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四年慰问灾区捐赠经书,为何中佛协的援助风格如此清奇?

早在2015年的4月25日,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尼泊尔发生了一次特大地震,震级达到8.1级,地震波及印度与中国西藏等地区,造成了多地重大的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

地震发生后,各方面团体或个人都对灾区进行了人力与物资的援助。这其中就包括了中国佛教协会(下文简称中佛协)。从地震开始至今的四年中,中佛协均对西藏灾区捐献了不少财物。

就在今年7月24日至8月5日期间,中佛协组织的慰问团又一次前往灾区支援。而支援的物资里,除了资金以外,更有不少经书、佛像、版刻等物资。为何中佛协会向西藏灾区捐赠经书呢?禅风君跟大家一起探索。

灾区人民的宗教需求

在4·25地震发生之后,截至2015年5月19日统计数据,地震造成中国西藏自治区2511户房屋倒塌、24797户房屋受损,82座寺庙受损。

藏传佛教是藏族人民的民族信仰,而经书作为佛教文化的承载,具有重要的教学、传承意义。藏区房屋寺庙的受损,不仅严重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起居,也影响了他们的宗教生活。

经书的收藏与保存有赖于空间,寺庙房屋受损也影响了当地的经书收藏。对于灾后人民提供的帮助应该具有全面性,而在精神上予以援助,有赖于更为专业的中佛协牵头。

今年7月25日,中佛协在西藏分会举行向4?25地震受灾寺院捐赠《十万颂》及向拉萨木如寺印经院捐赠佛造像和《丹珠尔》刻经板仪式。随后的几天里,中佛协还相继到日喀则、阿里等灾区寺庙捐献经书。

自2015年起,中佛协已连续四年为4?25受灾寺院捐赠20部《甘珠尔》、120部《十万颂》,以帮助解决灾区寺庙、僧尼缺少藏经困难,早日恢复正常的宗教学修生活。

佛教文化具有非常丰富的内涵,通过海量的经藏来传递。藏传佛教的《甘珠尔》、《丹珠尔》,性质类似于汉传佛教的《大藏经》,是对佛教经典的集结。

藏传佛教的教学,以佛教的中观、唯识等内容为主。这些内容均需依赖于经藏的教学。唐代唯识宗的失传,很大一部分原因便在于安史之乱造成僧人失所,无法携带大量经典传授子弟。

因此,对于西藏地区的人们,尤其僧人而言,经书、佛像、刻经板的捐赠,无疑是解决了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地震造成的学修与传承困难。

中国佛教的慈爱与团结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美德,也是佛教所称赞的慈爱精神。对于中佛协的援助慰问,当地的人民和僧尼感到非常感激。

中佛协副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对此有极高的评价,认为这不仅仅有利于藏区的灾后恢复,更对中国文化整体的振兴有着重要意义。

班禅额尔德尼提到,发源于印度的佛教,在中国大地发扬光大,开枝散叶,并与儒道文化交流汇合,形成了中国文化的主流。因此中国佛教的兴盛将带来中华文化的兴盛。

而中国地大物博,世界三大语系佛教都在中国大地上流传。因此佛教的团结友爱既是对佛教慈悲精神的发扬,也将促进中华文化的振兴。

他说:“一是要加强自身建设,做好榜样,引领僧众学法修行。二是要加强宣传,在世界范围内宣传佛教文化,发挥好这个平台。三是团结四众弟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贡献。”

对此他讲到:“我们是不同教派,但都是佛陀的弟子。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佛教最好的时候,也是三大佛教最团结和谐的时候。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认识与一致的目标,当藏区遭受天灾之时,中佛协积极地伸出援手,不仅给予经济上的援助,情感上的关心,更是给到了文化上的支持。而今年,也将是收官之年。

自2015年起,中佛协已连续四年为西藏4?25地震受灾寺院捐赠各类藏传经典与版刻,行程8000多公里,克服高寒缺氧、路途遥远等困难,深入藏区。

拉孜、昂仁、吉隆、聂拉木、措勤、改则、革吉、札达、普兰、萨迦等地20多座受灾寺院,均有中佛协慰问团的到访足迹。

这期间慰问团走访慰问、赠送藏经,发放布施24万元,将中佛协的关心与帮助送到受灾地区一线寺庙,使边境地区广大僧尼充分感受中国三大语系佛教和睦团结的深厚法谊,充分体会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和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