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文钞 | 君子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2018年已过222天 慎勿放逸

原文节选

孟子云,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孟子此语,极确切,而未明其所以然。佛说一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各有前因,致获现果。了此,则只宜自忏宿业,何暇怨人乎哉。所以君子上不怨天,下不尤人,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受宠若惊,受辱不怨,逆来顺受,无往而不自在逍遥也。

摘自《印光法师文钞》

增广卷一

复潘对凫居士书

参考今译

孟子曾说:有料想不到的赞扬,也有吹毛求疵的诋毁,孟子这句话,极为确切,而没有说明其所以然。佛说一切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各自有其前因,而导致获得现在的果报。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只应该自己忏悔宿世的业障,哪有空闲去埋怨别人呢?所以君子对上不怨恨天,对下不归罪他人,现在富贵,就做富贵人应做的事;现在贫贱,就做贫贱人应做的事,现在被贬到边远地区,就做在边远地区应做的事,现在处于患难,就做在患难中应做的事,受到恩宠,惊喜不安,受到侮辱,没有怨恨,逆境来了随顺接受,无论到哪里没有不自在逍遥的啊!

《孟子·离娄上》第二十一章 孟子曰:“有不虞之誉,有求全之毁。”

【八风】又作八法、八世风。谓此八法,为世间所爱所憎,能扇动人心,故以风为喻,称为八风。苟心所有主,安住正法,不为爱憎所惑乱,则不为八风所能动。八风,即:(一)利,利乃利益,谓凡有益于我,皆称为利。(二)衰,衰即衰灭,谓凡有减损于我,皆称为衰。(三)毁,毁即毁谤,谓因恶其人,构合异语,而讪谤之。(四)誉,誉即赞誉,谓因喜其人,虽不对面,亦必以善言赞誉。(五)称,称即称道,谓因推重其人,凡于众中必称道其善。(六)讥,讥即讥诽,谓因恶其人,本无其事,妄为实有,对众明说。(七)苦,苦即逼迫之意。谓或遇恶缘恶境,身心受其逼迫。(八)乐,乐即欢悦之意。谓或遇好缘好境,身心皆得欢悦。

《礼记·中庸》:“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如诚法师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