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一张通缉令,“女人与偷拍的战争”在升级!

2018年8月10日,简报编号011

这是冬瓜情报局第十一份新闻简报。

发生地:韩国釜山、首尔

事发情况:韩国正进入一场反对偷拍的战争,女性在呐喊“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而韩国警方此时一张通缉令,惹了众怒……

简报正文:

她们在干吗?

告诉你,这是韩国庆尚南道的女警在用特殊仪器扫描公共卫生间的隔档,看有没有针孔摄像头。

她们又在干吗?

这是8月5日,韩国女性在首尔光华门广场举行第四次“不舒服的勇气”示威,从今年5月开始,每月一次的示威规模越来越多大,5日这次参与者超过7万人,为韩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女性示威。

她们蒙着面,手中举着标语: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韩国,在发生什么?

从“韩珍英”说起吧。不说你也知道,这是化名。

不久前的一天,在首尔一家贸易公司上班的韩小姐在公司的洗手间里方便。在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马桶垫上似乎有点异样,像有个小洞。

这马桶垫是公司副总给女职员们送的“福利”。

她试着用手去摸,马桶垫的表面竟然动了,下面是一个小孔——一个针孔摄像头!

韩珍英的反应可想而知,惊恐。她选择了报警。

那位男性副总的反应倒是让人意外:他承认自己安置了针孔摄像头,但坚称事发前一天才打开,没有拍下任何过分的画面。

他还告诉警察,自己在和韩珍英谈恋爱,而对自己正在怀孕的老婆,他的说法是“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亲近了”。

事情的结果才最让人意外。作为5年的老高管,男性副总接受了公司的处罚:罚金50万韩元(约合3038元人民币)。

而韩珍英不得不辞职,离开公司。

这个故事是英国《卫报》今年7月3日报道的,在文章出来4天后,6万多韩国女性走上街头,搞了第三次“不舒服的勇气”示威,当时人数也是历史之最。

英国《卫报》截图

《卫报》说,英国人正忙着准备立法严惩偷拍裙底的行为,韩国人则在打自己的反对偷拍的战争。韩语里“偷拍”的表述是??,英国媒体音译过来,变成了 MOLKA。

偷拍,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韩国警方数据,2010年,韩国全年MOLKA案例只有1110起,到2014年变为了6600起,而这只是报案的数据,真实发生的数据至少数倍于目前的数字。

2012年至2017年,韩国共有16201人因偷拍被捕,其中98%是男性。而被偷拍者85%是女性。

韩国总统文在寅不久前承认,偷拍“几乎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呼吁对偷拍者严惩。

但现实是,偷拍在韩国最高只会被罚款1000万韩元(约合60000万元人民币),而刑期最高是5年。而在真正处置时,处罚一般都十分温和,大多数投票者并未收到严惩。

就像韩珍英公司的副总一样。

这个夏天,韩国也是尤其炎热。女性的怒火也在燃烧。

根据《卫报》报道,已经有40万韩国公民到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警方正确对待偷拍举报。

本周三,事情又发生了新变化。

据韩国《先驱论坛报》报道,韩国警方周三公布了“极端女权组织”MOMAD一名女编辑发出的通缉令。这名女编辑被指控在网上故意传播偷拍取得的一位男性模特的裸体照片,目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报复男性偷拍狂。

WOMAD网站截图

英国《卫报》说,韩国警方对行为的定性是“在线性骚扰”,这是该组织网站第二次出现类似事件,上一次偷拍男性裸体是在一家艺术学校。

警方说,被通缉的女编辑现在人在海外,警方已向国际刑警求助。

如兴师动众抓捕女编辑,韩国女性又怒了。

《卫报》说,已经有6.8万人到韩国青瓦台网站请愿,指责警方处理是性别歧视。

请愿者的核心表述是,那么多男性偷窥狂不抓,偏偏和这个女编辑过不去。

“你们的态度强烈表明,你们根本听不进女性的声音。”请愿者说。

警方的解释听上去也“特正确”:不论男女,偷拍和传播色情照片我们都抓。

问题是,愤怒的韩国女性,信么?

韩国警方展示藏在帽子里的摄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