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诚信观浅释: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

伴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环境污染、电信诈骗、虚假广告……很多民众诟病的社会现象,根源都指向诚信缺失。失信带来的恶果体现在方方面面而且后患无穷,所以无论是时代还是个人的发展,都需诚信作为前进的航向。

佛教虽是以实践解脱为归宿,却同样非常重视人生品格、道德的树立,关注现实社会人伦的建立及诚信社会的实现。

我们知道,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佛陀有三十二种长劫修习善行而感得的庄严德相。其中有一“出广长舌相”,说的是佛陀的舌头伸出来可以伸到发际,把面部都覆盖上,就是因为他在三大阿僧祇劫中没有说过一句假话。

佛教徒修行的最终目的是成为像佛陀一样的臻善臻美之人。为此,佛陀也制定了条目繁多的戒律来规范佛教徒的言行。

其中,他将不诚实、撒谎列为“十恶”之一,将“妄言戒”列为僧人的“第一戒”,犯戒者如“树根坏烂,不能复生”。不仅僧人要严格持戒,居家修道者也当修持“不妄语”戒,做到“言必诚信”。

受益于此,佛教徒在遵守诚信方面比非信教群众更有发言权,也理应承担起更大的责任,自觉成为诚信社会的践行者及引领者。

我们在诸多佛教经典或佛教戒律中都能够见到佛陀要求弟子们说诚实言、不说妄语、绮语的论述。《十诵律》还专门介绍了佛陀制定不妄语戒的因缘:

佛在维耶离国时,国家发生自然灾害,饮食缺乏。一些比丘单独到婆求摩河边村落安居,并向村民妄言安居僧团中有种种大修行者,以此得到上好饮食。

那些比丘吃了这些饮食,精力充沛,容颜丰润。此反常之态引起了维耶离比丘的询问,这些比丘就将自己妄语的事情告诉了维耶离比丘。

维耶离比丘指责说:“你们所做的事,不是沙门应当做的,不符合佛道,出家之人不应当这样做。你们不知道佛陀经常呵斥妄语,赞叹不妄语吗?你们仅仅因为饮食的缘故,自说言得,怠慢圣人之法。”

维耶离比丘又将此事告诉佛陀。佛陀于是召集众比丘,制定了不妄语戒条。

除了不妄语,《佛说鹿母经》还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信守诺言的故事:

从前有一母鹿在生下两只小鹿后外出觅食,不慎堕入猎人罗网。母鹿跪下给猎人叩头,悲痛诉说道:“我刚生下两只小鹿,他们幼小无知,还分不清方向。求您让我回去看一下小鹿,给他们指引水草丰盛的地方,那样他们也能存活下来。我做完这一切,依然回来就死,决不违背誓言。”

猎人听了这一番话很是惊异,就回答说:“一切世间上的人都缺乏信用,何况你是一只母鹿,既从死里逃脱,哪里还肯再回来受死呢?”虽然猎人心中疑惑,但还是把母鹿放了。

母鹿回到小鹿那里,低声叫着,舐着小鹿,又悲又喜,带着小鹿到有水草的地方就撇下小鹿准备走了。小鹿悲恋不已,哀哀啼哭,一同来到设罗网处寻到猎人。

猎人看见他们守信志节,慈行感人,心中既感动又怜悯,便将三鹿放走,还把这一番奇遇报告国王,国王又把母鹿这番慈心义行通告全国,全国人都被母鹿仁慈又信义的行为深深感动。

在佛教思想中,诚信的内涵十分丰富,除了不妄语及守信,还有“真言至诚”、“直心道场”等含义,都对提升自我品格、纠正当前世风具有积极意义。

正如太虚大师所言:“小之可以成为自修之正人君子,大之自觉觉他化社会为良善,化世界为太平”,也希望人人自律守法,诚实守信,共同打造全社会诚实守信、重信守诺的良好风尚,让诚信真正成为和谐社会的保障、守护心灵的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