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烧脑恐怖片来了,悬疑惊悚度不输“利器”

  “恐怖之王”史蒂芬·金终于放大招了!

  这个夏天,他联手只负责挖坑的“坑王”J·J·艾布拉姆斯(《西部世界》第一季)制作了一部新剧,让所有的金迷都沸腾了。

  当然,这其中就包括一向偏爱悬疑恐怖的“伪金迷”毒药君。

  前段时间,我给大家推荐了HBO的

  《利器》

  ,说它一集入坑,让人欲罢不能;而今天安利的这一部顶级悬疑惊悚剧,更是不能错过——

  《城堡岩》

  Castle Rock

  如果你是金老爷子的忠实粉丝,对城堡岩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

  他的《黑暗的另一半》、《太阳狗》和《必需品专卖店》被称为“城堡岩三部曲”

  另外,涉及到城堡岩的故事也是不胜枚举,比如的《杰罗德游戏》、《穹顶之下》,还有大名鼎鼎的《闪灵》和雄踞IMDb和豆瓣250第一名的《肖申克的救赎》。

  而《城堡岩》的许多重要剧情就发生在肖申克监狱中。

  所以,《城堡岩》就是金老爷子以这个充满迷情的地标为核心创造的“史蒂芬·金恐怖宇宙”。在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彩蛋,这对于金迷来说无疑是一场盛宴。

  《城堡岩》一开始就疑点重重。

  1991年,零下40度,11岁的黑人男孩亨利·迪弗在森林中失踪整整11天,竟然毫发无损,只是失去了记忆,没有人知道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镜头一转来到2018年的一个清晨,一位老人如往常一样为盲人妻子准备好早餐,整理衣冠与妻子吻别。

  他驾车开到一片树林的石崖旁,将事先准备好的麻绳套在脖子上,十分淡定地踩下油门,汽车坠落山崖。

  这时,镜头给了车尾标志一个特写——肖申克监狱。

  老人的身份揭晓,原来他是肖申克监狱的莱西典狱长,而今天本是他光荣退休,参加同僚们为他举办的欢送会的日子。

  而他却选择在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是以断头的方式。典狱长为何自杀,成了谜题。

  新上任的女典狱长发现监狱里F区被搁置了整整三年,心生疑惑,便派狱警去检查。

  狱警在F区的地下发现一位被囚禁的年轻男子,他没有名字,没有记录,开口唯一的一句话就是一个名字:亨利·迪弗

  本就因为前任自杀而头大的典狱长不想被这个无名氏连累得职场开局不顺,于是试图掩盖他的存在。

  只有发现无名氏的狱警扎拉斯基对他心生怜悯,偷偷找到亨利的联系方式,把监狱里的情况告诉了他,希望他回到小镇为无名氏辩护。

  而此时的亨利早已背井离乡多年,成为一名死囚律师。

  原来,27年前与亨利一起在森林里失踪的还有他的继父,继父在悬崖下被找到时身受重伤,毫发无损的亨利就被当做嫌疑人。

  继父回到家三天后便去世,大家都认为是亨利是杀害继父的凶手,亨利最终选择离开城堡岩。

  再次回到镇上,镇上的诡异氛围愈加浓重。继父的坟墓被迁走,路人对他投向鄙夷的目光。

  一个具有通感能力的女人莫莉在看到亨利回来后十分惊慌,而在她之后的回忆里,还出现了她拔掉亨利继父呼吸管的场景。

  监狱方面不承认无名氏的存在,这之后便怪事不断

  典狱长将无名氏与一名穷凶极恶的罪犯安排在一起,试图造成一场意外死亡,然而,罪犯第二天就离奇身亡。

  夜间值班的扎拉斯基分明在监视器中看到无名氏离开牢房,狱警中枪倒地,但当他赶过去时,一切如常,无名氏也乖乖地待在牢房里。

  亨利的继父为何掉下悬崖?27年前,亨利究竟发生了什么?前典狱长为何囚禁无名氏?无名氏身上发生的怪事作何解释?莫莉的回忆又是怎么一回事......

  前几集里,史蒂芬·金为我们埋下了好多大坑,还有待在之后的剧情里慢慢填。

  《城堡岩》中,没有大尺度血腥暴力的场面,但依旧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首先是因为小镇恐怖风下,无论是配乐、构图、光线,都营造出了惊悚的氛围,角色身在其中,却无法逃离的代入感引人入胜。

  其次是,剧中多次出现幻想场景,让剧情的诡异感更加强烈,比如莫莉脑海中经常纠缠她的缠绷带的人,其实就是她恐惧的根源

  这也是史蒂芬·金最为擅长的:让看他作品的观众和他的角色一起正视恐惧

  另外,剧中的故事横跨近30年,现实与回忆的时空穿插,大量的闪回,错综复杂的故事线,不仅加重了故事的悬念,更是信息量多到爆炸

  毒药君在看的时候丝毫都不敢走神,害怕遗漏了什么线索。

  而在观剧过程中,一些彩蛋的出现也让毒药君惊喜之余,更加兴奋。

  前面说过,“城堡岩”是史蒂芬·金恐怖小说中的标志性地点,因此,在这里发生的故事一定会和他其它的作品有联系。

  首先,肖申克监狱就不用多说了。

  这里要注意的是莱西典狱长自杀时,车里的音乐是《肖申克的救赎》中男主角安迪冒着处罚危险播放的《费加罗的婚礼》

  安迪

  这里似乎暗示着莱西典狱长的自杀是寻求一种解脱。

  其次是新任典狱长第一次到肖申克监狱时,下属提到了这里共有四位典狱长在任期殒命(真是个危险的监狱),墙上还留有弹孔。

  这里的弹孔其实就是《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典狱长诺顿饮弹自尽留下的。

  诺顿

  亨利在检查莱西典狱长的遗物时,翻到他的简报,简报上收集的新闻内容也都是史蒂芬·金之前作品中的剧情。

  比如,“商店老板在店铺离奇失火后失踪”来自《必需品专卖店》

  “疯犬撕碎了小镇”来自1983年的恐怖电影《狂犬惊魂》

  而在第二集的开头,莱西典狱长的一段旁白自述中出现的“恶狗”同样指向《狂犬惊魂》,而“扼杀者”则指向《再死一次》

  这之后,他回忆年少参加橄榄球赛时提到的“1961年,火车轨道边发现的尸体”则描述的是1986年电影《伴我同行》中的场景。

  PS:大热美剧《怪奇物语》中也有对《伴我同行》的致敬。

  另外,角色方面,剧中亨利在酒吧遇到了一个对他的故事十分感兴趣的女人,名叫杰姬·托伦斯(Jackie Torrance)。

  这个名字是不是很熟悉?没错,《闪灵》的男主就叫杰克·托伦斯(Jack Torrance)。

  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在一开始发现失踪的亨利的警员,他的名字叫艾伦·潘伯,这个角色其实在史蒂芬·金的多部小说中都有出现,也是贯穿其“城堡岩三部曲”的人物。

  说到这里,毒药君自然不会忘了剧中的神秘无名氏了。

  相信有些毒饭已经认出来了,饰演无名氏的演员就是去年大火的史蒂芬·金恐怖片《小丑回魂》中的小丑——比尔·斯卡斯加德

  比尔出身瑞典演艺世家,由于长相俊美,人称“四妹”,父亲和哥哥们都是演员,尤其是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真爱如血》中的吸血鬼,《大小谎言》中的家暴男,同样是高颜值实力派。

  只不过,虽然帅得惨绝人寰,他们却偏偏要靠吓人出名。放上兄弟二人的美照,要舔屏的抓紧~

  说了这么多,毒粉们是不是会产生疑问,那不知道这些彩蛋会不会对观剧有影响呢?

  这一点大家也不用担心,《城堡岩》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作品,即使对史蒂芬·金之前的而作品不太了解,也不会影响观剧体验。

  好了,毒药君要去继续追剧了,毒粉们要是有发现更多的“彩蛋”,不妨留言告诉我,大家一起知识共享。

  近 期 热 点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