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欢喜让人忧 好莱坞片场儿童演员的教育现状

  好莱坞片场的儿童教育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8月9日报道(作者:Tatiana Siegel)

  2014年,制片人大卫·卡普兰注意到,他片场的一位儿童演员正在接受非常不正规的教育。

  “我们发现我们的一位工作室教师在贩卖各种阴谋论,她最喜欢的一个,就是希特勒仍然在阿根廷的某个地方活着。”卡普兰回忆说。

  这位曾打造过《黑夜造访》(It Comes at Night)等电影的独立制片人,马不停蹄的开始寻找新的片场教师,最终他找到了一位名叫马蒂·卡林的资深教师,而就在交接的几个小时前,卡普兰从新闻报道中获悉,他们即将雇佣的那个男人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马蒂·卡林,而是一个冒充卡林的骗子。“毋庸置疑,那在片场是非常可怕的一天。”他说,由于法律原因,他拒绝说出当时在拍摄的电影的名字。

  虽然大卫·卡普兰面临的困境可能是极端的,但制片人们一致认为,对于片场的教师而言,从优秀到糟糕再到彻头彻尾的可疑,都有一种令人不安的广泛数量。鉴于儿童明星在承担电影和电视表演的成人工作需求的同时,获得体面的教育是多么困难,因此很少有儿童演员日后能够进入“常春藤”学习,只有娜塔莉·波特曼、克莱尔·丹妮丝以及现在就读于哈佛大学的雅拉·莎希迪等少数例外。除此以外,片场教师的世界也充满了陷阱,从令人不安的角色到可疑的做法。

  直到今天,大卫·卡普兰甚至都不确定当年他几乎雇佣的那位假的卡林的真实身份。那两名男子的真名叫肯特·林克和弗雷德·罗宾斯,多年来他们一直假扮卡林,在十几个片场工作过。88岁的卡林本尊告诉《好莱坞报道》,警方从来没有就此事联系过他,这也让他非常吃惊。“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冒充了我,甚至使用了我的社会安全号码。”他说。现年65岁的肯特·林克和70岁的弗雷德·罗宾斯——他们两人都没有任何必需的资格来教授这套课程——被重复聘请给片场的孩子和青少年授课,这是一个让人多么不寒而栗的例子。

  据来自“美国演员工会和广播电视艺人联合工会”(SAG-AFTRA)的统计,在其总共11.6741万名活跃会员中,超过5000人都是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其中大多数人需要某种形式的片场教育,才能达到工会协议的条款。

  对于像视频流媒体网站Netflix的《怪奇物语》(Stranger Things)这样有大量儿童演员的剧组而言,辅导机构可以是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各种教育工作者处理不同的年级和课程,而且这些课程跨越英国(米莉·博比·布朗是英国演员)到加拿大(菲恩·伍法德在他的家乡温哥华上的就是天主教学校);而另外一些明星,比如纽约本土的凯莱布·麦克劳克林,则是在自己家中接受教育。

  最近参观《怪奇物语》在亚特兰大的片场时,可以看到多位导师在为每位学生演员提供强制性的每日三小时的学术课程,每次课程20分钟。在新泽西州公立学校读书的伽塔·马塔拉佐解释了同时应付表演和学习的心得:“当我没有参加这个电视剧时,我就像其它孩子一样上学,但是当我在这里时,情况会有所不同,因为特定的学习时间要少得多。”他说:“在片场你很难像在家里那样计划学习的时间,也很难知道学习的进展,当你在一个辅导的环境中完成公立学校的作业时,这件事就变得更加困难,但我正在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而且我的表现比我想的要好。”

  由于演员主要是青少年,因此《怪奇物语》可能比大部分片场更注视教育工作,他们聘请经验丰富的教育工作者,这些人平均每小时的收入为40美元。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一位从事儿童系列电影制作的制片人说,他们片场的一位教师就不停的为电影的原创音乐投稿,而且他似乎并不属于学术界。

  “他不停地说:‘我知道这个场景的完美配乐。’”该制片人说:“最后,我说:‘让我猜猜——这是你的歌。’”这位制片人补充说,他对片场教师的期望不高,聘请他们往往是“事后才想起来”,他补充说:“你这么做是因为你必须这么做,我觉得没有人会认为孩子们会真的学习。”

  但总部位于纽约的“On Location Education”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阿兰·西蒙,认为这种对导师的态度不公平地玷污了他们的声誉。西蒙在1982年成立了这家教育机构,两年后美国演员工会制定了娱乐行业未成年人教育的具体规则,于是美国每个州以及加拿大的片场都开始安排片场教师。阿兰·西蒙表示,避免不合格的教育或者臭名昭著的教师的最佳方式,就是跟一家知名的教育机构合作。

  “有很多虚假宣传是由潜在的骗子制作的,于是这个问题就变成了——这些人是否接受了背景检查?”本人就曾是一位片场教师的西蒙说,他的公司已经在很多热门电影的片场安排了教育工作者,其中包括约翰·卡拉辛斯基自导自演的恐怖片《寂静之地》(A Quiet Place),FX电视网的《美国谍梦》(The Americans),以及百老汇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他说:“你需要调查这些教育工作者,看看他们都收到了什么样的评价和证书。”

  没有联邦劳动法保护娱乐圈的未成年人,相反,美国各个州都有自己的法规。大约有40个州和地区有特定的模板来处理年轻表演者的教育需求,加州是现有教育要求最严格的州之一。根据加利福尼亚州的童工法,所有剧组必须在任何雇佣未成年人用于娱乐或信息目的的片场中提供“工作室教师/福利工作者”,此外,这些工作者必须拥有在加利福尼亚州进行基础教育的许可和认证,并掌握中学科学,比如历史、数学或者外语。

  加利福尼亚州以孩子为主的剧组,也可以在夏季和8月中旬之前进行拍摄,从而让大部分学生按时返校来实现一些教育要求,这也可以让小演员们有更多时间出现在片场,拍摄工作也会更少被打断,不过这可能会是个让后勤头疼的问题。

  《英格丽向西行》(Ingrid Goes West)的制片人杰瑞德·伊恩·戈德曼已经意识到潜在的片场教师的危险,虽然他很少跟儿童演员一起工作。他的最新电影《整日整夜》(All Day and a Night)——该片由叶海亚·阿布杜尔-马丁二世和杰弗里·怀特主演——就有三名儿童演员并且在奥克兰拍摄,在获得了加利福尼亚州片场教师工会“The Studio Teachers”的帮助之后,他说他对工作人员的反馈印象很深刻。

  “我们打算让两个孩子退出课外辅导,让他们回到学校,片场的老师拦住了他们,说他们还有30秒的课要上。”戈德曼笑着说:“我很欣赏他们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

  (翻译: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