麻一代”老人外,王茜告诉记者,他们最关心的还是村庄中的“麻三代”孩子们。

“麻风病并不遗传,所以这些孩子都是健康的。”钟俊豪在和孩子们接触过程中发现,由于贴上了“麻风村后代”的标签,外乡人很少与当地人接触。在与孩子们接触时,钟俊豪能感受到他们对未知的外部世界有一种渴望。

每次前往村庄,王茜和同伴总会为当地老人带去各种生活物资,“但对孩子们来讲,带食物和书本是不够的。” 2015年7月,王茜发起了一个名为“妙喜学堂”的公益项目,从15年起,每年7月,学堂会挑选出几十位来自西昌市普格县、喜德县麻风村中的孩子,与部分贫困孩子一起前往成都。“挑选的孩子们,都是在校成绩优异、品格优良的学生。”王茜说。

当学堂第一次开设课程时,也是第一批麻风村孩子正式离开大山的当天晚上,一位“麻二代”父亲给她打了电话:“我母亲一直相信,在她去世前一定有人会将我们的孩子带出大山,而这一天终于来了。”而当记者询问这位奶奶是否还在村中时,王茜显得很遗憾:“这位奶奶已在今年过世了。”

王茜告诉记者,之所以要开设这种公益课程,不仅是为了鼓励孩子们走出大山,接触到更广阔的天地,王茜还表现了她最大善意:“我们接纳你们,欢迎你们重新回来。”

走近麻风村孩子

未来想考取香港大学

7月25日晚,结业典礼结束后,15岁的阿连和伙伴正在进行典礼的收尾工作。第二日清晨,大部分孩子即将乘坐火车回到家乡。

25日结业典礼现场照

阿连就是森科洛村的孩子,来到成都的8天时间中,阿连前往了都江堰、三星堆等地,在学堂中和来自各个国家的国际义工交流学习。除此以外,阿连还第一次学习了阿拉伯语和西班牙语:“虽然时间很短,但老师们的讲课内容都很有趣。”

阿连还告诉记者,如果未来有机会,他想坐飞机到国际义工们的家乡去看看。而阿连实现梦想的方式,就是通过读书,今年中考,他以总分642的分数考取了凉山州民族中学。

12岁的丰英是个可爱的彝族小姑娘,也是此次学习项目的参与者之一。对这些考上知名高中的哥哥姐姐们,她表示很羡慕:“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希望将来能考上西昌市的中学。” 读书,已经不约而同的成为这些孩子们走出大山的最佳选择。

当记者询问,外面的人是否还对他们存在一些误解时,阿连摇了摇头,说自己也不清楚:“只是偶尔听其他人说起过麻风村,都是一些不好的评价。”思索了片刻,他告诉记者:“排斥应该还是有的,但在我与班级同学和朋友的相处中,从来没有遇到过。”

对于下一次学习的开课,阿连同样抱有期望,不过在他心中,已经有了更坚实的目标。“我想考香港大学。”阿连告诉记者,之所以会选择这所学校,是因为他在学校布告栏中看见,有校友曾被香港大学录取。未来想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阿连并没有明确规划,但他希望,自己能根据实际情况脚踏实地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