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拥漫威,右抱阿凡达,迪士尼下一步大棋会这么走

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二,华特迪士尼公司的流媒体服务策略愈加清晰。

在康卡斯特退出战斗,迪士尼以713亿美元,收购了21世纪福斯的电影与电视产业。

并且这一交易被美国司法部批准之后,迪士尼的CEO鲍勃·艾格尔宣布,他期待在2019年年末,迪士尼可以上线自家的流媒体业务。

这一业务被戏称为“Disneyflix”,具体名称还没定,直接对杠的就是当下的流媒体巨头Netflix。

流媒体业务会是明年迪士尼的重中之重,“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极为、非常、特别重要的战略转变,”艾格尔强调说。

在当下的美国,取消了家中有线电视和卫星电视服务(就是不看传统意义上的“电视”)的人越来越多,光是今年一年就将达到了3300万人——和2017年同比增长了32.8%,这些人大部分都转向了电视上的流媒体平台。

走进电影院的人群增长率在逐渐下降,Netflix也在不停地用丰厚的待遇与项目,将瑞恩·墨菲与威尔·史密斯这样的人才引向自己的平台。

而他们推出的《纸牌屋》、《怪奇物语》等优质美剧,更是赫然列在诸多观众的“人生必看美剧”清单中。

为了让迪士尼自己的流媒体平台更具吸引力,尽管迪士尼电影在Netflix上播放能赚很多钱,迪士尼还是会狠心让这些播放合同过期后,不再续签。

届时,包括真人翻拍版《小飞象》、《惊奇队长》、《复仇者联盟4》、《玩具总动员4》与《冰雪奇缘2》等在内的迪士尼新作,都将在院线公映结束之后,出蓝光碟之时,告别Netflix,在“Disneyflix”上播放。

这对于订阅了Netflix的用户来说,想要看到的内容直接减半,绝对是个重大打击。

不过至于将诸如《铁拳》、《惩罚者》和《杰西卡·琼斯》等在内的漫威美剧,暂时还没有从Netflix上下线的计划,一位迪士尼的发言人称。

迪士尼目前至少有9部自制的“网络大电影”正在准备运作中,预算从2千万至6千万美元不等。其中2部动画音乐片将翻拍成真人电影,分别是1955年的《小姐与流氓》,与1963年的《石中剑》。

其它“网大”还包括威廉·达福主演的《多哥》,一部以雪橇犬为主角的年代影片;以及安娜·肯德里克出演的喜剧片《诺艾尔》,她在片中扮演圣诞老人的女儿。

安娜·肯德里克

1987年试金石影业(Touchstone,迪士尼暂时搁置了这个厂牌)的喜剧《三个奶爸一个娃》将拍摄翻拍版;

《幻纸魔术师》故事设置在魔法学校;

《星星女孩》改编自青少年小说,主角是位古怪的年轻人;

比利·雷身为编剧与导演的新作《唐·吉诃德》——这些都是迪士尼只在流媒体平台上播放的“网大”新项目。

而迪士尼原创的“网剧”,预算则在2500到3500万美元之间,他们会开发自家的知名IP(反正一抓一大把),比如《怪兽电力公司》与《歌舞青春》。

还会有根据漫威漫画改编的新美剧,而动画片《星球大战:克隆战争》的最新一季也会在流媒体平台上播放。

迪士尼平台上的内容可不会便宜,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乔恩·费儒(《钢铁侠》、《奇幻森林》)将会制作一部10集长的真人《星战》美剧,大概会花费1亿美元。

而改编自同名原著小说的《蒂米·菲悟》,则是有着4500万美元的预算,讲述的是搞笑又自信的少年侦探故事,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聚焦》导演汤姆·麦卡锡来执导。

《聚焦》

米老鼠现在的期望是,旗下的皮克斯、漫威影业、卢卡斯影业,与刚刚从福斯那儿买到的国家地理,都会向该新平台贡献内容。

迪士尼库存中的电影,与昔日迪士尼品牌下的至少5000集美剧,会共同组成平台上播出的内容。

迪士尼还会有更多夸张的大动作,作为收购福斯交易的一部分,他们持有60%的Hulu股份,任何Hulu、福斯或福斯探照灯的R级电影都有可能出现在迪士尼流媒体上。

迪士尼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会将福斯旗下更“合家欢”的影片收入流媒体平台上,包括《小鬼当家》与《冰川时代》系列。

而福斯电视经久不衰的动画片《辛普森一家》等等,则是会留在Hulu上。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要服务于我们的核心迪士尼粉丝,”艾格尔说。他同时也指出,要建立迪士尼可在线播放的影视库与平台,是需要花些时间的。

“在内容这一方面,我们想在跑之前,先学会走,”他补充道。“为了让用户订购服务的钱花得值,我们得有足够多的内容才行。”

为了这一目的,艾格尔也建议,迪士尼年的流媒体服务订阅价格可能会比Netflix低(Netflix是每月8-14美元),随之而来的就是内容可能也会相对少些。

迪士尼的一些最主要的系列,包括明年《星球大战9》之前的所有《星战》电影,都无法在迪士尼流媒体上播放,因为它们早就签给了其它平台,迪士尼目前也正在向特纳广播公司(Turner Broadcasting)公司买回这些《星战》影片的播放权。

鲍勃·艾格尔

Ricky自1988年从三星电影公司(Tristar)的广告部门做起,后来成为了哥伦比亚影业的高级市场营销人员。

90年代末期,身为哥伦比亚的执行制片人,他手中的项目包括犯罪喜剧《前进》,虽然影片评价不错,但票房惨败;本世纪初他创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拍了由卡梅隆·迪亚茨主演的《甜姐不辣》,算是无功无过也无趣。

而之后,他成为了分享传媒(Participant Media)的董事长,与其它大片方合作,既有《帮助》这样的佳作,也有《公平游戏》(2010)这样的烂片。

收购福斯之后的迪士尼

漫威影业老大凯文·费奇对Ricky的评价是,“他是非常注重讲故事的人,有着极为富有创作力的直觉与专业度。” 费儒对于Ricky的看法是,“营销就是讲故事的过程,Ricky在这个领域的背景,让我们得以很好地合作,创作出新的内容”。

Ricky自己的说法则是,“流媒体平台上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在内容方面取得成功,你需要在营销层面深入考虑,你的目标客户群是谁?与此同时,我也热爱好故事,在这一方面充满好奇心。”

他举的例子是自己在分享传媒任职期间,推出了2011年的影片《涉外大饭店》,这部讲述了退休老年人故事的影片,由于他的独特眼光,意外成为了当年福斯探照灯的大卖之作。

“我当年读了剧本,觉得好极了,其他很多人跟我意见可都不一致哦。”

艾格尔相信,许多福斯的系列和厂牌都会被加入到迪士尼的内容中去,他说最让他兴奋的,就是买回了《X战警》、《死侍》和《神奇四侠》等漫威漫画的电影改编权!

《涉外大饭店》

“我们买下的这些内容,与我们的计划完美契合,也会让我们的作品日益丰富”。

“20世纪福斯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给了我们计划,可以开发一些最具标志性的电影系列,包括《阿凡达》、漫威的《X战警》、《神奇四侠》、《死侍》、《人猿星球》、《王牌特工》,还有太多太多。”

这一结果期待太久太久,当这个消息真的由艾格尔本人口中说出,还真有些不知所措呢。

不仅如此,迪士尼还打算对FX(福斯旗下的电视台)、国家地理和福斯探照灯进一步投资,让他们拥有更多资源创造影视作品。

“福斯探照灯现在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艾格尔分析道,毕竟福斯旗下的这家独立制片公司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支配了去年的奥斯卡,为《水形物语》拿下了“最佳影片”的大奖,《三块广告牌》也是提名收获到手软。

迪士尼收购福斯,流媒体上线之后,好莱坞“六大”变“五大”,众多IP易主,产业内部牵一发而动全身。

希望在诸多片方与平台争抢资源的同时,最终受益看到更多优质内容的,还是花钱去电影院看片、订阅流媒体服务的我们这些观众们。

“我们肯定会向消费者表述得非常明确,之前的《星战》电影不会在迪士尼流媒体上播放”,艾格尔解释道,“但2019年以及之后推出的新《星战》电影,一定会上线。”

上个月刚刚就任的Ricky Strauss,会负责流媒体平台这部分的业务,为新电影和美剧系列的立项“开绿灯”。尽管他此前做的更多是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在制片方面的经验稍显一般。

作为迪士尼过去6年的营销总监,正是他帮助把包括《黑豹》、《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美女与野兽》与《头脑特工队》这样的影片,变成了摇钱树。

“Disneyflix”的正式名称与上线日期均未定

点击小程序,答题赢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