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蛇王”普加乔夫70大寿!是他引领中国空军跨入四代机时代

作者:罗山爱

大家爱上俄制苏-27歼击机,多半是因为那刁钻的“眼镜蛇机动”,而发明飞出这一奇迹的正是被称为“眼镜蛇王”的俄罗斯功勋试飞员普加乔夫!

普加乔夫前天过了自己的70大寿,并在心爱的战机前留下了自己的盛装照片!维克多·普加乔夫,生于1948年8月8日,是俄罗斯王牌飞行员、苏霍伊飞机设计局副总设计师、俄罗斯功勋试飞员、俄罗斯英雄,于1988年在空中飞出了著名的"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动作。

图片:70岁的普加乔夫前段时间在苏-30MK战斗机前留下了自己的盛装照片,多么慈祥的老爷爷。

作为全程跟完苏-27研制工作并将它的威名推广到全世界的“空中达人”,他最吸引中国人的往事莫过于通过精彩表演和培训,让中国空军下定决心,将战机换代的第一篇放在苏-27身上。

图片:俄罗斯网友为普加乔夫庆祝70大寿绘制的画作。

1992年,普加乔夫来中国工作数月,为中国的航空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也与我国飞行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正是这位老爷子高超的飞行技术,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以及完美的人格魅力,让中国空军全面地了解了苏-27战斗机的性能,坚定了引进苏-27战斗机的决心!

而普加乔夫老爷子当年驾驶苏-27在中国上空表演“眼镜蛇”动作的英姿永远留在了中国军迷的心中!

图片:普加乔夫和“蓝色388”号苏-27让中国空军第一次认识到先进战机是什么样子,只能说震撼!

1982年,冲劲十足的普加乔夫被选到苏霍伊设计局,担任T-10项目的首席试飞员,而他要飞出的正是后来要求空战性能压倒本国米格-29乃至美国F-15的苏-27。

当时,苏-27项目的总设计师西蒙诺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按照原始设计,不仅总重超标,而且设备可靠性也很有问题,这恰恰反映了身处冷战后期的苏联处于各项资源捉襟见肘的局面。

图片:普加乔夫(左一)与战友驾驶一架苏-27UB战斗教练机。

为了尽快拿出军方满意的机型,西蒙诺夫不光要调动设计局的技术团队的积极性,向系统集成要战斗力,同时还要优秀试飞员飞出战机的最大潜力。

正是那一刻,普加乔夫出现了,这个小伙子在1986年驾驶T-10原型机打破美国飞行员保持的上升率世界纪录,只用25.4秒就飞出时速800公里,高度3000米!

更精彩的是,在1988年试验苏-27失速的大迎角极限中,普加乔夫冒险性地在战机处于800米低空失速状态下重启发动机,并操控飞机机头急速上扬,达到120度的大迎角,犹如一条蓄势待发的眼镜蛇,这就是惊世骇俗的“眼镜蛇机动”的由来,而他的这一动作恰好证明了苏-27举世无双的优秀气动布局。

图片:一架早期型号的三翼面苏-35/苏-27M战斗机飞出“眼镜蛇动作”!酷!帅!

正因为西蒙诺夫和普加乔夫的完美配合,让苏-27歼击机迅速赢得苏联国防部的欢心,成为保卫莫斯科的国土防空军的最爱!

恰在此时,20世纪80年代末,中苏关系揭开新篇章,莫斯科迫切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而见面礼就是重启双边军事技术合作。1990年5月31日,两国签署《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会谈纪要》,在会谈中,只知道苏联现役最先进的是米格-29歼击机的中国军人突然听到苏-27的名字,这让中方的谈判目标开始转移。

图片:苏联邀请中国空军高级代表团参观极其机密的苏-27战斗机。

8月23日至9月13日,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苏联空军和国土防空军奉命在极机密的库宾卡基地向东方客人现场展示米格-29和苏-27。正是在那里,普加乔夫亲自驾驶苏-27,在中国客人头顶上表演了精彩的“眼镜蛇”机动,彻底坚定了中国军队引进苏-27的决心。

图片:后来在北京南苑机场向中国军方表演的“蓝色388”号苏-27,试飞员正是普加乔夫。

据原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的徐念沙回忆,引进苏-27的过程中,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因为这项开中国改革开放后大宗军事装备技术引进之先河的计划太过庞大,一些人认为:“国家这么困难花巨额外汇购买飞机,又不一定打仗,值不值得?且维修和备件都麻烦,不如把钱投到自己的航空工业,继续走自力更生的路。”

这些意见有的来自航空工业专家,还有一些部队领导,有人甚至提出要考虑“历史责任”。

图片:当时中国空军最好的飞机是这种歼-8战斗机,一些专家提出应该把钱投入自力更生,其实是固步自封。

但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则坚持说:“自力更生与引进技术不是水火不容,我们自己的飞机一定要继续搞、加快搞,苏-27是个好东西,我们短时期搞不出来。与其费九牛二虎之力搞出落后的东西,不如花点钱,买点技术,缩短时间,节省经费。现在我们能买得起,人家也同意卖,所以要抓住机会买进来填补这段空白。如果不准备,一旦军事斗争需要又没办法,那才是个历史责任,没法交代。”

图片:正是刘华清同志的高瞻远瞩,没有听取某些专家的所谓意见,坚定地引进了苏-27战斗机。

1990年12月28日,中国购买24架苏-27的协定在北京签署,这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金额最大的军火采购。作为苏-27战机的首次出口。协议签署后,中方邀请苏方代表品尝颇富地方特色的北京烤鸭,席间双方以茅台酒相互庆祝。

图片:在俄罗斯远东共青城飞机制造厂为中国空军制造的苏-27战斗机,一侧是一架三翼面的苏-33舰载机。

更重要的是,1991年2月,苏联航空代表团携苏-27来到北京南苑机场进行精彩展示,普加乔夫亲自上阵,以其一流的外形设计及超机动性能,令中国空军将领叹为观止。

这时,西方世界还被蒙在鼓里,仅仅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场飞行交流活动罢了。

图片:一身便装的普加乔夫在南苑机场与中国空军领导交流。

图片:站在“蓝色388”号苏-27战斗机前的普加乔夫。

时至今日,几乎每个中国空军战区都拥有苏-27及其国产衍生版。客观而言,苏-27的引进至少使中国空军提前15年进入到装备三代机时代。

在这一点,我们无疑要对这位七十岁的老爷爷说一声:“谢谢您!”

图片:今年年初普加乔夫老爷爷的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