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解读之平儿:受尽委屈人,荡尽不平事

  

一部红楼,写尽女儿喜怒哀愁,平儿是贾府众多丫鬟中,最讨人喜欢的一个,皆因她的善良,聪明和才干,她应该也是红楼梦里的丫鬟中最优秀的一个。

  

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鬟,但她却并没有像王熙凤那样心狠手辣,更没有成为为虎作伥的恶奴,而是处处留下好名声,为人和善厚道,聪明干练,引来贾府上下一篇称赞,可以说是口碑最好的女孩。

  

宽厚善良

  

贾琏的小厮兴儿夸赞平儿“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

  

兴儿是贾琏的替身小厮,他的话自然是可信的,三十九回里,二门上有个小厮的母亲生病了,不向凤姐请假,反而向平儿告假,平儿虽然看上去是责备,但到底还是答应了。

  

平儿道:“你们倒好,都商议定了,一天一个告假,又不回奶奶,只和我胡缠。前儿住儿去了,二爷偏生叫他,叫不着,我应起来了,还说我作了情。你今儿又来了。”平儿道:“明儿一早来。听着,我还要使你呢,再睡的日头晒着屁股再来!”

兴儿正是二门上该班的小厮,所以这样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以此即可看出平儿的宽厚和善良,只要不耽误正事,她对底下的小厮丫鬟,多是宽容的,而不是王熙凤那样,“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

  

顾全大局

  

情掩虾须镯一回,平儿发现她丢失的镯子是宝玉房里的坠儿偷走的,但她并没有声张,考虑到袭人不在家,晴雯又是个暴炭脾气,她把麝月叫出去,做了一番交代。

  

平儿道:“……所以我倒忙叮咛宋妈,千万别告诉宝玉,只当没有这事,别和一个人提起。第二件,老太太、太太听了也生气。三则袭人和你们也不好看。所以我回二奶奶,只说:‘我往大奶奶那里去的,谁知镯子褪了口,丢在草根底下,雪深了没看见。今儿雪化尽了,黄澄澄的映着日头,还在那里呢,我就拣了起来。’二奶奶也就信了,所以我来告诉你们。你们以后防着他些,别使唤他到别处去。等袭人回来,你们商议着,变个法子打发出去就完了。”

平儿找到了丢失的镯子,既没有告诉王熙凤真相,为了宝玉的名声,为了不让贾母、王夫人生气,又叮嘱麝月以后防着坠儿,等到袭人回来,再想办法把她打法出去,这样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件风波就可以止息,而不会闹得沸沸扬扬。

  

镯子这么小的一件事,平儿可以竟然考虑到了贾母、王夫人、宝玉、袭人等人的感受,瞒着王熙凤悄悄地处理了此事,可见平儿不仅心善,还是个顾全大局的女孩,而顾全大局也是成为管理者必备的素养。

  

忠心护主

  

王熙凤小月探春理家一回,三姑娘探春看到了贾府存在的很多问题,一心想要革除一些宿弊,而这些宿弊不少都是王熙凤管家时就存在的,对此,聪明的平儿,竟然既能做到让探春满意,又不损害凤姐威严,真真是冰雪聪明。

  

探春要做的任何事,她都举双手赞成,且势必还有一个凤姐为什么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在外人面前,可以说她非常机智地维护着王熙凤的权威。

  

探春要效仿赖大家,把大观园承包出去,种花草水果换钱,这是一件好事,但王熙凤过去没有这么干,平儿这时候说一段话:

  

平儿道:“这件事须得姑娘说出来。我们奶奶虽有此心,也未必好出口。此刻姑娘们在园里住着,不能多弄些玩意儿去陪衬,反叫人去监管修理,图省钱,这话断不好出口。”

她既全力支持这件事,又保全了王熙凤的面子,所以就连一向会做人的宝钗都忍不住夸赞平儿的机智和护主之心。

  

宝钗忙走过来,摸着他的脸笑道:“……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子,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你说奶奶才短想不到,也并没有三姑娘说一句,你就说一句是;横竖三姑娘一套话出,你就有一套话进去;总是三姑娘想的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的原故。”

由此可见,平儿的聪明机智和对主子的忠心维护,作为王熙凤的左膀右臂,可以说,平儿既具备了管理上的才干,又能在关键时刻维护主子尊严,是一个双商很高的女孩。

  

自我牺牲

  

平儿跟着王熙凤嫁给贾琏不久,就被贾琏收用了,但碍于王熙凤的威权,有自知之明的她,极少跟贾琏狎昵,而总是跟贾琏保持距离,在贾琏求欢时,多数时候都是断然拒绝的。

  

平儿软语救贾琏一回,“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被平儿夺手跑了。”贾琏气的弯腰狠骂,但平儿有她自己的苦衷。

  

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了?难道图你受用一回,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 

这是平儿在压抑自我,也是她的自我牺牲,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王熙凤妒忌之心太盛,她之所以能容下平儿,是因为兴儿所说的“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才容下了。”

  

也就是说,平儿从来都没有把与贾琏啪啪啪这件事放在心上,也从不挑拨琏凤夫妇的关系,对王熙凤是掏心掏肺的服侍,忠心不二,压抑本性,不近贾琏,牺牲自我,所以王熙凤容她,这是平儿最可怜也最可敬之处。

  

贾琏出轨鲍二家的时,曾说“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曲不敢说。”兴儿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由此可知平儿的牺牲有多大。

  

受尽委屈

红楼梦前八十回里,平儿受的最大的一次委屈,应该是王熙凤生日泼醋一回了。原本平儿跟王熙凤一心,没想到妒火攻心的王熙凤,听了鲍二家的和贾琏的一番话,“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夺,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

  

王熙凤的这两下,相对于别人的两下,对平儿的伤害却更大。平儿跟随她这么多年,处处维护她,对她忠心不二,帮她放利钱,替她保守各种秘密,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被怀疑,加上毫不手软的打骂,正常人都会伤心不已吧?更何况从未有什么过错的平儿。

  

平儿的委屈,不仅仅来自王熙凤,还有贾琏,他见平儿也上来打,就过来踢骂平儿,王熙凤见平儿住了手,又赶过来打平儿,这么一个聪明可人,宽厚善良的丫鬟,因为夫妻之间的矛盾,却成了琏凤夫妇最大的出气筒、替罪羊,能不委屈吗?

  

从这一件风波,我们也能看出,作为通房丫鬟的平儿,在琏凤夫妇之间,除了性的压抑之外,还要经常忍受来自夫妻俩的怀疑甚至大骂,其处境之难可想而知。

  

尤氏等笑道:“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两口子不好对打,都拿着平儿煞性子。平儿委曲的什么似的呢,老太太还骂人家。”由此可知,平儿平日应该没少受委屈和折磨,但即便如此,她仍旧一心一意服侍王熙凤,品格真真是难能可贵。

  

同情怜悯

  

平儿的善良淳厚,不仅表现在对家里的丫鬟小厮,她对尤二姐的暗中照顾,更能看出她对弱者的同情和怜悯。

王熙凤两面三刀,直接对尤二姐说她的名声不好云云,惹得家里众丫头媳妇无不言三语四,指桑说槐,暗相讥刺,这些人中,只有平儿是个例外,她从未说过尤二姐一句坏话。

  

王熙凤装病不跟尤二姐一起吃饭,每天让下人端些剩饭送到尤二姐房里,都是不堪之物,“平儿看不过,自拿了钱出来弄菜与他吃,或是有时只说和他园中去顽,在园中厨内另做了汤水与他吃,也无人敢回凤姐。”

  

平儿敢背着王熙凤给尤二姐弄吃的,一方面是她的善良和对尤二姐的同情,另一方面她其实也是在为王熙凤积德行善,但出身高于平儿的秋桐,偏偏不放过,到王熙凤那里告状,惹得平儿被大骂一顿。

  

平儿对尤二姐的同情和怜悯,又何尝不是另一个自己的映照?兴儿曾说随王熙凤一起嫁过来的一共四个丫鬟,结果“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平儿一个,那么那些死了的,有没有可能跟今日的尤二姐一样,曾被王熙凤百般折辱,而平儿曾暗中相助,但终究没有救下她们的命?

  

平儿虽然被王熙凤骂了一顿,但并没有就此袖手旁观,在尤二姐需要帮助时,“还是亏了平儿,时常背着凤姐,看他这般,与他排解排解。”得知尤二姐死亡时,“平儿进来看了,不禁大哭。”

  

富有同情心的平儿,看到死去的尤二姐,大哭的她,哭的何尝不是自己的命运,不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的服侍?从平儿对尤二姐可知,这是一个心地善良,富有同情心的女孩。

  

能力出众

  

平儿是王熙凤的左膀右臂,办事能力自然不容小觑,这一点在平儿行权一回看的最是清楚,宽厚善良的她,既不想冤枉连累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伴随她出色的办事能力,我们也能看出平儿心中的正义。

  

当病中的王熙凤准备插手茯苓霜玫瑰露一事时,被平儿劝住了,于是通过平儿行权,我们看到了她处理问题的能力。心思缜密,处事果断,稳重成熟,不卑不亢,最终既保护了三姑娘探春的颜面,又审清了柳五儿一事,连带重新止息了小厨房的人事变动,不声不响地就处理完了两件风波。

  

这种能力自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被王熙凤练出来的,但如果没有很好的底子和悟性,没有良好的品行和善良的心底,一朝大权在握,是很难秉公办事的。

  

虽然王熙凤有能力,但我们知道,如果玫瑰露茯苓霜两件事让她来处理,多半会闹得满城风雨,惊动贾母王夫人,甚至还会有人因此受冤被赶,但平儿却能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事情办的干脆利落,人心敬服,这才真的是能力出众,才智过人。

  

善恶分明

  

平儿虽然是一个丫鬟,是一介女流,但在一些大事上,她的见识丝毫不输男子,甚至比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还要强,因为她能够明辨是非,分清善恶,且嫉恶如仇。

  

贾雨村在脂砚斋的笔下,是莽、操一类的人物,是乱世之奸雄,但这样一个人品低劣的人,因为才干优长,很会做官做人,被贾政贾赦等人待若上宾,还经常来贾府拜访,但因抢夺石呆子的扇子一事,平儿彻底看清了贾雨村的嘴脸。

  

她在向宝钗借棒疮药的时候,毫不隐讳对贾雨村卑劣行径的咒骂,平儿咬牙骂道:“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由此可知,平儿早已看出贾雨村的本性,从她的话中我们知道,贾雨村在跟贾府往来的近十年里,没少干坏事。

  

平儿都能分辨出的善恶,贾政等人却分辨不出,这不能不说是曹公对贾府子孙的一大讽刺。为人善良的平儿,第一次骂人是骂贾瑞,第二次骂人是骂贾雨村,他们一个贪图凤姐美色,一个作恶多端,在平儿眼中都是恶人,是不可饶恕的。

  

这就是平儿,心地善良,但也善恶分明,没有愚忠,对坏人更不会有妇人之仁。她既能善良到背着王熙凤做好事,在面对邪恶时,也能毫不留情地予以回击。又可以处理平衡好阖家上下各种复杂的关系,这样的平儿,在生活上是好帮手,在事业上是好伙伴,在情感上也能成为好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