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核轰炸到超过8成民众好感!美刊揭秘美日关系演变过程

  图为驻日美军正在进行训练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8月6日发表奥利维娅·B·韦克斯曼的文章《为什么在美国用核弹轰炸了广岛和长崎后,美国和日本还是成为盟国?》称,73年前的美日关系糟糕到了极点:1945年8月6日,美国对广岛投下一枚原子弹;8月9日,长崎遭到核轰炸。一周后,日本宣布投降。

  然而,今天的情况截然不同。根据日本政府的年度内阁民意调查结果,84%的日本人对美国有“亲近感”,而根据盖洛普民意测验结果,87%的美国人对日本有好感。那么,美国和日本是如何从1945年的对战局面转变为今天的牢固联盟的呢?

  文章表示,二战一结束,和解进程就开始了,但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文章称,第一阶段是美国对日本大约7年的占领,始于日本投降后。当日本制定新宪法并于1947年5月3日生效时,其条款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美国的影响,尤其是美国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及其幕僚的影响力。例如,新宪法在使日本的政治结构民主化的同时,还按照麦克阿瑟的意愿保留了裕仁天皇作为国家的象征性领导人。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和日本研究部门高级副总裁、乔治敦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部门主管迈克尔·格林解释说:“日本问题专家说,如果废除天皇制度,就会出现混乱。”宪法还对日本的军事未来作出了重要决定:宪法第九条包含了一个两部分的条款,规定“日本人民永远放弃把战争作为国家主权,放弃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永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潜力”。

  图为1945年8月6日,由“艾诺拉 盖伊”号机组拍摄的在广岛上空升起的核蘑菇云。

  《时代》周刊后来报道说:“美国可以利用其在日本的基地来支持在亚洲其他地方的军事行动,可以把它选择的任何武器,包括氢弹,带到日本,甚至可以动用其军队来帮助日本政府平息国内的骚乱。这些纽带让日本几乎没有多少国际回旋余地。”

  文章称,几年后,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向日本施压,要求其发展自己的军队(为绕开宪法禁令而称为“自卫队”),作为对抗朝鲜一方的后盾。许多日本人对这种明显违反宪法的行为感到不满,此举被认为是背离和平主义,而和平主义已经迅速成为日本战后民族认同的一部分。但这种转变只是美国和日本重新站在同一边的更大动机的一部分:冷战和遏制共产主义。

  文章写道,美国对日本的占领于1952年结束,此前美国和日本于1951年在旧金山签署了安保条约。该条约允许美国在日本保留军事基地,1960年的一份修订案称,一旦日本遭到攻击,美国会出面保护日本。格林解释说:“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应对亚洲,因此为了遏制共产主义,美国和日本签署了一项和平条约,称日本是主权国家,但同意美国可以留下来提供安全保障。”

  美日在日本海联合军演,图为三航母特写照,从近至远依次为“文森”号、“日向”号和“里根”号。

  《时代》周刊1960年9月25日发表了一篇封面文章,这是在美国和日本签署经修订的条约的一周前后发表的。该文章关注日本首相岸信介如何在调和“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及其民主现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如这篇封面报道所详述的那样,并非所有人都对两国日益紧密的关系感到高兴。但是,幕后的力量——尤其是经济力量——比任何个人的抗议都要强大。

  坚决反对岸信介的人抗议说,修改美日安保条约会让日本承诺支持美国在太平洋的所有行动,因此可能会“引来”共产主义国家的“报复”。美国也有人对该条约持保留意见。

  文章称,该条约将持续十年,其十项条款承诺:(1)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在日本受到攻击(但不是在其他地方),两国将采取“行动应对共同的危险”。(2)在驻日美军获得核武器之前,两国将举行“事先磋商”。(3)日本将不再继续为支持驻日美军而提供捐助(现在是每年3000万美元)。用岸信介的话说,该条约将营造一种“互信”氛围。它开启了一个与美国交好、最重要的是日本独立的“新时代”。

  文章称,仅仅14年前,这样的条约还是不可想象的,而且岸信介为日本签署这样的条约也是不可想象的。当时,日本沦为废墟:其三分之一的工厂被美国轰炸机夷为平地;其商船队每10艘中就有8艘沉于海底;其精疲力竭的人口面临饥荒……

  资料图片:大轰炸后的东京居民区满目疮痍。

  然而进入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凤凰涅槃般从废墟中崛起。日本人民比战前富裕了25%,尽管他们当中有2000万人挤在一个比他们过去的领土小52%的地区。日本的工业增长速度达到有史以来最高,足以每10年使国民收入翻一番。它的小型农场都是经过精心培育的,是世界上产量最高的。几乎每个日本家庭都有一台收音机,四分之一的家庭有一台电视机;人均报纸销量超过美国。相较而言,日本人民的吃穿用度和住房是全亚洲最好的……

  文章称,日本并不是靠自身才取得这样的成果。自战争结束以来,美国平均每年提供1.78亿美元援助;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缓解了严重的商业衰退,给日本经济注入了大量资金;由于日本在军备上的开支很少,所以资本投资的程度相当高。但主要功劳属于日本人自己。日本人典型地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他们摆脱了失败的阴影,凭借技能、勤奋和热情开始在国内重建,重新夺回了国外的市场。

  文章总结说,可以看出,相比之下,美国提供购买日本商品的数量超过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对亚洲其他国家来说过于昂贵的高品质消费品。此外,面对中国和苏联这两个大国,美国是日本安全的保障者。在实用主义而不是亲美主义的驱动下,岸信介意识到,与美国在贸易和防务方面的密切合作符合日本最好和最重要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