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莫高窟:在敦煌,这项遗失千年的丝路技艺被重新连接

背景导读

由腾讯文创、 Next Idea腾讯创新大赛、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敦煌研究院联合主办的“2018 Next Idea 文创设计大赛”已正式启动,选手可围绕敦煌莫高窟壁画进行文化创意创作。

在本次报名参与的多位青年中,腾讯文创挑选了5位参与敦煌研究院主办,敦煌研究院文创研究中心、甘肃鸿文敦煌艺术研修中心承办,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协办,鸿文艺术研修中心等多部门协同合作,同时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的《如是敦煌——敦煌文化创意体验展》项目, “如是敦煌”文化艺术研修班 《雅典·敦煌·奈良——亚欧丝绸之路上的文化艺术互动》,来到敦煌莫高窟展开采风,深度了解、体验中国文化瑰宝。

本视频片段由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摄制

截金工艺作为古代艺术中金的使用技艺中的一种,以精美华丽而著称,在丝绸之路上有广泛的分布。在敦煌石窟中的壁画和彩塑中,有数处截金工艺的表现,目前最早在隋代石窟中有发现,到唐代发展最为成熟丰富,通过中国,截金工艺也流传到了日本。遗憾的是,这种美仑美奂的工艺在中国已经失传。在日本,还在一定范围内有保存和传习。

敦煌研究院学者在考察发现1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两位菩萨膝盖部的极为细腻严整的截金工艺表现后,特邀请了东京艺术大学专攻截金工艺研究与传承的准教授並木秀俊先生,在莫高窟前,为“如是敦煌”的学员们讲解截金的历史文化和制作手法,以及现场演示,带着我们一起连接古代文明,再现唐代壁画的截金技艺。

图为 並木秀俊老师再现唐代壁画1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菩萨膝盖部的截金技艺 来源 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

並木秀俊:盛唐截金,敦煌再现

专家简介: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特任副教授,学术成果:AIHV(国际玻璃史学会)的论文集摘抄;Caesar 30 学会发表的概要;《古代玻璃色彩的盛宴》展(MIHO博物馆﹒冈山市立东洋美术馆)的论文集摘抄。研究代表作品《通过黄金三明治玻璃来看公元前“截金”的起源和重生》,研究代表作品《通过多角度视点追寻传统技法“截金”的起源》

闭幕仪式上,並木秀俊授课现场 翻译由刘源老师(左一)担任 图片由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拍摄

截金技艺再现敦煌

截金是将金箔切成各种形状后,组成各种装饰图案的一种技法,现在日本有少部分保存和传习,根据截金工艺的资料图片上看来,截金的图案形状都是借助锋利的刀具切割而成,不是画上去,而是一块块贴上去的。截金在日本一般用于日本佛教美术的装饰图案,其中一座出现在13世纪左右的日本佛像的衣服上就贴有截金。

截金的操作方式主要分为:烧合金箔、切金箔、贴金箔这三部分。

只需要通过含有碳的香灰的高温温度把金箔烧合在一起,并放在切金箔用的盘上,再用竹刀来切金箔,根据自己的感觉来切出一定的宽度,如果手感好的时候会切的非常细,比如並木秀俊一般情况下可以切出0.2毫米细左右。切割完毕后就如前面的视频中显示,用两根毛笔就可以来贴金箔了:一只毛笔挑起金丝,另一只毛笔来贴压金丝。通过这样的重复操作,形成这种精美的图案。

唐代壁画1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局部图 来源敦煌研究院文化创意研究中心

並木秀俊老师在课堂上现场演示

·—— 具体步骤——·

在数字化输出的172窟壁画图像上,已预先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将原来的截金表现隐去,並木老师通过一系列的结箔、切割、备胶、笔引、定位的过程,再现了与唐代相同的截金艺术效果呈现。

截金工具

並木老师展现结箔工艺

切割

切割的结箔

笔引、定位的过程

探索截金在丝绸之路上的传播

在大英博物馆有一件出土于意大利来源于公元前3世纪左右的玻璃装饰,其中金箔装饰就夹在玻璃之间。2003年这件作品在日本展出之前,大家都还不知道这种方式就是截金。

以前在日本的时候,並木秀俊一直以为截金是日本独有的传统技法,没想到这次文物的出土是来自离日本非常遥远的意大利,文物也不是佛像和佛画而是玻璃碗,而且所体现的截金更是日本的截金工艺中不曾看到的线描纹样。“当我知道这些的时候非常惊讶。最初也不知道这些玻璃碗是金箔绘制的还是颜料呈现的,为了确认是不是截金,我奔赴当地去专门研究,并做了一个复制品与原作进行对比。”

並木秀俊发现,在日本的截金作品一般只有连续纹样,很少以这种莲花等绘画的形式呈现。通过高清拍摄、显微镜拍摄,从玻璃碗背后打光发现其中有重叠的金箔。复现时他使用了相同厚度的玻璃和根据资料显示的相同工具,最终通过研究证明了这个碗的装饰就是截金。

同时也证明了当时的作品并不是用现在“切”的手法,而是把多余的黄金切除后贴上去的。即把金箔相切出来,多余的用蚀箔法去掉。阿拉伯胶把金箔粘到玻璃上,再把图案复制到金箔上面。用针把多余的部分削切掉。

通过这次大英博物馆这件文物的调查,还发现了其它几件作品。基本在日本都没有被介绍过,为了调查这些截金文物作品,並木秀俊费了很大的劲。

后来,他发现了一些罗马时代就有的截金作品,也在叙利亚发现了金箔纹样的组合,俄罗斯黑海、阿富汗等丝绸之路沿线很多地方附近地域也发现了出土的文物“截金+玻璃”的作品或残碎片,甚至在希腊发现木乃伊棺木上的截金工艺作品。“因为希腊人也非常崇尚埃及文化,所以也会模仿埃及人在木乃伊上贴截金。”並木秀俊向现场学员们介绍道,只有截金是通过宗教和文化交流的方式传播到了中国敦煌和日本。

· ——截金在中国—— ·

前面最开头谈到了中国敦煌莫高窟盛唐时期172窟北壁也使用了截金技法,通过研究发现,截金技法传到中国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也更加提升了截金的魅力。

並木秀俊在此之前曾经也造访过敦煌看,调查过40个左右的洞窟后,发现在其中8个洞窟中确认有“截金”的画面。

“由于敦煌石窟的时代跨越较长,如果能把所有石窟进行调查,我就可以做出截金的相关完整的体系了。”並木秀俊感慨道,他在调查中发现,隋朝和唐朝中使用过很多截金工艺,比如隋朝的420、427窟,虽然切割的宽度比较宽,但也确实是截金。另外他在莫高窟328窟中的菩萨衣着上也发现当时的工匠们使用了精细截金的痕迹。

427窟佛像下半部分的裙子可以发现截金的痕迹。图片来源网络

除了莫高窟,7世纪左右的大国安寺出土的佛像袈裟中,也出现了网状图案和菱形图案的截金,同时出现的还有佛像的莲花座内侧。中国的沿海区域也发现了不少截金的作品,由此说明坐落在上海一带以及宁波与日本有着非常深远的关系。

这次来中国,並木秀俊又发现了日本所不知道的截金作品。例如苏州出土的1米左右的佛舍利塔,这是他认为中国国内使用截金技法最多的一件作品。

· —— 截金在日本 —— ·

在日本,6世纪左右日本的飞鸟时代,截金工艺随着佛教文化传到日本。比较早的的截金作品出现在8世纪时期的奈良,而现存最早的作品则出现在法轮寺。其中,奈良东大寺中的四大天王,虽然在每次移动时都会使得颜料脱落,但在无法触及的地方还保留着一点截金,这4尊天王像上保存有各种色彩和截金组合而成的装饰,由此可见佛教美术在日本在那时候已经得到了自己独特的发展。

奈良时期的作品,古琴的一部分也有截金。现在的图案几乎看不清,只有复原图可供观看。截金的部分运用到了经常要弹奏的地方,很容易脱落,能保存在现在不可思议。日本截金技术达到全盛时期的作品,出现在11世纪到13世纪,此时的截金技术达到了日本历史上的最高潮。

並木秀俊向学员们现场展示了沿着丝绸之路所有发现过截金作品的地图,在西方截金的出现时间基本上能追溯到公元前,传到东方后又和佛教进行融合,这种技法通过佛教文化得到弘扬并达到鼎盛。他说:“公元前的玻璃纹样,通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和日本,仅仅从截金这一种文化的传播路径来看,这种传播是一种非常伟大的历程。”

再后来,截金技法通过丝绸之路传播后,其制作工具也发生了演变,随着技术和工具的改进,截金也能制作出更加精细的图案。

截金的魅力需要当代所有人共同传播

通过並木秀俊老师的介绍,学员们感觉到了黄金另一方面的独特魅力,我们的先人通过这种技术的变化组成的各种图案,给现代的人们带来一种独特感性的认识甚至是挑战。

后来随着时代的演变,佛教的信仰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即使在日本,会这种技艺的工匠人数也越来越少了。特别是近年,拥有这种技术的工匠已经几乎没有了。全世界其它很多地域,截金这种技术已经不存在了,甚至各个国家对于截金这个技法的单词表述除了日本之外也没有了。

课程结束后,学员们聚集在讲台前观看並木秀俊老师的截金作品

並木秀俊最后说道:“通过这次在敦煌的介绍,我希望能将这种技法重见天日。同时我也希望这次课程之后,大家能够在中国国内发现更多新的截金作品。”

腾讯文创小提示:大赛学员们是否可以把敦煌的艺术文化技艺尝试运用到文创作品当中呢?

《探访莫高窟》系列活动 由腾讯文创编辑 张璐 前方采访报道

·下期预告·

下次的《探访莫高窟》系列最后一期,我们将为大家汇聚9名专家关于丝绸之路文化艺术精彩的授课亮点。希望所有参与腾讯创新大赛敦煌主题设计的大赛选手,以及对敦煌文化艺术感兴趣的朋友能够有所启发与收获。

想和我们一起继续追踪吗?请继续守住 腾讯文创 微信公众号!让我们持续前行。

探访莫高窟:敦煌文创专家带你解码洞窟里的文化创意与数字敦煌

探访莫高窟:他们徒步见证母亲河胜景 采集展览中精妙的艺术灵感

探秘莫高窟丨璀璨星空下的开营仪式 敦煌又谋划了什么惊喜

他们实地夜探莫高窟神秘未开放石窟 沉浸体验数字化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