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妹子以身诱蚊当“活靶”13年 曾亲手解剖80多只野老鼠

编者按:

提起高温下的劳动者,不少人脑海里都会冒出交警、环卫工、铁路工人、货车司机等人的身影。其实在我们生活中,除了这些司空见惯的“高温职业”外,还有一些职业让人意想不到。彭莱所从事的就是这样一份职业,不仅每天与蚊虫为伍,还要冒着高温当“诱饵”。在她看来,自己与那些顶着烈日工作的劳动者相比根本不算辛苦,可她额间的汗珠却出卖了她。

7月9日下午2点,太阳晒得人脸疼。此时,室外温度已达到36度,四周没有一丝凉风。彭莱与同事拿着蚊帐等物品,赶到了位于长沙马王堆的户外指定监测点。跟往常一样,她熟练地支起蚊帐摆好小板凳,利落地卷起裤腿,然后坐了进去。

两层蚊帐把彭莱和外界隔离起来,穿着深色衣裤的她已经汗流浃背,不断地用帽子扇风。这汗味对于蚊子来说,简直就是一股“诱惑”的气息。

“我们现在正在监测病媒生物,简单来说,就是抓蚊子。”

目前,全国统一对蚊子进行监测的方法有四种,“双层叠帐法”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开始在全国推广。这种方法是“人诱法”的改良版,需要活人充当诱饵吸引蚊虫,然后捕获。

用来做监测的蚊帐也与普通蚊帐不同,一般有两层,里面一层垂到地面,外面一层稍短些,悬空距离地面约20厘米。这种巧妙的设计可以让蚊子顺利进入第一层蚊帐,又无法突破第二层蚊帐,工作人员要做的事就是,拿着吸蚊器在蚊帐夹层里“守株待兔”。不到半小时,彭莱和同事就捕捉到了近20只蚊子,这算得上是“大收获”。

与蚊子“斗智斗勇”13年,酷暑天在室外当“活靶”

彭莱是长沙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长沙本地人,参加工作已经有13年了。她平时的任务之一,就是对病媒生物进行监测,同时完成生物实验室的一些药效试验。

每年5月到10月,都是监测蚊虫的最佳时段,也是彭莱最忙的时候。每个月都有两次检测行动,时间一般定在下午两三点,这是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候,彭莱会尽量挑一些阴凉的、邻水的地方。“太热的地方人都没法待,更何况蚊子呢?”她说,蚊子看着很小一只,却是传染病毒的凶手之一,必须严密监控。

彭莱和同事一起,把捕捉的蚊子带回实验室进行分类计数。

据彭莱介绍,长沙常见的蚊子有白纹伊蚊、致倦库蚊、三带喙库蚊、中华按蚊,前两种多在城区活动,而后两种则在农村较为常见。与蚊子打了13年交道的她,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每次蚊子从身边飞过,她只需看上几眼就可以快速辨识出蚊子的种类。

彭莱说,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有“招蚊体质”,但事实上并没有哪种体质或特征更招蚊子这一说,所以想要减少蚊虫骚扰,最重要的还是做好防护措施。

现在的彭莱看起来气定神闲,但刚参加工作时,由于不了解蚊子的习性,在监测期间她也曾被蚊子咬得满手是包。不过她满不在乎,“蚊子而已,谁还没被咬过几口?”

后来,每次出门前,彭莱总会事先喷好驱蚊花露水,被咬的次数也就少了。

彭莱并不介意当人肉“活靶”,在她看来,这是很正常的工作流程。不过在“双层叠帐法”火了以后,外出监测时,身边会多出些记者跟拍。彭莱说,坐在蚊帐里面是安全的,反而是在蚊帐外的同事经常被叮咬。

她们一般两两搭档,以前常与彭莱一组的同事也是女生,两人轮流做诱饵。

揭秘特殊职业病,因工作不再恐惧“蛇虫鼠蚁”

工作13年,彭莱养成了很多小习惯,比如随时查看户外积水。由于蚊子的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和成虫4个时期,其中前3个时期的发育,都必须在水中完成,所以防范蚊子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清除积水。

在生活中,彭莱无论是逛商场时还是郊游,总会不自觉地观察身边的水里是否有蚊子幼虫,她调侃说这是整个科室特有的“职业病”。

作为女生,彭莱在参加工作以前也会害怕蛇虫鼠蚁,每次见到都觉得反胃。但工作后,她不得不直面这些动物,除了监测蚊子,还要监测老鼠、蟑螂、苍蝇等生物。经过长达13年的“历练”,彭莱已经可以淡定地直面它们,在2012年和2013年的夏天,她还亲手解剖过80只野老鼠。“现在老鼠和蟑螂我都不怕了!”彭莱得意地笑起来,可随后她又悄声补充了一句“可还是怕蜘蛛的,看见就怕”。

“可即使再怕,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很多东西都必须去面对。”

(《湘女郎》第35期 统筹/曾力力 策划/杨抒怀 文/周众 图/黎云鹤 腾讯·大湘网新闻中心出品 投稿邮箱:44584131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