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粘上0.2毫克就会死!美国因为这种神经毒剂制裁俄罗斯?

美国政府8月9日表示,已经确认俄罗斯政府在英国对前“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和他女儿尤莉雅(上图)的攻击中使用神经毒剂,将很快对莫斯科实施制裁。今年3月4日,俄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市街头一张长椅上昏迷不醒。英国警方说,两人中了神经毒剂。英国政府称俄罗斯“极有可能”与此事有关,俄方对此坚决否认。那么神经毒剂是什么,一旦中毒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神经性毒剂(Nerve agents)是现今毒性最强的一类化学毒剂,因人员中毒后神经系统迅速出现一系列中毒症状而得名。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氟嶙酸醋和氰磷酸醋化合物,挥发度较高,作为非持久性毒剂使用,称为G类毒剂;另一类是硫赶嶙酸醋类化合物,挥发度较低,作为持久性毒剂使用,称为V类毒剂。G类毒剂主要代表有塔崩、沙林、梭曼,而V类毒剂代表则是VX,它们都是有机磷酸酷类化合物,因含磷,又称含磷毒剂。

神经性毒剂和有机磷农药同属有机磷酸酯类化合物,因此有机磷农药中毒患者所表现的临床症状,体征与神经性毒剂中毒基本类似。其毒理作用特点是抑制胆硷醋酶的活性,致使人体组织内乙酞胆硷大量蓄积,引起机体内胆硷能神经过度兴奋,出现一系列神经系统中毒的症状,包括流涎、流泪、流汗,瞳孔缩小、哮喘、呼吸困难、肌颤、惊厥,甚至昏迷、呼吸循环衰竭。

但是神经性毒剂比农药杀伤性高得多,后者只是口服中毒,而前者是可通过呼吸道、眼睛、皮肤、伤口、消化道等多种途径吸收中毒。例如沙林神经性毒剂,如果达到每升空气0.1毫克,呼吸1分钟就能致死。VX神经毒剂毒性更大,军事上布撒高浓度VX气溶胶,只需微量2毫克VX毒剂就能致人死命,皮肤毒性则是沙林的几十倍到几百倍。

俄罗斯有没有化学武器呢?从历史上来说是有的。早在苏联时期,就有大量的神经性毒剂被生产出来。不过这并不算什么,因为同期美国生产的更多。在苏联解体后,曾有俄罗斯化学家费德罗夫和米扎耶诺夫称该国的一项秘密化学武器计划:生产一种含有比VX神经毒剂更远能致死的复合化学武器。据费德罗夫介绍,这种有机磷化合物比VX毒10倍。1992年已生产出好几吨这些毒气供军事试验。

不过在2017年9月,俄罗斯已经宣布将销毁前苏联时期遗留下的大批化学武器中的最后一部分,包括4万吨针对皮肤和神经系统化武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当时普京宣布该国提前三年完成销毁化武的计划,并批评美国没有兑现销毁化武的承诺。不过西方媒体并没有对普京的批评做出反应。

巧合的是,西方媒体认为,这次导致“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中毒的,就是费德罗夫和米扎耶诺夫曝光的新型神经毒剂,被称为“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也是一种G型毒剂,下辖A-230、A-232、A-234等5个变种型号毒剂。具体针对斯克里帕尔的,使用的是A-234型“诺维乔克”神经毒剂。按照外界对“诺维乔克”神经毒剂的推测,其毒性至少是沙林的上千倍,是VX的10倍。按照VX的毒性来计算,人体皮肤只要沾染0.2毫克“诺维乔克”神经毒剂(1滴水大约50毫克),就可导致死亡。不过俄罗斯官方否认生产过这类神经毒剂。费德罗夫和米扎耶诺夫都是俄罗斯当初的异议人士,他们的证词能有多大真实性也有待检验。

这件“双面间谍”毒杀案,最后结果到底如何,可能还需要长时间的斗争。不过让我们值得警惕的是,化学武器离我们并不遥远。在近几年国外发生的几次著名暗杀事件中,化学武器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尤其是神经性毒剂,依靠其隐蔽性、高毒性、块速致死性而受到青睐。同时,解救神经毒剂等致死性化武,也需要高超的反化学战剂的医疗水平。这次中毒的斯克里帕尔能脱离危险,看出了英国在神经性毒剂防护、治疗上的水平。反之,如果在马来西亚等第三世界国家,那就只能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