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电影,并不总是那么几部

或许,许多影迷都对鼎鼎大名的《视与听》(Sight and Sound)杂志略有耳闻。这本英国老牌电影杂志已经有将近八十年的历史了。如今,它也常常以“TOP250影史佳片”和每年的影史十佳进入人们的视野。

《视与听》杂志常常邀请许多知名影评人、电影学者来参与他们的榜单评选。而民间迷影网站“电影评论”(cinematary)模仿这一思路创作了一个新的榜单。有所不同的是,他们的邀请方式,是社交网络。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推特版”的榜单,居然吸引了许多影评人的关注。在第三届票选中,有上百名影评人参与了这次评选。这个颇为清新、开放的榜单,或许以某种不同的方式,体现了评论界的风向。

“电影评论”网站的榜单由三部分组成,“影史25佳”(THE TOP 25),“非凡25佳”(THE ALT 25),“导演20佳”(TOP 20 MOST POPULAR DIRECTORS)。

“非凡25佳”可谓是这一榜单的创举,这个排行榜的成员,均选自不被《视与听》榜单、IMDB250佳、美国电影学院百佳榜单收录的电影,可以说是某种“影史钩沉”了。

限于篇幅,笔者翻译了“影史25佳”的完整榜单,与“非凡25佳”的前10名。完整榜单可参见

https://www.cinematary.com/writing/2018/7/9/the-2018-shmight-shmound-poll。

影史25佳

第25名:

重庆森林(1994,王家卫,27票)

一一(2000,杨德昌,27票)

镜子(1975,安德烈·塔可夫斯基,27票)

第19名:

七武士(1954,黑泽明,28票)

军中禁恋(1999,克莱尔·德尼,28票)

特写(1990,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28票)

家乡的消息(1977,香特尔·阿克曼,28票)

东京物语(1953,小津安二郎,28票)

雨中曲(1952,斯坦利·多南/吉恩·凯利,28票)

第18名:

公民凯恩(1941,奥逊·威尔斯,30票)

第17名:

城市之光(1931,查理·卓别林,31票)

第15名:

红菱艳(1948,艾默里克·普雷斯伯格,33票)

玩乐时间(1967,雅克·塔蒂,33票)

第14名: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1991,杨德昌,35票)

第11名:

双峰镇:与火同行(1992,大卫·林奇,37票)

生命之树(2011,泰伦斯·马利克,37票)

潜行者(1979,安德烈·塔科夫斯基,37票)

第8名:

双峰镇:遗失的碎片(2017,大卫·林奇,38票)

花样年华(2000,王家卫,38票)

为所应为(1989,斯派克·李,38票)

第7名:

德州电锯杀人狂(1974,托比·霍珀,40票)

第6名:

假面(1966,英格玛·伯格曼,42票)

第5名:

圣女贞德(1928,卡尔·德莱叶,44票)

第4名:

让娜·迪尔曼(1975,香特尔·阿克曼,51票)

第3名:

穆赫兰道(2001,大卫·林奇,72票)

第2名:

迷魂记(1958,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82票)

第1名:

2001:太空漫游(1968,斯坦利·库布里克,99票)

非凡25佳(前10名)

第9名:

别假正经(1984,乔纳森·戴米)

着魔(1981,安德烈·祖拉斯基)

第7名:

迈阿密风云(2006,迈克尔·曼)

大开眼戒(1999,斯坦利·库布里克)

第6名:

大师(2012,保罗·托马斯·安德森)

第4名:

花村(1971,罗伯特·奥特曼)

天国与地狱(1963,黑泽明)

《天国与地狱》中的黑白片与彩色,或许《辛德勒的名单》灵感源于此

第3名:

家乡的消息(1977,香特尔·阿克曼)

第2名:

双峰镇:与火同行(1992,大卫·林奇)

第1名:

双峰镇:遗失的碎片(2017,大卫·林奇)

从这份全新的榜单中,我们可以体认到外国影评界风向的改变。随着电影的发展,过去那些不可撼动的榜首杰作,似乎已经受到了许多新兴浪潮的挑战。

首先,许多华语艺术电影导演,开始在世界影坛得到认可。

如果要说是亚洲电影的“崛起”,并不准确。“天皇”黑泽明与小津安二郎,一向端坐于西方评论界的“神坛”。

不过,在这次的25佳中,除了排行榜常客王家卫有两部影片入选(《花样年华》、《重庆森林》),一向在此类榜单上默默无闻的杨德昌,居然有两部影片入选,分别是《一一》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这很大程度上,是《牯岭街》CC蓝光修复版光盘的功劳。

由此可见,西方影评人在华语电影的阅历上,明显受到了较大的限制。《牯岭街》蓝光一出,不仅两部影片上榜,在导演榜上,杨德昌也赫然在列。

同时,我们可以发现,在许多这类西方电影的榜单上,收录的华语电影大多都是20世纪90年代以后拍摄的。大量的优秀中国老电影,如《小城之春》、《哀乐中年》等等,都不在西方影评人、甚至电影学者的影像阅历之内。

不过,随着中国影人愈加频繁地在戛纳赛场出现,艺术电影界局势好转,像杨德昌这样的优秀导演被西方“再发现”,我想,更多的华语影史佳作,也会在世界评论界面前揭开面纱。

同时,这份榜单还重新审视了许多导演曾经不被看好、或未被发现的影片,此谓“影史钩沉”。

在“非凡25佳”的榜单中,这一点尤为突出。国外有视与听、IMDB榜单,我们也有豆瓣250,这些榜单里的影片,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就算是后起之秀,也只能在末尾将就找个位置。

毋庸置疑,能进入这些榜单的影片,自然是经过岁月沉淀的口碑佳作。但是,电影发明至今,作品千千万万,难道真的只有这数百部杰作吗?

许多影迷,电影入门便是从这些榜单开始,在人云亦云中,虽不确认这些杰作是否合己之意,也总是毕恭毕敬地将这些影史状元们传承下去。

“非凡25佳”,就是对那些冷门佳作“再发现”的努力。

当我们因《2001:太空漫游》对人类极限的遥想而震颤之时,或许我们也不该忘记,斯坦利·库布里克的最后一部作品《大开眼戒》中,对情感与欲望的探索是如此细腻而深刻。

而在黑泽明赫赫有名,却离我们有些辽远的《七武士》、《罗生门》之外,他在《天国与地狱》中对社会现实、阶级分化的精细描摹,反而更具切近的真实感。

而最为有趣的,是“非凡25佳”的榜首两名,是大卫·林奇的《双峰镇:与火同行》和《双峰镇:遗失的碎片》。这两部“影片”,其实都是林奇的《双峰镇》系列剧中的一环。

正像现代主义艺术电影大师用作品告诉我们,电影也可以是艺术。大卫·林奇也用《双峰镇》系列告诉我们,电视剧也不遑多让。

戈达尔曾经说过,电视剧其实是最适合他表意的影像形式,只不过大多电视节目被官方所控制。而当胶片成为数码,网络电视剧的影像开始占据人们的生活,或许人们该开始重新审视电影的意义。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两个小时的长度,将再难承载创作者的激情。

最后,在这份榜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多元社会思潮的影响。

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假面》、《潜行者》这样高度纯粹、充满影像魅力的艺术杰作。与此同时,那些具有社会价值的影片,也占有一席之地。

近几年,戛纳电影节屡屡走出高雅艺术的殿堂,将目光投向那些社会性高于电影本体的作品。这部榜单,或许也可以证明影评界的趋势。

且不论《让娜·迪尔曼》这部女性主义电影的代表作,斯派克·李探讨种族问题的《为所应为》,与克莱尔·德尼的同性恋电影《军中禁恋》,出现在“影史25佳”这样的榜单中,实在是十分罕见。

对不同的人来说,电影史可能有着不同的概念。没有多少人能像资深影评人,或是电影学研究者那样,对冷门佳作如数家珍。

对大多数电影观众来说,影史的概念就是那些25佳、100佳、250佳榜单中的作品。

但是,随着电影的发展,我想那些最伟大的电影,不该仅仅只是那几部。想必“电影评论”网站这样多元、开放的榜单,能够为许多观众的影史观念,注入许多新鲜的血液。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