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社、人文社为一本书互撕?背后是上亿的大秘密大生意

中国出版史上第一次,两大国字号出版社为一本书撕起来。

人民教育出版社8月6日发表一份声明,指责人民文学出版社“居然以公文形式向相关发行单位发布《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书的下架通知书》对我社进行造谣诽谤之事。对此,我社郑重声明如下……”在强调自己的出版物完全合法的同时,人教社也呼吁发行单位“一如既往,继续做好人教版《红星照耀中国》的发行工作”。

看得出来,人文社已经通过自己的手段,让发行单位下架人教社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在这个暑假,人文社正在发起维护自己版权的战斗,除了这个“侵权”版之外,还在一些地方发现了翻印本。

事实上,人民教育出版社刚刚在今年6月推出自己的《红星照耀中国》,这才上架不久,就遭遇人文社的维权,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也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堂堂人民教育出版社和人民文学出版社,怎么会发生侵权行为呢?即便出现摩擦,也应该“以人民的名义”私下协商解决,公开发布声明,足见双方斗争的白热化。

这本《红星照耀中国》,也不是什么新书,它另外一个书名叫《西行漫记》,作者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可以说,这是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美国人写的书之一。斯诺凭借这本书,也成为中国人最好的老朋友之一。

这本书的英文版书名叫《RED STAR OVER CHINA》,1937年在英国出版。第二年在中国出版了中文译本《西行漫记》,署名胡愈之等译,其实这本书的译者有10多个,最后由胡愈之统校。这是该书最早的中文译本,到今年正好是80周年。

所以,人教社的声明,就强调了自己版权的根正苗红,“人社版《红星照耀中国》依据1938年复社(经埃德加·斯诺授权)出版的权威版本刊印,这是唯一经斯诺本人看过的、最权威的译本,具有重大的历史影响力”。

人教社新出的版本,就是署名“胡愈之等译”的版本。但是,人教社在声明里故意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胡愈之等翻译的版本,名字叫《西行漫记》,而不是《红星照耀中国》。

那本叫《红星照耀中国》的书,是著名翻译家董乐山翻译的。1979年,三联想推出斯诺著作的新版本,由董乐山翻译。此书的书名仍然是《西行漫记》,但是在封面上注明“原名《红星照耀中国》”。后来,这个“原名”,就成了这本书的新名字,作家出版社也出版过,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红星照耀中国》,则是董乐山后来正式授权的版本。

RED STAR OVER CHINA翻译成“红星照耀中国”,当然更为准确,事实上胡愈之他们当年搞翻译的时候,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们在1937年12月获得授权翻译,1938年1月就印行出版,时间紧迫,只能采用多名译者共同翻译的办法。考虑到1938年的政治形势,用《红星照耀中国》这样的书名,当然太过冒险,于是,他们就搞了一个文艺青年味道十足的《西行漫记》出来。

人教社声明中强调自己的版本是当年埃德加·斯诺认可的,其实并无什么意义。根据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一本书的版权超过50年,就不再受到保护。1980年代,沈昌文主持三联书店的时候,托人在美国专门搜罗这种公版书(包括卖了很多的房龙的《宽容》),不用支付版权,只需要支付译者费用,这种做法,让三联很快就赚到一大笔钱。

人教社最聪明的做法,也是让人文社最生气的,是胡愈之等人翻译的明明叫《西行漫记》,现在为什么要用《红星照耀中国》这个书名?

或许你会问,用这个名字又有什么要紧?

网上,两家出版社的《红星照耀中国》都有销售。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商品广告上,注明这是“教育部八年级(上)语文教科书名著导读指定书目”,而人民教育出版社新出的版本则注明,这是“教育部统编教材推荐必读书目“,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尽管两家出版社的表述有出入,但是毫无疑问,在教育部为语文课推荐的阅读书目里,推荐了《红星照耀中国》。对广大家长来说,他们或许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书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西行漫记》。

如果你出一本《西行漫记》,只有那些怀旧的家伙才感兴趣,而《红星照耀中国》,则会被装进广大八年级初中生的书包。

中小学生的课外阅读非常重要,10年以前,每个省的教育厅都可以推荐一些书给同学们。这些课外阅读书,并没有要求必须买,家长都是自愿,但是又有哪个家长不会乖乖地逃出腰包呢?有一段时间,中小学生要买的课外书多得要命,媒体上减负的呼声此起彼伏。

后来,教育部出面,制定了一个更权威的书目。比如,8年级(上),除了《西行漫记》,就还有《昆虫记》。这个书目每几年更换一次,可以查到的是,教育部在2014年有一个书目,今年上半年,又推出了一个新版书目

能够进入这个书目的书,就获得了销量的保证。教育部在推出书目的时候,并没有在每本书的后面注明出版社和版本,但是那些有资质的、权威的出版社,无疑会获得更多的订单。

在人教社强行揩油之前,作为指定书目的《红星照耀中国》,就只有人民文学出版社这一个版本。人民文学出版社每年都会出很多作家的作品,但是最畅销的就是《红星照耀中国》。据出版界朋友透露,仅仅这本书,人民文学出版社就销售了500万册以上,按照30元的定价,就有1.5亿元的码洋收入。

这也是出版业的一个规律。最赚钱的是出版教材的,尤其是中小学教材,每个孩子都要买。此前,除了人教社之外,北师大出版社和语文出版社都出过语文教材,上海也可以用自己的教材,但是从今年9月开始,全国都将使用教育部统编教材,由人教社出版。

除了教材之外,指定的阅读书目就成为各家出版社争抢的肥肉。如果进入教育部的书目之中,基本上就是稳赚一大笔。相比之下,那些在出版社辛辛苦苦搞原创的,出一本书能卖1万册,就要谢天谢地了。出版界很多有名的编辑,还有那些在市场上赢得名声的出版社,付出了大量心血,但是其收入却难以和出版“指定阅读书目”的机构相比。

所以,人民文学出版社要求各地下架人教社的《红星照耀中国》,维护的并不是什么“版权”,而是自己在垄断市场的份额和地位。他们对兄弟单位的揩油行为是如此愤怒,也顾不上礼节了。人教社遭遇“打假”,一个劲儿强调自己出的是斯诺认可的版本,却根本不提自己改名字进入“指定序列”的事,也显得很不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