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会:何谓禅?开眼即看,不起分别

荷 泽 神 会

荷泽神会(670-758),虽然神会在禅宗的思想传承上并不重要,但在维护慧能大师的法统,以及使禅宗通俗化、平民化这点上,却是后无来者的。因为他的充沛精力和艰苦奋斗,才使得提倡顿悟的南禅,压倒了渐修的北禅。慧能生前,传法不出岭南,其所创禅宗南宗的基础主要是在南方。后来慧能大师的弟子神会北上洛阳,从此禅宗南宗的影响遍及全国。我们在这里介绍有关他和慧能的一些有趣故事。

神会是湖北襄阳人,俗姓高。在他十三岁那年便去参拜慧能。慧能问:“你千里跋涉而来,是否带着你最根本的东西,如果带来了,那么你应该知道它的主体是什么? 你说说看。”

神会回答说: “ 这个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无住,它的主体离不了开眼即看。”

慧能不禁赞叹说: “ 你这小和尚,词锋倒也犀利。”

接着神会反问说: “ 师父坐禅时,是见或是不见。”

慧能便拿棒杖敲了神会三下说: “ 我打你,是痛或是不痛。”

神会回答说:“ 又痛,又不痛。”

慧能便说:“ 我是见,也是不见。”

神会又反问:“ 怎么是又见,又不见呢?”

慧能便说: “ 我见,是因为常见自己的过错; 我不见,是因为我不见他人的是非善恶。所以是见,又是不见。至于你说是痛,又是不痛作何解? ”

神会回答说: “ 如果是不痛的话,那么你便像木石一样的没有知觉; 如果是痛的话,那么你便像俗人一样会有怨愤之心。”

慧能便说: “ 神会,我要告诉你,见和不见是两边的执著,痛与不痛是生灭的现象,你自迷不见自心,居然敢作弄人! 何不自修自证,却问我见否。”

神会仍有分别心,却在玩弄智巧、在狡辩,不能自知自见,一经慧能大师反诘,神会大为惭愧,立刻向慧能行礼,悔谢,以后便成了慧能最虔诚的信徒。

禅,不是知识,是悟性; 禅,不是巧辩,是灵慧。

俗人常见别人的过失与错误,独不见自己,才会有不满愤慨,才会有是非恩怨,才会有矛盾冲突不和谐之心(我执)。当我们看一朵鲜花时,头脑总会用过去的经验对它进行判断,说:这是一朵玫瑰花,它是红色的、大的、美丽的……这样你的头脑就把它语言化、概念化、抽象化、虚幻化,远离了它的真实存在。

所以当你称一朵鲜花为“玫瑰”时,它已经是“死的”。开眼即看,不起分别心,不带任何偏见,只是看,禅者的眼神是天真的、深邃的。无所住,没有任何概念或判断进入头脑,禅者的内心是空灵的、敞开的。

不需要任何语言和理性的思辨,让存在穿透事实,真相自然流露,这样你和花儿才会有一个真实的拥抱,与它同在,一起分享。

花儿从不认同人为的命名:玫瑰、茉莉、杜鹃…

它只是存在,享受当下。婴儿的眼睛永远是纯真,因为心纯净,所以一切都纯净。无住,开眼即看,我相信婴儿的眼睛,不相信说谎的心。这世界是客观的,头脑是主观的,头脑的世界是虚拟的。头脑在加工、在上色; 头脑不断地在投射、在解释; 头脑总是在自圆其说。远处草丛中隐约有个物体,兔子以为是根萝卜; 小狗以为是块肉骨头; 猴子以为是根香蕉; 儿童以为是个玩具; 成人则以为是个钱包。这世界是真实的,头脑是个幻象。头脑的世界是一个影子的世界。

有一天,在一个颇为正式的法会上,慧能向大家说: “ 我这里有一个东西,无头无尾,无名无字,无背无面,你们是否认识呢? ”

神会站出来说: “ 它是诸佛的本源,是神会的佛性。”

慧能批评说: “ 我已很清楚地告诉你它是无名无字的,你偏要叫它为本源和佛性。将来你即使有点成就,也只是咬文嚼字的知解徒罢了。”

神会幡然酲悟。

“ 诸佛妙理,非关文字。” 禅,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

在公元713年,当慧能宣布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时,当时在场的,除了法海等人外,在五大弟子中,只有神会一人。他们听到慧能将要逝世,都放声大哭,只有神会默然不语,无动于衷,师父的死活似乎和他毫无关系。

慧能说: “ 只有神会一人超越了善恶的观念,达到了毁誉不动、哀乐不生的境界。你们这些人在山上数年,究竟求的是什么道? 你们今天哭泣究竟是为了谁? 我很清楚自己从哪里奉,究竟要往哪里去。如果我对自己的死一无所知,我又如何能预先告诉你们。你们之所以哭泣,是因为不知我死后往那里去,如果知道了,便不会哭泣。体为心用,你们要知道,法性是不会生灭去来的。”

一只毛毛虫化蛹成蝶,毛毛虫死了吗? 液态的水可以变成固态的冰,也可以蒸发成气态的水蒸气,水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大多数人不是否定死亡,就是恐惧死亡,连提到死亡都是一种忌讳,他们认为死亡就是毁灭和失掉一切。

禅语人生

在禅者看来,死亡最自然,万物有生有灭,但自性不动。换句话说,像一滴水蒸发为无形、升华入虚空,你变成那无限的、浩瀚的。所以面对死亡时,能够这么镇定、从容。

(选自 王超芳《禅是最好的生活》,资源仅为学习参考,不用于任何商业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处理)

寺 院 简 介

重庆市北碚区缙云山是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佛教圣地,与四川青城山、峨眉山并称为“蜀中三大宗教名山”。缙云山上云雾缭绕、群山叠翠深处便是千年古刹缙云寺。缙云寺始建于南朝刘宋景平元年(公元423年),后曾受到历代帝王封赐。唐武德元年(618年),唐高祖李渊曾亲笔赐名“禅真宫”。公元627年,唐贞观元年,浙江幽谷净满禅师入蜀,按其师无见睹禅师指示,“逢缙则上,遇云则住”,进山重建缙云寺。万历二年(1574年),明神宗皇帝敕赐缙云寺为“迦叶道场”,自此,缙云寺成为国内唯一的迦叶古佛道场。

1931年,民国四大高僧之一的太虚大师在寺中创办的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使缙云寺在整个中国佛教界闻名遐迩,培育了大批佛教人才。太虚大师、法尊法师、正果法师、惟贤法师是缙云寺自清末民国至今时代几代高僧的代表人物。太虚大师所提倡的“人生佛教”思想,后来发展为“人间佛教”的思想,如今,“人间佛教”思想经过众多继承者的阐扬发挥,越来越受到佛教界广泛重视。缙云寺将遵循太虚大师“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佛即成,是名真现实”的教导,努力开展弘法利生事业,以此报答祖师教诲之恩。

祈愿缙云寺在新时代重现昔日辉煌!

编辑 续慧

图源 网络

缙云寺理念

善心善行,不忘初心

践行太虚大师“人间佛教思想

学佛先做人,人成则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