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滑县土地纠纷:多名官员在涉事企业任职 村民告赢拿不回耕地

党和国家政府一贯严禁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在企业任职。

据中国之声报道,央广记者在河南滑县调查一起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时发现,介入到这一民事纠纷当中的企业,居然是滑县政府的“官办企业”。2015年以来,滑县林业局不但作为出资人设立了多家经营性企业,且包括财政局、文化局、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等多个政府职能部门在内的领导干部,都在这些企业中兼任董事或监事职务。介入这起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的企业,是滑县林业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滑县文森开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文森公司”)。

南都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在滑县城关镇西小庄村未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和村民全体会议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声称将这250亩土地在2018年3月“委托代管”给“文森公司”,并在2018年7月把这片土地用金属栅栏围了起来,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在阻拦安装围栏时,多位村民被派出所拘留。

2018年7月11日,西小庄村。

据当地村民统计,至2018年7月,全村50余户村民中,有25户中的34人被抓,总计52次。其中,多位村民多次被拘留。这意味着该村一半家庭有人被抓过。

《“西小庄村集体土地纠纷案”探访(上)》日前,南都记者就上述现象探访西小庄村。多位村民向南都表示,由于在涉事土地上收小麦,数名村民被以“涉嫌聚众哄抢罪”拘留至今。涉事土地已被装上围栏,禁止村民进入。

滑县当地政府为何介入这场土地纠纷?有村民猜测,“文森公司”强行“委托代管”村里数百亩土地,或许和未来的高铁站建设规划有关。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西北方向约一公里远处看到,郑州通往济南的郑济铁路(高铁)在此设置的“滑县浚县站”已破土动工。

8月9日中午,滑县县委、县政府发布通报:已成立由纪委监察委牵头、相关部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对“河南滑县政府公职人员在企业兼职”问题深入彻底调查,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西小庄村集体土地纠纷案”探访(下)》曾因收麦被拘留,后保外就医的西小庄村村民张田海称,其在拘留期间曾几次被提审,要求签字同意将土地转让第三方公司。多位村民也表示,当地政府曾多次要求村民同意将土地转让具有政府背景的第三方公司。

政府办公司,官员来兼职

南都记者在国家工商信息系统中查询看到,“文森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地址在滑县城关镇滑县林场,法定代表人刘传丰,显示唯一的股东是滑县文化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该公司全资子公司。

查询结果显示,滑县文化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文投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注册资本2亿元,地址在滑县城关镇滑县林场院内,法定代表人刘传丰,显示唯一的股东是滑县林业局。工商信息显示,刘传丰任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耿军、李俊怀、马瑞涛、张小勇、韩太省、李宝华、崔建平任公司董事,陶其彬、王红波、靳涛任公司监事。

这些是什么人?南都记者从滑县政府网站查询到,刘传丰曾任滑县广电局副局长。公司董事耿军现任滑县财政局党组成员、总会计师,李俊怀任滑县财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马瑞涛任滑县住建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小勇任滑县林业局总工程师,韩太省任滑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主任,李宝华任文广新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崔建平曾任规划局总工程师。公司监事王红波任滑县运河遗产管理处主任,陶其彬任滑县审计局主任科员,靳涛曾任国土局用地科科长。

2018年7月11日,涉事的250亩土地。

工商信息显示,“文投公司”在2018年5月进行了投资人变更,此前股份中滑县林业局占70%,滑县财政局占30%。此后滑县财政局退出,滑县林业局成为文投公司的唯一投资人。2016年8月,公司法人代表由韩守宗变为现在的刘传丰。韩守宗此前曾担任滑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广新局局长。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滑县文淼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滑县水利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也均为“文投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即滑县林业局的全资控股公司。同时,滑县林业局对滑县华森印刷厂也是全资控股,滑县华森印刷厂还参股了滑县绿源杏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严禁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在企业任职,是党和国家政府的一贯要求。2013年10月,中共中央组织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中组发【2013】18号),明确要求“现职和不担任现职但未办理退(离)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不得在企业兼职(任职)。”

事实上,早在1984年7月1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出了《关于党政机关在职干部不要与群众合办企业的通知》,指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坚持政企分开,官商、官工分开的原则”。 1984年12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决定》,1986年2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1997年2月27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试行)》,1997年3月28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试行)》等等。自1984年来的30多年来,党和政府发布涉及“官员经商”的规定数以十计。党的十八大以来,对党政干部的廉政建设管理则更加严厉。

2018年7月11日,西小庄村民在最具争议的60亩土地上给花生除草。

村土地纠纷,政府企业解决?

南都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滑县林业局下属的“文投公司”在滑县西小庄村250亩地的土地纠纷中介入颇深。

在西小庄村民提供的诸多材料中,南都记者看到一份“城关镇西小庄葡萄园文投公司承包”的会议记录,西小庄村刘永学、柴国民、柴云龙、柴国强、贺向平等几名党员参会,会议时间显示为2018年1月2日,地点是在滑县城关镇政府。

这次会议由时任滑县城关镇纪委书记胡朝亮主持。

2018年1月2日,城关镇纪委书记胡朝亮主持召开西小庄村党员会议,讨论“文投公司”承包250亩葡萄园土地。

胡朝亮在会议中说,西小庄葡萄园纠纷自2013年9月发生以来,历时已有4年多,通过法院起诉或政府调解,是解决矛盾的正确办法,但西小庄村个别人思想出现偏差,出现了强行收麦、强行分地的违法现象,公安机关也做出了相应处理,各级政府也在积极想办法处理调解,县主要领导想通过“文投公司”承包来解决纠纷,承包价格可以另行协商,现征求党员意见。

最后形成的会议记录有3页纸,胡朝亮与村里的党员对自己讲过的话均按了手印,并在最后写上“同意”两字、签名画押。

然而,曾任西小庄村委会主任、现为村民代表的刘连忠对南都记者说,“是逼着签的,不签字,党员就撤职。”

文森公司欲“委托代管”的西小庄葡萄园是块什么地呢?该块土地约250亩,在2003年5月,安阳市华联畜牧开发有限公司与时任西小庄村主任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承包。就是这份合同,引来了村民无尽的烦恼与多场官司。

2018年7月11日,西小庄村贴的滑县城关镇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告知村民要按照法律规定的方式主张自己的权利。

法院两判前租赁合同无效

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民提供的一份判决书中看到,2003年5月21日,时任西小庄村主任刘连忠(又名刘中义)与华联畜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甲方是西小庄村委会,乙方是华联畜牧开发有限公司,达成协议“甲方同意将村东南土地250亩租赁给乙方,租赁期20年,即2003年5月20日至2023年5月20日。土地租赁费为每年每亩120元,共计3万元。每年6月底以前交清当年租赁费。”

合同签订后,华联畜牧开发有限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柴永安随即拿到250亩地,并在里面全都栽上了葡萄。

此后十余年,小西村村民因一直没有拿到柴永安的土地承包费,遂于2013年秋天向柴永安讨要250亩土地,并在2014年底把该公司告上法庭。

2016年6月1日,滑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指出,西小庄村委会在签订涉案合同前既未召开村民大会,也未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判决2003年5月2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属于无效合同。无效合同依法自始无效。

但在一审判决下来之前,2016年春天,柴永安之子柴杉让人在其中60亩田地里播种了玉米。一审宣判后,柴杉上诉至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与此同时,玉米秋收后,同年10月,柴杉又让人在这60亩土地上播种了小麦。2016年11月,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2003年5月签的《土地租赁合同》最终被判为无效合同。

由此,250亩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都恢复到了无效合同签订之前的状态。

村民大会分地后,收麦起争端

转眼到了春节,距离终审判决过去了两个多月。

西小庄村在2017年2月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和全体村民大会,按照村民意愿,把要回来的全部土地分给了村里50多户村民。

2017年2月,西小庄村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和村民大会,确定下来了把250亩土地分给全村50多户村民。

南都记者在村民大会会议记录上看到,“村民代表一致同意分华联农牧有限公司所侵占的土地是合法的,于法于情的,分地是一致同意的。”53户参会的村民都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字,盖了村委会印章。

随后,村民在葡萄园的荒地上种了花生、玉米、西瓜等作物。

对于已经存在小麦的60亩地,村民对各家分到的两垅地也开始施肥、浇灌、打药管理。村民还新栽了枣树。

2017年3月8日,柴杉把罗海良、柴国献、徐要德、张田海告到法院,称2017年2月至3月份,罗海良四人组织带领部分村民多次手持铁锹、木棍强行阻拦、干涉公司人员对土地进行耕种管理。

柴杉希望滑县人民法院判罗海良等四人停止侵权、排除障碍,不得干涉阻挠他们公司对承包土地耕种管理的使用权。当罗海良四人委托律师应诉时,柴杉在2017年4月11日向滑县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法院准许柴杉撤诉。

两个多月后,到了麦收季节。2017年5月28日下午,村民叫了村边路旁的收割机,到田地里收割60亩的小麦。

不过,在村民收割小麦时,派出所民警来到了西小庄村,分管该片区的负责人谢建成也来到麦地里。南都记者视频中看到,割麦的收割机停在那里,旁边多名村民正和谢建成争论。

谢建成在麦地里向村民说,有人打了110,领导让他和派出所的人来看看是谁收的麦子,是谁叫来的收割机。村民问谢建成让不让收小麦,有没有不让收麦的手续。谢建成说,“收与不收,我干涉不了。但是按法院判决这个,该谁收麦,让法院说。收麦违不违法,法院说了算。”

有村民让谢建成解释,法院判决合同自始无效,田地该归谁。而在收割小麦的村民的质问中,谢建成拿着手机在现场不断拍摄,最后不做声离开。

2018年7月11日,西小庄村民张俊芬指着土地说“那是我们的地,官司打赢了,我们重新分的地”。西小庄村涉事的250亩土地被第三方“文森公司”装了围栏,禁止当地村民进入土地耕种。

以“涉嫌聚众哄抢罪”抓捕多位村民

麦子收割过了半年。

2017年11月16日,罗海良、张田海突然被公安带走,并以涉嫌聚众哄抢罪被刑事拘留。12月19日,村民徐要德同样以涉嫌聚众哄抢罪被刑事拘留。之后,他们家属相继收到《逮捕通知书》,告知家属他们被羁押在滑县看守所。警方称2017年5月底收割的60亩小麦不该属于村民,是他们带头哄抢。

罗海良、徐要德、张田海三人的逮捕证。

罗海良的弟弟罗海广告诉南都记者,2017年11月16日早晨,罗海良在开车送孩子上学的路上,被公安人员开警车逼停后带走。后来城关镇纪委书记胡朝亮对罗海广说,罗海良聚众哄抢,必须伏法认罪,“说我哥带头抢收小麦。”

罗海广对南都记者说,罗海良被抓后,城关镇派出所副所长单振淼曾带人到罗海良家搜村委会印章,但一直没有找到印章。罗海良的妻子张翠英,还为此带着刚出生俩月的小女儿到外县躲了一个多月。

“嫂子张翠英带孩子躲出去期间,村里有镇上的人蹲守,晚上如果哪家有小孩哭,他们都会查看是不是嫂子带着的孩子。”罗海广说。

张田海被抓后,因身患重病于2018年4月取保候审。张田海向南都记者回忆,2017年11月16日,他正在滑县道口镇的医院打工,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单振淼带着人开着一辆黑色面包车把他带走,到了公安局刑警队后,公安人员说他收了别人的小麦,涉嫌聚众哄抢。

张田海对他们说,村民是按判决书判决合同无效后分的地,村民也咨询了律师,律师也说土地是村民自己的,可以分地。审讯持续到下午四五点钟,他们带张田海到滑县医院做体检后,送进了滑县看守所。

在抓走罗海良、张田海一个月后的12月19日,村民徐要德被公安人员从家里带走。2018年1月,村民柴国真、柴国献、刘连忠、刘永和、张鹏等人也因涉嫌聚众哄抢罪相继被传唤,他们都逃跑躲了起来,许多人春节都没回村。

通过多种形式让村民签字

因身患重病,张田海于2018年4月“取保候审”,随后住进了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他在医院病房里告诉南都记者,他在拘留所中被迫在土地承包给第三方公司的材料上签了字。

西小庄村民张田海被逮捕后,获得保外就医,2018年7月9日,张田海在医院病房里接受南都记者采访。

张田海在看守所被提审了五次,他坚持说自己不是聚众哄抢。到了第三次提审时,一个叫王军梅的人员出现在张田海面前。王军梅说,村民是违法分地,说政府想了点子,把土地包给“文投公司”。

南都记者在滑县人民法院网站上看到,王军梅现任滑县纪委监委派驻县委政法委员会机关纪检监察组组长,代管纪检监察室。

张田海对南都记者说,王军梅对他说,他不签字就会判刑。在王军梅的强烈要求下,他最后在土地承包文件上签了字。而且在签字时,还被拍摄录像。

张田海说,后来政府人员拿着张田海签字时的拍摄视频到西小庄让村民看,以此劝说村民在土地承包文件上签字。

对于土地重新承包给“文投公司”,刘连忠对南都记者说,镇政府曾让西小庄村群众代表去开会,群众代表不同意再次承包土地。

在镇政府开会时,胡朝亮对村民代表说,柴永安十多年投资了几百万,虽然合同无效,但柴永安的投资损失村民还不起,“文投公司”能赔得起。

刘连忠说,村民不同意签字,政府的人到村里挨家挨户要求签字。“土地承包给柴永安十几年没见到过钱,群众不同意再往外承包,怕再过几年还是不见钱。”

“在村里贴了很多通告书,不让村民进地干活,谁进地抓谁,每天到村里去人,吓得老百姓都不敢开门。”刘连忠对南都记者说。

徐要德的妻子张俊芬告诉南都记者,2018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村里每天还都有镇政府的人,每天三四个人挨家挨户劝签字。腊月二十八时,镇政府人员对张俊芬说,徐要德在拘留所已经签过字了。

西小庄村有三名残疾的未成年人,河南省民政厅专门下发了农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村民告诉南都记者,当地政府人员以停发最低生活保障金为由,要挟三户村民在承包给“文森公司”的材料上签字。此外,村里也有老人、党员家庭被以其他方式被强迫签字。

2018年7月11日,西小庄村民彩德凤站在围栏外遥望土地。西小庄村涉事的250亩土地被第三方“文森公司”装了围栏,禁止当地村民进入土地耕种。

46户村民拒绝将土地承包或委托给任何企业

对于西小庄村250亩土地问题,城关镇纪委书记胡朝亮向记者解释,250亩土地所有权一直属于西小庄村委会,现在有争议的是土地使用权。

胡朝亮认为,虽然法院判决《土地租赁合同》为无效合同,但土地使用权再分配需要和镇政府商议解决,或者再走法律途径。

胡朝亮的这一观点,在一些人看来,是对“合同无效”判决书的曲解。

胡朝亮说,为解决西小庄村民与华联农牧公司人员不断发生的冲突,通过政府做工作,引入和双方都无关联的第三方公司管理土地,于是就介入了具有政府背景的“文森公司”。

“现在不是形成正式的合同和协议,而是一个代管。”胡朝亮说,西小庄村党支部成员中,除了村主任罗海良之外的村委委员,都同意委托给第三方公司。镇政府想要组织召开西小庄村民代表大会,但没有开成,镇政府通过入户做工作,已有26户村民同意第三方公司介入。

2018年7月30日,西小庄村46户村民在不同意对外承包土地的声明上签字、按手印。

不过,南都记者看到的一份2018年7月30日、有46户村民签字按手印的材料显示:2016年11月10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书“2016年豫05民终3179号”,其中所涉标的为滑县城关镇西小庄村集体所有的250亩耕地,至今日(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我村52户全体村户中,以下村户代表仍然同意将人民法院判给我村集体所有的250亩土地分给村集体成员各户耕种,不同意承包或委托给包括滑县文化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或滑县文森开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或安阳华联农牧开发有限公司等任何企业经营。

村民向南都记者介绍,西小庄村旁边未来将修建一个高铁站,到那时,西小庄这片土地或将有新的规划和用途,可能就会涉及土地征用、村庄搬迁。有些村民猜测,现在强行土地承包,或许和未来的高铁站建设规划有关。

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西北方向约一公里远的地方看到,郑州通往济南的高铁在这里设置的滑县浚县站已经破土动工。不过,胡朝亮向记者强调,高铁站建设和村民土地所有权没有联系。“土地在被国家征收之前,性质就是村集体土地。农村集体土地不经过国家征收,永远都是集体的。”

25户34名村民被抓52人次

2018年6月以来,有施工人员开着挖掘机多次到西小庄村,要把村里250亩土地用栅栏围起来。这遭到村民强烈阻拦,每次都有多名村民被公安人员拘留。

据西小庄村民统计,截至2018年7月底,在250亩葡萄园土地纠纷中,有25户村民中的34人被抓,共达52人次。

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民提供的视频中看到,在2018年6月22日阻拦安装围栏时,村民与现场公安人员产生了激烈争辩,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多名妇女被数辆警车带走。进入7月,西小庄村民又多次阻拦了前来安装围栏的人员施工。

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民提供的2018年7月6日的视频中看到,滑县城关镇副镇长刘卫兵,以及数十名身穿公安制服人员一起来到了西小庄村。刘卫兵在街头对村民说,这块土地的问题从2013年9月到现在一直解决不了,经镇里面驻西小庄工作组提议,村“两委”包括群众代表同意,拟定了一个“委托代管协议”,村委会委托“文森公司”代管土地。

“这个地不让柴永安再种,群众目前种也不合适。”刘卫兵警告村民,“文森公司”是通过合法手段取得合法的耕种权利,群众阻拦的话属于违法,劝告群众别干违法的事。对于这种“委托代管”的方式,刘卫兵对村民解释,“承包和委托代管是两码事,法律上有明文规定,这两个不一样。”

村民想要看合同书、委托代管协议,刘卫兵以没带在身上为由拒绝。村民代表刘连忠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村民不知“委托代管协议”一事,“不存在”。

因阻拦施工人员安装围栏,许多村民因“寻衅滋事”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被拘留。

7月6日,西小庄村民阻拦施工人员安装围栏时,多名村民被公安人员带走。

南都记者在滑县公安局当日向村民开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看到,“刘长河、刘堆等人在河南滑县城关镇西小庄东地(原西小庄葡萄园)设置隔离防护网,使用钩机施工,西小庄村村民杨兰香、武东云、李爱菊等人拦住钩机,不让施工。该土地(原葡萄园)于2018年3月5日由滑县城关镇西小庄村民委员会委托给滑县文森开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滑县文森开发管理有限公司又将该土地交给刘爽管理,刘爽让刘长河等人设置隔离防护栏,西小庄村民不顾城关镇政府和城关派出所劝阻,多次阻拦施工。”

据西小庄村民统计,截至2018年7月,全村50余户村民中,有25户中的34人被抓,总计达52次。其中,有多位村民多次被拘留,比如杨兰香被拘留4次,张利民、魏广芹、宋宝英都被拘留了3次。

2018年7月11日,涉事的250亩土地被第三方公司安装围栏。

“涉嫌聚众哄抢罪”一案开庭审理

罗海良、徐要德、张田海因涉嫌聚众哄抢罪被抓,是因华联农牧公司人员向公安机关报警。2018年8月6日上午9点,滑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城关镇西小庄村罗海良、徐要德涉嫌聚众哄抢罪一案。

罗海良的代理律师赵荔告诉南都记者,在法庭辩护阶段的激烈辩论,主要围绕分地是否合法,收割小麦是否属于哄抢,以及政府相关人员在后续解决矛盾和纠纷时的处理方式是否合法合理等问题展开。

公诉机关认为罗海良、徐要德构成聚众哄抢罪,建议量刑5年以下有期徒刑。

罗海良、徐要德的代理律师认为,两人不构成聚众哄抢罪。赵荔对南都记者分析,村民打赢了官司,判决书确认了承包合同无效,召开村民大会把土地分到了各户,村民对各自分到的土地进行了浇地、施肥、除草、打药等生产管理,到收获季节时顺理成章地收割庄稼,村民收割的小麦不是“他人财物”,罗海良等人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

罗海良、徐要德作了最后陈述,两人都称不构成犯罪,希望法院公正判决。

2018年7月11日,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被围起来的250亩里,看到电线杆上新装了更多的监控摄像头。

南都记者在西小庄村走访时看到,该250亩地已全被人用栅栏围了起来,还安装了大门。柴永安种植葡萄时,曾在田里电线杆上安装了一些监控摄像头,2018年7月,在围起来的田地里电线杆上,又新安装了更多的摄像头。

采写:南都记者 吴铭 唐孜孜 刘嫚

综合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摄影/视频:南都记者 陈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