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老师,我希望答题卡调包是假的:高考应该是一块净土

今天被一则消息刷屏,《河南四家长质疑考生答题卡调包,纪委介入检察官实名举报教育厅信息不公开高招舞弊》。

这则消息的标题有点长,但绝对是高手所为,不简单。标题的每一个信息点都骇人听闻。

第一,答题卡调包匪夷所思。须知高考试卷的配送都是荷枪实弹,高考答题卡肯定更是严防死守。答题卡怎么可能会被调包?想都不敢想啊,但这又是来自不同地方四个互不相识的人实名举报,言之凿凿。如果答题卡确被调包,那么何人所为?怎么可能做到?未来我们该怎么办?

第二,纪委介入是重磅。这些年我们听惯了纪委介入。一般情况下,一旦纪委强力介入,事情很快就会真相大白,希望这次也一律。相信纪委,相信组织的力量。

第三,检察官实名举报是爆点。检察官是做什么的?检察官是公共利益的代表,是决定对犯罪嫌疑人是否起诉的人。他们是法律人士,是用证据说话的人。现在他们实名举报,而且四人中间还有两位检察官。

我相信中国监察官的素质,没有实质的证据和把握,他们不大可能会实名举报,某种程度上这是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但他们为了孩子挺身而出,这就使得事件的可信度增加不少。

四个举报人中有两位检察官,这个比例有点可怕。肯定还有不少人觉得申诉无望,放弃举报,乖乖让孩子复读去了。

第四,教育厅信息不公开是焦点。尽管屡遭吐槽,但各省教育厅信息不公开都是惯例。

高考涉及千家万户,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给社会带来巨大影响。所以教育厅信息不公开,情有可原。

一是减少大量不必要的行政成本,二是减少因程序瑕疵而引发的社会动荡。

但问题是,因为信息不公开,想要被监督也就难上加难。如果真有人铤而走险,很大可能就是有信息不公开作为挡箭牌。

高考后,感觉自己分数异常的学生,都有查分这一项。先交费后查分,但基本上都会一切正常。

高考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会出问题呢?但也未必。我们高考的年代,还是手工阅卷。我宿舍里的老七,现在是中国《水浒传》研究的专家,当年他们家就去查分的。一查下来,居然有三个学科小分算错了。不多,也就是1分2分的,但也增加了几分。

当时我们觉得挺震惊的,现在想来也不奇怪。因为是手工加分,漏看1分2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是电子阅卷,分数弄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查分的人也就少了。

之所以这件事被爆出,主要是分差相差太大了。

比如本次举报人检察官苏洪,其孩子在重点高中就学,学习严谨,平时600分+,估分627分+,高考居然是335分,相差近300分,这也太离谱了。

还有洛阳市检察院杨国强儿子,高考估分500分以上,高考分数却是230分。成绩极度异常,相差也有200多分。

从复印的试卷上,他们自称答题卡根本不是自己所写,而是有人模仿自己写的。特别是苏洪的孩子说,作文根本不是自己写的。一般来说,孩子不大可能不认识自己的作文。

尽管这件事非常蹊跷,目前只是调查,尚无定论。河南省教育厅也刚刚发了情况说明。

作为老师,我不希望这件事是真的。

高考是什么,高考是一块净土,是农村人改变命运几乎唯一的希望。这些年高考屡遭批评。但伟大的高考改变了多少孩子的命运,有多少农家孩子跳出农门,阶层固化不再铁板一块。所以有人说,高考是天堂扔给农民的一根绳子。

如果高考这块净土被污染,这个底线被洞穿 ,其恶劣影响不知道有多大。

还有就是孩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学生读书时,这些孩子洒下多少拼搏的汗水,付出多少惨重的代价,头发白了,腰背驼了,眼睛花了,如果轻而易举地被调包,这对这些孩子的心灵是多么沉重的打击,你让孩子还怎么相信成人的社会?

更重要的是,高考录取即将结束,这些人的命运已经不可更改,他们到哪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公平、公正?

所以我不希望这是真的,但我又隐隐担心。奶粉可以是假的,疫苗也可以是假的,但答题卡调包却有可能是真的。

鲁迅说:“但愿不如所料,也以为未必竟如所料的事,却每每恰如所料起来。”希望这一次不一样。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究竟事实是什么,让我们相信纪委调查,很快真相就将大白于天下。国家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出来混,终究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