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蓉”到“晚媚”,李一桐升级90后古装小妖精担当?

■文/南都记者蔡丽怡

实习生吕莎莉 邱淑平

网络小说界有个说法,“世间虐文千千万,唯独不看姽婳城”,这个“姽婳城”指的就是半明半昧的古言小说《媚者无疆》。在IP剧的热潮之下,这部备受瞩目和争议的小说也被拍成了电视剧。

优酷视频在7月24日上线的古装剧《媚者无疆》,改编自半明半寐的同名小说,由徐纪周监制,易军执导,李一桐、屈楚萧、汪铎等新生代演员领衔主演,讲述了后唐乱世,少女晚媚在姽婳城经历生死考验,与影子长安一路相守和成长,一步步在姽婳城中立足和生存,最终剑指城主之位的故事。

这部剧自开播起就备受网友关注,除了原著小说的改编难度大,主角虐心十足的感情线也勾起观众的强烈好奇心。

90后小花李一桐近年在娱乐圈崭露头角,除了被于正一眼看中,出演他的奇幻作品《半妖倾城》中倔强率真的半妖“聂倾城”,一炮走红;去年主演新版《射雕英雄传》中精灵古怪的第N代“黄蓉”,为她赢得了多座新人奖;这次再挑大梁,担演《媚者无疆》中的女杀手“晚媚”;

接下来还有《海棠经雨胭脂透》、《鹤唳华亭》……小妮子的演艺爆发力十足,被外界视为娱乐圈新一代爆款小花旦。

并非科班出身、一出道又部部剧都是主角加持,李一桐如何在“小鲜花”的盛名之下让自己的演技快速成长?在《媚者无疆》极虐的杀手进阶和成长故事背后,她又付出了哪些努力?

南都记者日前电话专访了正在赶拍新剧中的李一桐。

版面编辑:汤颢 美编:李毅然

进入姽婳城,晚媚被推向命运的漩涡

《媚者无疆》上线两周以来,累计播放量已突破5亿;

播放量数据

目前播放量仍呈快速上升趋势,豆瓣网友给出了7.5的分数,属于中上水平。

豆瓣评分

片头独特的水墨画风格,服化道的精良,姽婳城和各类蛊虫的特效制作等,网友给予不少点赞,尤其开头一幕对五代十国乱世烽火、雨中交战的表现,令人有如身处电影院的感觉;

女主角“七雪”被父亲卖与青楼换取两袋小米的悲惨遭遇让人心疼,演员亲身上阵雨天实拍的场景也予人震撼。

凭着自身刚烈的个性和临危不惧的胆识,七雪逃过一劫,辗转来到了姽婳城。在这个被誉为“活人的死路,死人的活路”的地方,她被赐名“晚媚”,被宿命推向了更大的漩涡。

晚媚要在姽婳城活下去,就必须杀人,并且不允许失败,失败了就代表着死亡,幸运的是她遇见了影子长安,长安承诺了一世不负她。

初出茅庐单纯天真的晚媚在长安的指导下开启了杀手养成之路,他手把手教她习字练琴,学习之路中两人暗生情愫,“晚安CP”的日常互撩相当有趣。

在刚开始的时候,剧情并未给“晚安夫妇”太大幅度的虐心,或者说是循序渐进吧;从晚媚到姽婳城后,影子长安带领她,从琴棋书画的教学,到衣食住行的打理,即使晚媚因为长安的严苛而对其发泄怒火,他也不躲闪,可以说是忠犬型男友养成记了。

可以说两人将刚遇见爱情男女之间的那种懵懂和小心翼翼,栩栩如生的表现了出来。看惯了太多“傲娇霸总爱上我”的戏码,突然来一个像长安一样默不作声随时守护在身边、不管你是开心还是难过,他都一心一意为你着想的忠犬恋人,还真是看得让人感觉特别暖心。

后来,长安和晚媚接到任务去刺杀摘星楼的阮娘,阮娘,就是陪伴长安复仇之路上的另一人,也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曾经的谢家大小姐谢莹。

复仇计划的完成,需要长安与谢莹里应外合。谢莹立于朝廷,长安在姽婳城埋伏。他们一朝相见,却不想对立于两端立场。而他与大小姐也是有着不一般的情愫。出于恩,出于义,长安不可能对谢莹痛下下手,情急之际,他也没顾得上和晚媚解释,而是切断了她身上的绳子。长安是片刻也没有犹豫的斩断绳子救下了阮娘,却不曾想害的晚媚跌下摘星楼。

晚媚落水的镜头被无限拉长,随着晚媚一起下沉的还有她那颗如死灰一般的心……或许前一晚还在和长安调情的晚媚,直至从摘星楼顶端跌入冰冷的河中,都始终没有想明白一个道理:为什么,打脸来得如此之快?“晚安夫妇”好端端的爱情,被半路杀出来的“前任”截胡了,晚媚曾问长安:“你还觉得其他女孩子好看吗?你是不是从此只爱我一人?”

(emm······感受下来自“现任”的灵魂大拷问↓↓↓)

那一刻她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杀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那样:只要你说爱我,我就全部相信。可惜长安并不能回答晚媚,而当时一心沉浸在爱情的晚媚没想过,她会面对爱情中最难解的题目之一:前任。

说好的亲人呢,说好的只是复仇之路的同伴呢?面对前任,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最新的剧情中,给了“晚安CP”更大幅度的虐心:晚媚誓死不交出刺杀行动的秘密,惨遭太傅反复打断其腿骨的折磨、被公子用匕首划脸毁容,而那个说着不负她的人却不知去向……让粉丝大呼心疼。

改编难度大:

编剧“把原著中能用的字一个个抠出来用”

《媚者无疆》2007年开始在晋江连载,给读者深刻最印象的就是其中大尺度的剧情。当得知此书要被拍成网剧,不少网友好奇这样一个故事,该如何改编?因为这可不是普通的言情虐文啊。

据称,原著作者半明半寐花费了两年的时间对剧本进行了打磨,让这部超级网剧的内容在符合网剧尺度的基础上,又达到对原著的“神还原”。

监制徐纪周曾笑谈改编过程的难度,“我们把小说原著中能用的字一个一个抠出来用”,除了保留原著中的人物情感和人物性格,剧本重新编织了任务和手段,给晚媚和长安之间设置了种种难以逾越的障碍,而二人始终能够相守,这种坚定不移的情感,是改编后的剧情主调。

因为小说原著的特殊性,主创从剧本阶段就有意识地规避招黑风险,所以网剧目前的完成度,自然无法全面展现原著风格,也不可能“剑走偏锋”炒出话题度,目前该剧的播放数据只算“小爆”,但主创更在意长线口碑的发酵。

小花李一桐:

唯美古装造型、坚持原声台词获赞

2016年,于正的奇幻热血言情剧《半妖倾城》一时成为众人热议的话题,女主“聂倾城”从新人中选拔。当时,并非科班出身的李一桐像张白纸一样出现在观众面前,然而正是这种未经雕琢过的灵气和活力打动了不少剧迷。

李一桐饰“聂倾城”

2017年的《新射雕英雄传》,李一桐在演艺路上再度收获一枚重份量的角色“黄蓉”,这个刁蛮任性又机灵的小女孩角色,前面已经有过无数经典版本,李一桐要扛起女一号的大旗外还要不负书迷剧迷的厚望与苛待。

李一桐版的“黄蓉”

这一关她过得有惊有喜,更凭此角斩获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年度新锐剧星奖”,占据了骨朵网络排行榜、新星艺人数据榜的前三,对于新人来说已是莫大的认可。

这样的灿烂开始让人惊叹,当然也伴随着质疑和褒贬不一的评价,好在李一桐是个乐天派,也是个一直低头默默走路,很少传出与作品无关炒作之声的实干派小花。

《媚者无疆》开播后,网友对女主角李一桐的总体评价尚佳:不少网友觉得她的长相颇有灵气,无论刚开始一袭英气十足的地杀白衣,还是随着晚媚升级打怪的过程递进,更多华衣美服和精美造型出现,李一桐的古装造型都漂亮且耐看;

其业务能力的认可度在流量小花中也较高,尤其李一桐的原声台词让网友力赞。台词功底佳、原声台词让角色情感丝丝入扣,一桐给角色加了不少分。

访

南都:能谈谈自己与晚媚这个角色是怎么结缘的吗?

李一桐:我被剧本吸引的。我的公司对每个剧本都会有所评估,对我的演艺方向也有一个规划,但也会看我自己喜欢往哪个方向走,然后剧本给到我看,斟酌之后,我挑了自己最想尝试的本子,最主要是人物打动了我吧。

南都:看过原著吗?“晚媚”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李一桐:在接到这部戏之前,我还真没有看过《媚者无疆》的原著,我读的是剧本。吸引我的是,这个角色是我之前没有尝试过的,你看她最初是一个特别活泼、特别纯粹的女孩,然后经历了父亲对她的出卖,去到一个她完全陌生的地方(姽婳城),去当一个女杀手,我觉得这点挺悸人的,她会有人物性格上的大转变。这是一个多层次的挑战,我觉得。

南都:为饰演这个角色,也会事先通读一遍小说吗?怎么找到与角色的契合点?

李一桐:我只看过本子,因为进组特别急,这部戏还挺赶的。但进组前,会有主创、导演坐在一起的围读。就是所有主创坐在一个会议室,每个人读着自己的角色,慢慢地去熟悉它,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因为晚媚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角色,我要去接近她、靠近她,然后摸索,这是一个过程,直到把人物吃透了,才能更好地去诠释她。

南都:播出几集后,网友们纷纷表示,你的古装造型很惊艳,你自己最喜欢哪个造型?能帮助自己入戏吗?

李一桐:最主要是服装老师、美术老师的功劳,我自己当然很喜欢这些造型,把我穿得很好看。我最喜欢最后大结局的那一套(服装),就是当她成为了姽婳城城主,那种华丽的感觉,还带着她经历了这一切之后的淡然的感觉。

南都:书迷挺好奇的,大尺度的《媚者无疆》怎么改编?你作为剧中人,你觉得原著小说的尺度能保留多少?如何满足一众原著粉?

李一桐:大家说原著当中怎样怎样,我在进剧组之前,也听到一群人聊过。这次他们把《媚者无疆》的原著作者也邀请一起参与编剧,导演说:“其实我们已经把原著小说中能用的一点一点都挖出来、抠出来用了。” 我们完完全全保留了原著人物的情感、性格,包括原著给男女主设置了很多便当、很多障碍,让他们慢慢成长,剧中人物的主要情感线,跟原著是一样的。

观众不应该从每个动作每个细节去审核,因为我们不是从形、而是从神上还原的,可能会有一些原著粉不满意,但我自己当初看的时候,就是被整个故事线与人物打动的。

南都:在晚媚执行杀手任务的过程中,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打怪升级是什么?

李一桐:有一次执行袁和公子的任务还蛮不容易的,就是在公子外婆那里(第10集)。那一段打戏还真挺难处理的,因为有很多后期要加特效的东西,所以我全程都在进行无实物表演,那些丝碰到银铃,一丛一丛往后走,眼前的障碍物,完完全全靠自己的想象去一点一点地对。

说到晚媚打怪升级,其实我看剧的时候还蛮爱看弹幕的,弹幕很多人在说:“哎呀,女主为什么还是白莲花呀”,“怎么还不杀人呀”,“女主快点领盒饭吧”……我其实特别能理解观众,因为我从观众的角度看,也挺希望女主能“开外挂”。但是从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去演、去诠释这个角色,我不希望她一上来就是一个“开外挂”的角色,不断地通关杀人、执行任务。

其实晚媚跟我们的成长是一样的,她从无到有、从懵懂到成熟有一个逐渐的过程,这是我们想要表达的人物成长的过程。

我不想把“白莲花”这些网络热词往角色上套,我只是遵循着作者、导演的思绪,一开始他们给我这个角色定的就是一个需要成长的人物,他们给她赋予了很多情感上的东西,她和长安之间相互扶持,慢慢去长大。

南都:打戏中有受伤吗?有没有拍到崩溃的时候?最难的是什么?

李一桐:其实晚媚真的是空前的惨,遭背叛、遭划脸、遭打断腿,还包括后面对她心理、身体上的各种创伤,都是极其惨烈的。我之前拍古装剧,很多都会涉及打戏,对我来说还好,受伤一定会,每个演员拍打戏时多多少少都会受伤,所以我需要去克服它。

这部戏给我印象最深的其实是拍水下戏,你会看到我们有很多任务是需要到水里去完全的,我们在水棚里拍了整整三天,我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因为我拍《半妖倾城》的时候已经遇到过这个问题,在那之后的一年多,我对水都不敢碰,我有极大的恐惧心证明,很抗拒!

我对这部戏的制片人也讲,“我真的怕,我不是开玩笑,我不是不愿意配合,我真的害怕完成不了”,制片人就说好,我们会帮助你。剧组用了非常专业的水下团队去做这个事情,我尝试去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吧,比如有个镜头拍我站在水台上,然后腾空往后倒,这个需要极大的信任,感觉像跳水一样,我第一次做纠结了好久,一直不敢往后扑,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当你处在那个位置上,就跟蹦极一样,你需要克服自己的恐惧,真的特别特别难,我对水上指导老师说:“我需要你的帮助”,他就把我推下去了。

还好只是呛到了一点,因为有憋好气,但那一下感觉心都空了,蛮可怕的。但当你第一次做到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南都:监制徐纪周说,他之前也没看过原著,但他最被吸引的是晚媚和长安之间多舛而坚定的感情。所以这部剧的风格比起原著,不是色情和暴力,而是更甜更虐了对吗?

李一桐:我跟监制、导演聊天的时候,知道他们也没看过原著,最打动他们的是晚媚与长安之间的情感变化,还有晚媚自身的成长。对我们演员来说,“虐”还不是最贴切,用“烈”来形容才是最贴切的,因为我们拍剧往大尺度走也播不出来啊,但是我们保留了原著最浓烈的情感线。

南都:晚媚与长安在一次次执行杀手任务的过程中,互相扶持、舍命护彼此周全,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你和男主角屈楚萧是第一次合作,如何营造这种甜蜜浓烈的CP感?

李一桐:这种东西不是营造出来的,如果说营造的话,那你只是在装她、扮她、演她。我觉得最好的体现方式就是你真的成为她,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就是抛开所有,让你真的成为这个角色。这是有难度的,我一直在尽可能地抛开逻辑上的表演来成为这个人物。以前有人问我:“一桐,你和屈楚萧在演的时候会不会尴尬?比如拥抱啊、亲密戏啊。”我就说,我们两个在表现的时候,完完全全把这个人物当成了自己,一切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去表现的,两个人出来的CP感,自然而然就有了,他们之间的甜度,是一点一点增加的。

比如第11集,我问他:“长安,你除了我之外,有没有喜欢别的女孩?”那一刻我就是晚媚,是真的在问他,他就是长安,我是真的爱这个人。一个女孩对于爱情的懵懂,心里单单希望长安心中只有她、只看到她,那种干净纯粹的爱情是我特别向往的。后来他背叛了我,我为什么哭得稀里哗啦,是脑子在想“今天没吃到肉心里难过还是没睡好”吗?不是,其实当时我真的在想我之前为他付出的那些,以及他曾告诉我“你是我豁出命来保全的一个人”,我是完完全全投入角色,并不是在想着自己的什么伤心事。

我在第一部戏《半妖倾城》的时候,还是需要借助外力去表现人物的情感,但我现在一定想到全是我这个角色的事情,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表演上的成长。

南都:导演选角很特别,没有找流量明星来演,而是选你们这样的潜力小花和小生。拍这部剧的过程,也是你们成长的过程吧?

李一桐:是啊,感谢导演对我们新代演员的信任吧。我觉得导演特别擅长处理情感上的戏,手法很细腻,这对我们年轻演员帮助很大。

南都:你的星路走得非常遂顺,一出道便将数个话题角色收入囊中。但并非科班出身、一出道又每部剧都是主角加持,你如何让自己在演戏的路上快速地成长?

李一桐:我觉得需要保持一颗敏感的心,和善于发现的眼睛,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你可以学习的东西。在表演上有句话让我特别有感触,到现在我都还铭记这句话,都还是往这方面去靠、去做到它:“每一个角色都是真实的去完成它,不要一点虚假,不要一点技巧。”因为我也没有什么技巧,我又不是科班出身,没有学过系统的知识,接下来可能需要更多的学习,包括在戏里面导演对我的帮助,一点一滴都是我学习的东西。

南都:到了《媚者无疆》这个阶段的你,和之前《半妖倾城》和《新射雕英雄传》的你相比,有什么是不同了、成长了的?

李一桐:第一部戏我可能要借助外力来宣泄情绪,到现在我完完全全成为这个人,在人物的情感上去做一切事情,这是我的一种成长。

《媚者无疆》后半段有一些情感戏拍得很不容易,越是歇斯底里的戏还会拍得舒服一点,越是那种往心里演、往心里憋的情感,我拍完需要缓很长一段时间,有20分钟我是希望不被打扰的,我会一直在里面不太容易走出来,在心灵上很虐很疲惫。

比如晚媚每次都遇到长安背叛她,可是长安有他的苦衷,又不讲,晚媚又不能理解,她觉得是他的一种背叛,她来来回回自己在纠结为什么,她的情绪没有一个出口,她会倒憋,一定程度上很难受,只能自己慢慢调节,释放自己的情绪。

南都:有一点大家还挺惊叹的,你在这部剧中用的是自己的原声台词,全部现场收音。很多演员做不到这一点,你为什么有胆量去挑战?

李一桐:嗯,全都现场收音,只不过有一些太嘈杂的地方要再去配音。其实我有一点忐忑,对于这种古装人物,我挺担心自己的声音出来会没那么契合,而且我也没有系统地学过台词。

但是后来为什么要坚持用自己的声音?因为从人物的辨识度到情感的表现力,我觉得都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戏播出以后,对我的台词褒贬的声音都有,我还是挺乐观的。有人觉得:“你的声音怎么这样(男性感)?长相又是另外一样?这种反差感让人好跳剧,你的声音怎么来体现一个小女生?”其实从小我的声音就不是甜美的,我一度还为此很难过,包括唱歌的时候、听其他小女孩说话嗲嗲的时候,我都觉得别人的声音好好听,我也想拥有这样的声音。但后来我觉得,是自己的就接受吧,我的声音就是这样,我也是在表达自己的情绪啊,每个人都不可能去复制另一个人。

到现在,我听到反面的、正面的声音都好,我都特别接受,因为观众就是会有喜欢、也有不喜欢的,你是什么样的就什么样好了,但是在你能做好的范围内,去把业务上的东西、情感上的东西做到自己的极致,就好了。

南都:你一出道就是话题满满的“于正女郎”,但很少去为自己造声势,很少作品之外的炒作之声,比较低调。这是你的性格吗?

李一桐:这个真的……我本身就这样,不是虚假地说我不在乎什么,其实要说完全不在乎吧,我还是希望自己的作品出来受大家认可,是大家喜欢看的。

可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无愧于自己,非常用心的去完成一部作品。因为我也看弹幕看评论,常常看到有人讲:“李一桐是谁?为什么她一会长这样一会长那样?认不出啊、辨识度不高啊……”因为我入行以来就一直扎在剧组里,认真地拍每部戏,观众看到我的时候,我宁愿他知道李一桐演的角色,比他知道李一桐本人来得更让我满足,因为我更在意我扮演的角色,我对每个角色投入的感情都非常深。

于正老师,是第一个发掘我的人,我觉得是一种缘分吧,机缘巧合,我来试戏,他觉得我是对的人,就直接进组了。将来有好的作品,然后于老师还愿意的话,当然希望再合作,前两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一直都有联系,我们的相处模式就是朋友,任何话我们都不会忌口,演得好或不好的地方,他都会直接告诉我,很真诚真挚。

南都:《媚者无疆》之后,你还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作品?你还会挑战哪些不可能,演出不一样的自己?

李一桐:接下来有两部现代戏要播,还有一部民国戏-跟邓伦的《海棠经雨胭脂透》,一部现在正在拍摄的《鹤唳华亭》。每一个角色都是不一样的李一桐,我不希望接到跟上一个相似的角色,不希望去复制一遍自己。

每一部戏都挺期待的,《鹤唳华亭》是一部权谋戏,我的角色性格挺迷人的,不是特别容易体现,需要仔细斟酌、不断摸索,这个角色我还蛮期待的。

我并没有一个十年之内或五年之内我要做成什么样的规划,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吧,踏实走好每一步,希望下一部戏能有不同的角色,让我有一种不同体验和突破吧。

tvbbclub

新 青 年 剧 乐 部

让我们一起追好看的剧

南都娱乐官方发布

电视综艺资讯平台

企鹅号:新青年剧乐部

头条号:新青年剧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