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年前的“新媒体”究竟有多厉害?既追求逼真,也包含美感

月份牌画

近代画报既是一种大众媒介,也是一种文化文本。晚清时期的“西学东渐”开启了以刊物为中心的文学新时代,而图文并茂、雅俗共赏的画报在当时更是广受好评。这些100多年前产生的“新媒体”就像一扇历史的窗口,让人们得以从中回眸许多过往的云烟。

历史剪影

画报,指以刊载摄影图片、绘画为主要内容的期刊。相较于纯粹的文本媒介,它以图片为主、文字为辅,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媒介样式之一。

《时事画报》插图

中国近代画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其最早是外国传教士为普及殖民教育而设。到了19世纪末,欧洲的石印技术传到了上海,中国近代媒体的历史也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点石斋画报》及内页插图

创刊于光绪十年(1884年)的《点石斋画报》,在当时的石印画报中最为出名。它由英国人美查(Ernest Major)创办,每月出版3期,每期8页,12期为一辑,随《申报》附送。

《点石斋画报》插图

参与插图创作的画家原来大多是绘制苏州年画的画师,并没有学习西画的经历。但他们善于把西洋画法中的透视、解剖、写实等技法吸收并运用到自己的绘画中去,由此也使得《点石斋画报》中的新闻图画呈现出线条流畅、笔法简洁、构图严谨的独特画风。

《点石斋画报》插图

《点石斋画报》的内容丰富多样,小到民间传说、市井琐闻,大到揭露封建王朝的黑暗与腐朽。但其中占据篇幅最多的,还是政治事件和社会新闻报道,可谓一块折射出晚清社会图景的“西洋镜”。

《点石斋画报》插图《跑车角艺》

《点石斋画报》插图《气球破敌》

1890年,上海的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刊登了一则关于热气球研制及其在战争中作用的新闻。于是,《点石斋画报》的画师朱儒贤便依照报道中“能载八千五百磅之重,升放空中,每点钟行二十五米”的描述,绘制了一幅《气球破敌》的插图。虽然热气球的形状与实物相差无几,但利用热气球作为攻击性武器则纯属画家的凭空想象。

《点石斋画报》插图《奥王轶事》

《点石斋画报》同时记录了一些社会上的畸形怪相,其中《卖野人头》一则令人捧腹:有一帮美国人在租界开了一间“游乐场”,在门口扯起写有“新到美国野人,有头无身,供人观览”的幌子,客人只要付几个铜钱就可以观瞻“野人头”。其实,这只不过是一出商业骗局,“其为赚钱之戏,无甚奥妙,不足推敲”;但是作为社会新闻,它的确有较高的价值。

《飞影阁画报》插图

著名艺术史家郑振铎将《点石斋画报》和与它同一时期的《飞影阁画报》评价为“中国近百年很好的‘画史’”。作为近代中国最早、最具影响力的时事画报,《点石斋画报》将“新闻”与“美术”融为一体;它既追求逼真,也包含美感,生动地呈现出晚清各阶层人群的思想涌动和社会变化,印证着时代与历史的变迁。

时代“写真”

近代以来,随着印刷技术的传入与革新,“时事画”逐渐消亡,“时事写真画”却日渐增多。在此背景下,中国近代摄影画报蓬勃发展起来,《良友》《北洋画报》和《大众》等一系列大型综合性画报也应运而生。

《北洋画报》内页

《良友》画报创刊于1926年2月,该刊从内容编排、形式设计到印刷发行,一律采用先进的照相制版术印刷,从而突破了过去画报的局限。

《良友》画报内页

作为中国近代新闻出版史上第一本大型综合性时尚画报,《良友》不仅在内容上开辟了“中国现代闻人”、“名人生活回忆录”和“新闻时评”等栏目;更重要的是,它打破了文字叙事的传统方式,借用图像尤其是摄影图像来解说上世纪20-40年代上海都市的现代化进程,堪称民国“画史”。

《良友》画报封面

然而,让人印象深刻的不只是画报中对于世界局势、戏剧电影、文学艺术等内容的详尽记录,《良友》画报的封面也因其多采用时髦名媛、大家闺秀和泳装美女的照片,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良友》初刊封面

《良友》第一期的封面上印有一幅套色照像,画面中的少女手捧鲜花、笑靥迎人,这就是日后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胡蝶女士。

月份牌画

然而,并非只有画报才能彰显出鲜明的时代风貌,近代上海的“摩登”潮流从在当时盛极一时的月份牌画中也可见一斑。作为商品经济与美术相结合的产物,月份牌绘画不仅仅是简单的商品广告画,它作为“海派艺术”的一支,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中同样具有不容忽视的地位。

月份牌画

月份牌画创作过程中所采用的擦笔水彩画法是技巧上的一大突破,画面多呈现出时装美女和富家名伶们的娉婷倩影,细腻的刻画和逼真的质感相辅相成,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见证着上海现代都市文化的变迁。

如今,“读图时代”当前,近代画报正是追溯当下视觉文化源头的珍贵文献资源。它们以更为清晰、直接的图像语言传递新知、开愚启蒙;其价值不仅仅是以图证史,其中所蕴含的新闻与美术的合作、图像与文字的互动、平民趣味的变迁等内容,直到今天仍给予我们深刻的启迪。

[编辑、文/申海婷]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