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即破发、平台币暴跌……这家数字币交易所还值得信赖吗?

作者:李晓蕾

编辑:杨舒芳

“三个月内,将FCoin还给社区”,是FCoin的CEO张健现在的唯一目标。这家以“颠覆者”的姿态横空出世的交易所,正在经历它诞生2个多月来的至暗时刻。

从“交易即挖矿”到“币改”实验,FCoin一直在做它擅长的事情——用新概念打开币圈的潘多拉魔盒。

只是这一次,FCoin没有延续第一次革命时的幸运。首个币改项目方退出、空降的QOS上线即破发、平台币FT暴跌、社群怨声载道、公告朝令夕改。相关自媒体“FCoin社群”列出“十六宗罪”,指责张健及FCoin消耗社区信任值,最初站台的币圈红人宝二爷也转身投向别的交易所。

同时,根据加密货币追踪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FCoin是排名第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但在不久前,该网站新增“adjusted volume(经调整后的交易量排名)”,剔除了因免手续费/上币费和“交易即挖矿”模式产生的交易量。Fcoin跌出前100名,在该网站收录的214个交易所中排名第183。

FCoin官方电报群只有2000人时,张健通宵做客服在群里解答问题。如今,已经3万多人的群里,张健又变成了那个“客服”——这一次,他回应的不再是FCoin软件上的Bug,而是整个FCoin模式的Bug。

横空出世

币圈一日,人间一年。即使在漫长的雄市中,这句话依然有效。

很多时候,人们会忘了,FCoin这个交易所,其实上线只有2个月的时间。放在古典互联网里,大约创始人还在为拿到天使轮而奔忙于各个投资机构之间。

2018年5月24日,打着“交易即挖矿”概念的FCoin开启交易。用户付出交易手续费,拿到整个平台的分红,且不设上限。在当时的行情下,这样的回报远高于手续费。FCoin还推出邀请好友奖励计划,邀请者可获得被邀请者90天内所有手续费的20%。这些红利极大程度的在吸引着用户投入。

15天后,这个“后来者”一举打破火币、币安和OKex三足鼎立的交易所现状,交易量一度盘踞在排行榜首位。按FCoin官方数据,FCoin交易量最高时,曾达到其他三大交易所数量之和。

一个新兴交易所颠覆古典交易所的故事,神话般诞生。FCoin火了,“交易即挖矿”也火了。顶着火币前CTO的光环,张健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CoinEx、BigOne、澳洲U网、币岁,X网、AAcoin,大量交易所在混乱中冒头,宣布引入“交易即挖矿”模式,其中不乏要将手续费100%分红的。

以CoinEx为例,7月1日宣布启动交易挖矿模式。第二天,加密货币追踪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就显示,CoinEx的24小时交易量已经跃居第一。

效仿“交易即挖矿”概念的产品也蜂拥而出,大家似乎找到了一种短时间内快速引流的诀窍。下载即挖矿、投保即挖矿、看新闻即挖矿——突然间,一切项目都变得能与挖矿搭上关系。

新模式的爆发力严重刺激到老牌交易所。OKEx、币安陆续推出“联盟”式计划,OKEx宣布开放共赢计划,扶持100家“交易即挖矿”模式的交易所;币安启动“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并表示将支持的“交易即挖矿”模式交易所加码至1000家。

想办法稀释FCoin的用户及流量、锐减这匹黑马所带来的威胁,是OKEx、币安当时为自己找到的反击路径。

不过,“交易即挖矿”所引发的大量用户刷单,也很快引起了行业的注意。

Coinmarketcap网站数据显示,目前FCoin的交易量排名第七。但在不久前,该网站新增“adjusted volume(经调整后的交易量排名)”,剔除了未产生交易费和“交易即挖矿”模式下产生的交易量。

Coinmarktcap给出的剔除理由是,“当交易所不收取任何手续费时,用户或机器人可以来回跟自己交易,伪造假的交易而不必承担后果。由于无法确定伪造的交易量具体数量,我们就将其直接排除掉。”

经过调整后,Fcoin直接跌出前100名,在该网站收录的214个交易所中排名第183。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币安、OKEx、火币则分列第1、2、3名。

币改漩涡

很多人或许无法想象,最近声势浩大的“币改实验”,竟然源于一场不到半小时的电话会。

7 月 5 日凌晨,张健拉着中关村区块链联盟理事长元道、CSDN副总裁、柏链道捷CEO孟岩开了一个电话会,他们还给这次电话会起了个名字,叫“区块链速度”。不到半小时,他们做了一个“大决定”——开启币改试验区。

“币改一定是一个很长线的东西,有一些动作比较快是因为已经谋划很久了”,张健不觉得这个电话会做的决定是草率的。

当天,孟岩、元道共同发起“英雄帖”,召唤更多人参与币改试验区的筹备。胡道远就是被“英雄帖”招来的,从118人中留下,成为26位筹备组成员中的一员,现在他的身份是币改实验室秘书长。

胡道远这样向我们解释“币改”:币改的完整说法,是通证经济化的改造。行业和企业可以利用区块链的价值革命带来新的生产关系,重新定义整个产业的生产者、消费者、参与者的利益分配关系,形成的新的组织模式。

更简单的说,就是对传统行业进行通证经济改造,并以此来支持实体经济。

币改项目的对象中包括大型互联网平台、大型实体产业等。古典互联网企业被放进新版图中,被视为FCoin第二次“爆款革命”的币改试验正式开始了。

很快,Fcoin币改实验区的第一个公示项目Bizkey确定币改方向,声称将通过智能区块链POS机,打造数字货币线下零售支付的使用场景,制定未来线下数字货币支付标准。

币改试验区新闻发言人陈菜根向冲科技表示,申请币改的项目淘汰率很高,目前近60多家申请企业中,只有14家符合标准。这意味着,完成币改的企业标准就更加严苛。但8月5日,Bizkey官方却表示,已经拿到比特大陆的投资,将退出Fcoin币改试验区,并表示“不上Fcoin”。

同时,此前从未披露信息、也并非币改试验区所负责的QOS项目却在8月4日上线FCoin,成为FCoin币改试验区实际上线的第一个币种。这个据称是来自上市公司奥马电器的项目不仅被指“插队”,还因为张健和奥马电器董事长赵国栋私交匪浅,导致FCoin被形容为“自己踢球自己做裁判”。

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QOS价格崩了。

QOS上线后第一天成绩不错,开盘涨停;第二天则变成开盘跌停,第三天零点出现BUG,QOS/ETH跌幅超过了FCoin的10%跌停板。随后连续暴跌四天,离归零越来越近。QOS重新定义了跌停板,这让韭菜们彻底怒了。

“区块链不是万金油”,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一直是“币改”反对派。她认为,优质资产就是优质资产,劣质资产就是劣质资产。烂项目不会因为发币就变成好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FCoin和币改实验室的官方口径均表示,尽管币改由FCoin发起,但实际上币改实验室与FCoin并非所属关系。

“FCoin像是币改实验室的接力棒”,胡道远说,对他们而言,通过社群公开答辩后,Bizkey就已经参与完成币改实验室的整个过程,最后是否上币、在何处上币,全凭项目方与交易所的意愿。

元道则表态,未来币改项目采取“单通道多出口”,并非FCoin专属,可以上其他交易所。后续的声明中,他进一步表示,QOS并非插队,FCoin也没有破环规矩,Bizkey退出不是故意袭击——所有的矛盾,都是模糊地带下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的乌龙。

张健对此的处理是,不再处理上币问题。8月6日,FCoin宣布“即日起,FCoin官方将不受理任何新币上线申请,只负责处理转板相关事务,所有上币权都交给社区。”

“Fcoin的业务场景就是交易,简单且都是数字化的,特别适合做这种通证化的改造;而且他们直接碰钱,更容易有爆炸性,这在其他行业是比较难得的。FCoin交易及挖矿的模式只是开了第一枪,还存在很多问题尚待解决”,一位币改实验成员说。

社区反戈

币改风波后,张健说他想“将FCoin还给社区”。

有人回忆,刚起步时,FCoin官方电报群只有2000人,“张健在群里通宵做客服”。如今,FCoin中文官方电报群已经达到3万余人,但大家察觉到问题、想寻求解决时,找得最多的还是张健。

从8月5日起,用户们就开始在群里疯狂@张健。

一个集中关注FCoin的自媒体“FCoin社群”列出了“十六宗罪”,向FCoin和张健发起讨伐,指责张健及FCoin消耗社区信任值。这在电报群中引起了集体刷屏,他们试图叫出许久不在群里说话的张健,要求他“回应一切”。

8月6日晚上7点零八分,张健终于现身。比他更早出现在电报群的,还有张健的妻子和FCoin运营总监小雪。他们不得不站出来,集体面对这场社区的反戈。

一个多小时的问答里,张健回复了80多段语音,不间断地回应着来自用户和社区的质疑。从有人被盗币到对“十六宗罪”的逐个回应。相比较之下,小雪反而看起来更为强势一点,“有建议可以说,列出123,别怼,怼我我也不怕的”。

除了币改的问题,让用户心生疑虑的另一个原因,是FCoin对于规则的不足够敬畏。快速迭代中的FCoin显得十分焦虑,呈现在外部的具体表现之一,就是频繁发公告更改规则。

截至目前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FCoin一共发布了258条公告,平均一天三条,社群里有人将其形容为“把公告当快讯发”。

张健将这些问题归结于机制设计不成熟,因此,“FCoin将主动承担责任”。先是拿出10亿去推动社区化FCoin的建设,又拿出10亿补偿早期用户。现在,对于QOS破发造成的用户亏损, FCoin的补救措施是,用FCoin团队的股份,去百分之百补偿所有的受损社区用户。

回过头看,很多人对FCoin的认知仍然停留在“交易即挖矿”所激发的巨大利润。但张健想做的事情还远不止于此。把FCoin从个人治理,变成社区治理的去中心化模式,是张健未来三个月的目标。

“FCoin的挖矿时代已经结束。透明与社区化的治理与监管,将是FCoin未来最大的杀手锏”,张健说。他常对身边的人讲,“什么时候我对FCoin不再重要了,FCoin就真正成功了。”

不论如何,在当下的阶段,赢回社区的信任对FCoin来说几乎是燃眉之急。

张健在电报群问答中,四次提到“我们需要时间”。他试图提醒人们,“FCoin是个只上线了两个多月的交易所”。

可是,当时以颠覆者的姿态横空出世、半个月登顶交易量榜首、搅动了一江春水的FCoin,现在回过头希望外界可以把他们的标签换回成“创业公司”,这显然有点难。

不好意思,这个世界有条法则,叫“欲戴皇冠,必承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