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增设“爆米花电影”奖 带来的问题可能比解决的还要多

奥斯卡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8月8日报道(作者:Tatiana Siegel,Gregg Kilday)

奥斯卡将要颁发给……瑞恩·雷诺兹了!

瑞恩·雷诺兹2016年担任制片人和主演的《死侍》(Deadpool),虽然在票房和口碑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部电影最终还是被奥斯卡拒绝了。对于这位本来被指望能进行一场有趣的获奖感言的明星来说,今年他的《死侍2》可能会有更好的运气,因为8月8日公布的奥斯卡改革方案中,包括增加一个新的类别:流行电影奖!这个奖项似乎是专门为来自《星球大战》、漫威和DC宇宙的大片准备的,就像去年大获成功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这类大片近些年来一直被排除在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之外。

但是,为了避免奥斯卡电视直播收视率的下降,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似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这一改革提出的问题远比该组织目前准备回答的问题要更多。举例来说,学院将如何决定以什么标准来定义“流行电影”?按照电影的票房还是预算?是否有委员会对任何比较接近的电影进行仲裁?工作室是否能够就一部电影的流行程度进行游说,反之,如果他们认为自己不想要这样一个特定的称号,比如说《黑豹》(Black Panther),那他们是否可以拒绝这个“流行电影”的提名?

对于“流行电影”的这种说法,外界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它并不受欢迎。

“电影事业在今天因为奥斯卡‘流行电影’的宣布而死掉了。多年来电影事业一直健康状况不佳,它是通过续集、大片和垂直整合而幸存下来的。”美国男星罗伯·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

电影学院纪录片分支成员,同时也是评论家的米切尔·布洛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电影学院从直播中削减颁奖类别,缩短颁奖典礼的时间,并将奖励‘流行电影’,即使这些电影并非‘最佳电影’。多么尴尬的一件事啊!”

“我认为需要做出改变,”电影学院一位新成员告诉《好莱坞报道》:“但我不确定是否创造一个新类别,并称之为‘流行电影’是否合适。”

为了解决一些最初的混乱——就像新奖项将首次亮相时一样——学院发言人迅速发表了一份后续声明称:“虽然流行电影类别的细节仍在最终敲定,但一部符合条件的电影,可以获得两个类别的奥斯卡奖——流行电影杰出成就奖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新类别将于明年在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推出。在创立这个奖项时,理事会支持在所有电影中广泛考虑。”但该组织拒绝解决围绕这个新奥斯卡类别的许多其它问题。

如果电影学院使用票房结果来帮助定义受欢迎程度,那将如何运作?如果有一个截止——让票房前20或者前30的电影入围,那么不可避免的将有第21或者第31部“流行电影”来“敲门”。另外,这项措施的标准是美国国内票房还是全球票房?因为去年一些在美国表现出色的电影,在全球市场表现并不好,比如在北美票房排名第15位的《逃出绝命镇》(Get Out),全球票房则排名第37位,《嗨翻姐妹行》(Girls Trip)在北美排名第26位,在全球则排名第62位。

如何评估一部在投票开始时还没有上映的电影?例如,去年《马戏之王》(The Greatest Showman)12月20日上映,首周末票房只有880万美元,在周末票房榜上排名第4,到了2018年1月1日——奥斯卡提名投票即将于1月5日开始——这部电影在北美的票房收入只有5400万美元。但是这部电影并没有逐渐消退,该片最终在北美的票房达到了1.74亿美元,在2017年上映的电影中,该片在北美排名第18位,4.35亿的全球总票房则排在第21位。

一旦有了合格的“流行电影”列表,那么谁给这些被提名者投票?所有电影学院成员,就像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一样?而且,如果这个提名类别号称“流行电影”,但是却没能提名许多粉丝喜爱的电影,那么电影学院是不是为自己创造了另一个问题呢?

还有一个问题是,已经具有各自类别的动画片是否能够竞争流行电影?去年,北美票房最高的20部电影中有4部是动画片,其中尤以《神偷奶爸3》(Despicable Me 3)为最高,这部以2.65亿美元排名北美票房第九位的电影,最后并没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片提名。

另一个问题是Netflix的电影如何处理?考虑到通常会披露有多少人观看任何流媒体服务的电影,这使得它们的受欢迎程度难以衡量,因为这些电影即便安排在影院上映,也只是在非常有限的范围。

而另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有多少部电影能入围“流行电影”提名?像最佳导演类别一样的5个?还是像目前最佳影片类别一样的10个?

然而它最终将会出现。新类别的最大受益者可能是迪士尼,因为它拥有卢卡斯影业、漫威影业以及其成功的真人电影部门,而负责播出奥斯卡颁奖典礼的ABC电视台也隶属于迪士尼。通过这个“流行电影”的类别,ABC电视台能够推广其兄弟工作室的电影,以及来自竞争对手工作室特许经营系列的明星,比如《碟中谍6:全面瓦解》(Mission:Impossible - Fallout)的男主角汤姆·克鲁斯——这些人都享受着大众吸引力,但不一定是影评人的宠儿。

当然,跟《好莱坞报道》对话的大多数电影学院成员都认为,此举会带来奥斯卡颁奖典礼电视直播收视率的上升。去年,当《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时,奥斯卡颁奖电视直播遭遇了史上最糟糕的收视率——只有2650万观众,这比去年下降了19%。虽然《水形物语》最终在全球获得了1.95亿美元票房,这对于一部艺术风格的电影而言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数字,但它仍然被认为比其它一些最佳影片提名者更加不出名,比如《敦刻尔克》(Dunkirk)和《逃出绝命镇》(Get Out)。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月光男孩》(Moonlight)的商业影响力甚至更加有限,因为该片在全球范围内只获得了6500万美元的票房,虽然对于一部低预算电影来说,这是个相当可观的规模,但这也不足以确保其数百万的粉丝都收看颁奖直播。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电影学院的新举措可以为一些已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电影提供更多的可见性,但这也可能会伤害到那些依赖电影学院风头,而吸引观众去影院看多元化电影的小型电影。

通过将颁奖典礼从传统的2月底提前到2月初——电影学院将2月9日作为2020年颁奖典礼的日期——学院也正在挤压被提名者可以利用的争夺奥斯卡的时间框架。

假设电影学院没有改变宣布提名的时间框架,那么提名和颁奖之间的时间可能缩短至两周。目前,宣布提名和颁奖典礼之间通常有五周的时间,去年更是有六周,因为奥斯卡颁奖典礼推迟到了3月4日,以避免跟冬奥会发生冲突。

在这关键的六个星期里,《水形物语》获得了其6390万美元国内票房的43%,《花样女王》(I, Tonya)获得了3000万美元国内票房的48%,《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更是获得了2030万美元国内票房的67%。2017年奥斯卡提名名单和颁奖典礼之间五周的时间跟这种情况类似,《月光男孩》在这期间获得了该片在美国2030万美元票房的23%,《爱乐之城》获得了1.51亿美元的40%,《雄狮》(Lion)则获得了2600万美元票房的51%。较短的窗口可能意味着更少的时间来推广一部获得提名的电影,从而缩小最终的票房数量。

不过,至少有一位独立电影发行负责人对奥斯卡颁奖季的缩短表示了赞同:“它降低了成本。”他说:“我认为现在的这个时间太长了。”

(翻译: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