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兵:你是在猪身上练的医疗技术吗!? 军医:你怎么知道的?

和很多人想象的有所不同,最有可能在自己的军旅生涯中和真正的血肉打交道的,倒未必就是那些在影视作品中以威武风采示人的特种兵们,反倒是炊事兵和医疗兵,这其中又以医疗兵所需要面对的情况更加复杂棘手。救人远远比杀人有挑战性得多,为了帮助医疗兵们能在未来将要面对的残酷战争中做好准备,世界各国的军医系统比较通用的一个做法就是——用动物来当他们的练手对象。

这不,美国陆军一群医疗兵学员们最近就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展示了他们的日常训练课程。正如你所见的那样,这帮人的伤口缝合就是拿猪蹄子来练习的。假如哪天你要是在影视作品中再看到有军官上级指着医疗兵的鼻子训斥,还请多宽容他们一些,因为人家的手艺指不定有一部分就是拿猪来练的。

用动物肢体进行训练在现代医学中其实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不过军事医学和常规医学毕竟不同,前者的作业环境、医疗手段以及可能要应对伤势远要复杂得多。这就注定了医疗兵们没法像一般的医生护士那样采用常规手段进行培训,因此军队对待他们自有一套严苛得多的锤炼法则。

在现如今采用人体模拟器进行辅助训练的这种手段普及以前,欧美医疗兵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活体组织创伤训练”(LITT)培训出来的,简单点说其实就是用活猪活羊作为练手对象。这可不是屠宰场那种一抹脖子然后取出五脏六腑再大卸八块的套路,医疗兵们在对待这些活猪活羊的时候有一条铁的准则:不管它们受了多重的伤,你都必须确保它们在任务时限内维持生命体征。一旦被治疗对象死亡,那么你的这项考核就算交白卷了。

“看在战友一场的份上,救兄弟一把”

还有一种更为残酷的耐压训练,医疗兵们必须对活猪活羊不断的施加肉体伤害,以此来确认一个生命在临死之前究竟能够承受多大的痛苦。只有当经历过这种生生死死的反复考验之后,你才有资格走上战场,成为一个真正的医疗兵。

虽然LITT异常残酷,但对医疗兵们来说却是大有裨益的。一项统计调查显示,在派往阿富汗的谋批加拿大医疗兵中,接受LITT训练的38人有88%表示,这项训练对他们的战地实操助益巨大。另外还有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于LITT的推广持欢迎态度。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的心愿最终未能如意。以善待动物组织(PETA)为代表的一批动物保护主义者对此大为不满,声称军方的此项做法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在国内外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以美国为首的22个北约成员国不得不做出公开承诺,将尽可能的避免使用动物进行军事医疗训练,取而代之的是逼真的人体模拟器。

这种做法引起了广大基层官兵的不满,前美军特种部队成员吉姆·汉森就曾在媒体上公开发表过一篇题为《该救的是人,不是宠物》的文章,对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观点大加抨击。作为一个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扛着战友血淋淋的残躯活过来的老兵,没有人比他在这些涉及生死的话题更有发言权。

然而他的声音最终还是被淹没在了汹涌的政治正确浪潮里,从此美军的医疗兵们只能通过死物去感知生死的界限。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现在这群医疗新兵有猪蹄子能拿来练手就该谢天谢地了,谁知道哪天PETA们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他们连猪肉都摸不着了?今时不同往日,人命都没有猪命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