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尔敏价格一个月翻58倍!原料药坐地起价,谁在操纵?

2018年8月10日 三分钟速览《光明日报》

1.扑尔敏价格一个月翻58倍!原料药坐地起价,谁在操纵(2版)

据报道,近日,辽宁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发布一则预警通知,涉及81种不能正常供应配送的药品,其中一半多与原料相关。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普普通通的马来酸氯苯那敏(又名扑尔敏),价格竟然一个月翻了58倍,从400元/kg涨到23300元/kg。目前,已经有广东药企因为生产成本过高及拿不到原料药,干脆停止生产含该成分的药品。据媒体报道可知,扑尔敏原料药的价格由制药厂与“全国总经销”谈判,但国内拥有扑尔敏原料药批文的生产企业只有6家,实际上真正在生产的只有两家,所有供应都被“总经销”捏在手里。

扑尔敏价格一个月翻58倍!原料药坐地起价 如此垄断不能姑息

2.没了中国市场,美国龙虾业遭到巨大损失!贸易战让美国业界很受伤

图为2018年7月27日,美国缅因州阿伦德尔的一家龙虾工厂。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贸易战让美国的龙虾业遭受了不小损失。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发自缅因州长岛的报道称,去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价值超过1.42亿美元的龙虾,但这一数额在今年将大幅下滑,原因是在美国于7月份向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对美输华海鲜采取加征关税的报复措施。生计部分依赖于中国市场的缅因州龙虾捕捞者史蒂夫·特雷恩说:“(贸易战)将会伤害我们的市场。本来近年生意刚有点起色,但现在(贸易战)让事情变得又糟糕了,未来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负责从渔民特雷恩处收购龙虾的该地区经销商斯蒂芬妮·纳多表示,“过去中国买家的购买量能占到其销售总额的35%,但自从关税实施后,这一市场几乎枯竭了。”该媒体称,当特朗普将矛头对准中国商品时,美国的龙虾业遭受到了附带损失。“他们拿走了我们的生意,我不知道我们怎么再把它拿回来。贸易战时间越久,我们越难与(中国)顾客重建关系。”纳多不无担忧地表示。

没了中国市场,美国龙虾业遭到巨大损失!贸易战让美国业界很受伤

3.陈寅恪和闻一多,到底是谁“冷”落了朱自清?

朱自清全集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版

朱自清日记,是这位现代著名作家、学者的一宗重要文化遗产,也是关于二十世纪上半叶知识界情况的宝贵史料。但它有个特殊情况:自1934年7月起,朱自清日记多以英日文(英文为多)书写。新时期,朱自清日记经重新翻译整理,收入《朱自清全集》。这是目前所见日记的最全面貌,已成相关领域征引频率最高的日记之一。不过翻译造成的上千处舛误,严重影响到这座史料宝库的价值。笔者年来致力于通过多种手段尽量还原日记原貌。因多数手稿仍下落不明,把王译本与全集本对勘,是有效方法之一。本文撮录一例,俾能引起学界注意,同时作为朱自清、闻一多两位先贤120岁冥诞的纪念。

陈寅恪和闻一多,到底是谁“冷”落了朱自清?

4.政府网站成“花瓶”,不发挥作用就请瘦身!

自从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对全国范围内的政府网站展开检查后,不少问题网站积极进行了自查、整改,使自身重新焕发了活力。但也有部分网站,对相关检查置若罔闻、屡教不改。据报道,黑龙江省“中国中小企业黑龙江网”于2017年第一季度被通报不合格后,仍存在空白栏目、链接不可用等问题。试问,此类网站的存在还有多少意义可言?不能发挥作用的政府网站,就应该被坚决“瘦身”。

政府网站成“花瓶”,不发挥作用就请瘦身!

5.海参“热死”了 渔业如何走出“靠天吃饭”困境

对一向稳产高产的大连海参来说,当天气的不利因素成为没有办法、不可逆的事情,于今之计便是亡羊补牢。于当地政府而言,应该从这一次的海参灾难中汲取教训,加快构建必要的保护机制,帮助渔业生产尽快走出“靠天吃饭”的困境。比如,建立气象预警机制,及时对养殖户进行指导,组织技术人员帮助养殖户监测塘温、检查海参落礁情况;扩大投保范围,减少因为气温原因带来的经济损失等。作为一个重点发展渔业的城市,需要做的还有很多,这些事情很多都牵涉到政府部门责任,不能完全推给市场。另外,从养殖户的角度看,也应多一些风险意识,如提高投保意识等。渔业生产高收益的背后,相对应的必然是高风险。无论如何,多一些风险意识、忧患意识、保护意识,总归会多一层保障。

海参“热死”了 渔业如何走出“靠天吃饭”困境

6.数量比大熊猫都要稀少的长江江豚,你愿意来守护吗?

湖北武汉,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内人工饲养的江豚。光明日报记者 周梦爽摄/光明图片

1990年,3600头;2006年,1800头;2012年,1045头;2018年,1012头……近30年来,长江江豚的种群数量正在不断衰减。在这背后发酵的更大问题,是长江生态系统正面临着的沉重压力。

“长江江豚种群极度濒危是多种人类活动共同作用的结果,如江湖阻隔和酷渔滥捕导致鱼类数量大幅衰减、江豚食物缺乏,快速发展的航运业干扰江豚的声呐通讯,水域污染降低其繁殖力,渔具和船只误伤江豚等。”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徐旭东说,“长江江豚是处于长江生态系统食物链顶端的哺乳动物,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它们数量的多寡,是反映长江生态系统健康程度的一面镜子。”

数量比大熊猫都要稀少的长江江豚,你愿意来守护吗?

内容来源:综合自 8月10日《光明日报》

本期编辑:宗小宁、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