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羽西VS向传德:70岁依然可以骄傲而闪亮

  真正的偶像是什么样子?

  请来认识这两位活在青春期的70后。

  Yuesai Kan

  靳羽西

  1946年出生于广西桂林,美籍华人,1980年代以电视片《世界各地》的主持人身份为人所知,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全民时尚偶像。她创立了羽西品牌化妆品,主办环球小姐中国区大赛,成立“中国美基金”,并撰写九本涉及时尚,美容,生活类著作,以自己多年全球生活、工作的亲身经历,启迪着无数中国人。

  一九八六年,四十岁的靳羽西顶着乌黑浓密的童花头加一抹鲜艳的红唇第一次闯入中国人的视野。那一年,杨洁导演的《西游记》创下了89.4%的收视神话,名不见经传的崔健在工人体育馆大声喊出了《一无所有》,由罗大佑主创、大中华地区60多位歌手明星演唱的《明天会更好》响彻神州的大街小巷。

  珠宝 by BVLGARI 宝格丽

  白色中式长褂 顾林

  这个广西出生、香港和美国长大的女人出现在一档名为《世界各地》的央视节目里。即便30多年后,羽西依然能回忆起80年代中国的样貌,“没什么颜色,人们也总是穿着灰扑扑的衣服。”而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也总能想起初次在电视里见到靳羽西的印象,“普通话不好,穿得很鲜艳,笑起来很夸张,像个老外。”

  如果说羽西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时尚的启蒙者也当之无愧。当年的老照片里, 只有羽西是彩色的(即使是黑白照片),她那代表了那个年代时尚前沿的着装,永远神采奕奕信心满满的眼神,以及不那么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都是如此令人着迷。人们第一次看到一个外表如此西化的中国女人在央视的节目里和他们对话,女人们开始纷纷涌进理发店要求理一个同款“羽西头”,城市女性开始拥有自己的第一支口红,第一条西装裙,第一双高跟鞋。透过羽西和她的节目,中国人瞪大瞳孔、目不转睛看着外面的世界:原来我们可以这么穿,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过。

  羽西的童花头把中国女人从刻板的大辫子、毫无韵味的齐耳短发,引向了活泼、轻盈、妩媚,甚至性感。

  这是这组专题的第一次拍摄,那天是6月18日端午节假日。我们早晨九点半到达靳羽西女士上海的家中,她已经在客厅与制作人和助理开了两个小时的会。你可能无法想象,那个永远元气满满的“童花头”,今年已经72岁了。位于南京西路附近一套大到不可思议的高级公寓是羽西在上海的家,尽管已经是70多岁的人,她依然全世界飞来飞去从不停脚。采访前一天,刚刚从纽约回到上海的她连时差都没来得及调整便约了一众好友开彻夜派对。我们一早到达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妆容精致地坐在客厅里开了很久的英文会议。跟三十年前一样,她的时间表依然排得满满当当,没有一丝空闲,除了拍摄外,见缝插针交代助理各种事务,和上门拜访的老朋友花个几分钟聊天。朋友说,天呢,你真的太忙了!羽西坐在化妆镜前,一边往脸上拍着“羽西”的爽肤水,一边笑着说:我一直都很忙啊。

  “70后”的羽西依然如盛开的玫瑰一般绽放着。跟所有时髦爱美的女人一样,她的化妆间明亮华丽,大大的步入式衣橱里摆满鲜艳的礼服、造型时尚的高跟鞋和各种名牌手袋,她依然是全上海最爱美的女人。她动作快语速也快,说话的时候眼睛会突然发光,也不掩饰任何厌倦和不耐烦的神色,像个备受宠溺的女王。

  羽西坦言爱情从未在她人生的任何阶段缺席过。她单身,没有小孩,却一直有追求者和喜欢的人。“我现在的男朋友比我小十几岁,会六国语言。他改变了我对男人的看法,以前我喜欢强势的男人,现在觉得温柔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哇,姐弟恋,几个小女孩脱口而出。羽西听到这句话收拢笑容,有些负气地回道,“什么姐弟恋?这个说法就很愚蠢,恋爱就是恋爱!”

  黑白图案立领外套DICE KAYEK

  羽西的率真和可爱从来未曾改变,就像三十年前她在广播节目里痛斥盲目跟风画欧美妆容的中国女人“好丑怪”,今天的她想说就说,依然没有什么在顾忌的。一个70岁的女人,依然活得像个骄傲又闪亮的大小姐。

  M.C.想对三十年前的自己说些什么?

  靳羽西:要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虽然我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会希望年轻的时候多学几门语言,早点开始良好的饮食习惯,定期的运动锻炼。一定要记住打破自己的舒适圈,趁年轻去做一些有挑战的事。

  M.C.现在大城市的单身女性越来越多,你怎么看?

  靳羽西:单身没什么不好,人不应该去凑合一段感情,年轻的时候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恋爱上,不会有什么收获。比起恋爱来,更重要的是多走出去,看的世界越多,交际得越多,收获也会越多。

  M.C.你认为女性应该如何塑造自己最好的形象?

  靳羽西:看的多试的多,慢慢就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你应该有两个很好的闺密,告诉你什么是错误的选择,她们就是你的Fashion Advisor(时尚指导)。化妆和造型,最重要的就是扬长避短。比如,我永远都不会选择芥末色,哪怕是再大牌的设计,因为它让我看起来很没精神。

  摄影师:冯海

  摄影助理:马泽林

  撰文:毛利、JAKII

  化妆:汪俊

  发型:张凡BON

  Jane Hsiang

  向传德

  向传德(Jane Hsiang)在1960年代

  1940年代后期出生于德国,幼年随父母迁居中国台湾。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是医学院教授。自11岁开始学习钢琴,并考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音乐系。大学期间她开始兼职做模特,模特退休后担任多本杂志编辑、主编,也为各大杂志、诸多明星担任造型师。 1988年,她在中国大陆推出了第一本时尚杂志《ELLE》。

  只因美国传奇女主编Diana Vreeland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Jane Hsiang在时尚业的传奇人生便开始了。

  那是1960年代初。Jane走在纽约第五大道上,一辆加长豪华车停在身边,走下一位时髦女人,跑到她面前对她大喊:“Diana Vreeland女士想见你。”原来坐在车里的“女魔头”朝车窗外一瞥,恰好看到她。此时的纽约,用Vreeland创造的一个新词来概括,那就是处于“青年大骚动”(Youthquake)时期。文化、音乐、时尚业全面爆发了革命,时尚界冒出了种种新事物—新的面料、新的颜色、新的廓形、新的面孔,年轻人和青年文化全面主宰了时尚的方方面面。

  Jane刚满十七岁,离开中国台湾的家独自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音乐。她压根儿不是西方刻板概念中的东方女孩,没有圆脸、细眉毛、吊梢眼。她小小的六边形脸蛋骨肉匀停,五官是亚洲的风韵却又立体精巧,上面没有好莱坞电影里亚裔女孩的楚楚可怜,却写满了风趣;头身四肢符合黄金比例,有直线条的臀部和细骨修长的双腿,身段如杨柳般纤细。这样的假小子风格简直是对Youthquake的完美阐释。

  珠宝by BVLGARI 宝格丽

  白色衬衫 C?LINE

  “Diana Vreeland是谁?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她是何许人。”一头雾水的她懵懵懂懂,像灰姑娘坐上了南瓜马车,下车摇身变为头顶光环的模特。她被带到摄影大师Gleb Derujinsky的镜头前,戴上Lilly Dache设计的轻纱帽子,拍下一张轻快俏皮的时装片。这张照片成为1960年最有代表性的形象之一。

  天桥将她领向更精彩的世界。她为Anne Klein、 Donna Karan、Calvin Klein 等设计师走秀,与顶尖的编辑、摄影师合作,著名摄影师Bill King引她为缪斯、挚友。在秀场后台,她发掘出自己做时装编辑和造型师的天赋。从模特界退役后为奥黛丽·赫本做过造型,担任过顶尖时尚杂志的编辑和主编,她的直接上司不是出版大佬Regis Pagniez就是小约翰·肯尼迪。她还受邀做了 Valentino Garavani的首席助手,在意大利与大师亲如家人般共同生活了五年。“他很害羞,很天真,对工作认真到钻牛角尖的程度。”Jane依然对这位时装大师赞叹不已。

  生命中的第二个高潮出现在上海。1987年底,她立下一纸军令状,独自从纽约来到上海拍摄时装片。“我在上海一个人都不认识,只好打电话给好朋友伊莎贝拉·罗西里尼求助。伊莎贝拉又找到正在制作《末代皇帝》后期的贝托鲁奇,帮我落实了一辆面包车。这辆车后来在拍摄现场充当了更衣间。”她在上海体工大队找到女运动员当模特,从街头个体户的服装摊、国营服装店买来服装,没有发型师就让模特戴顶贝雷帽遮住头发,于是全球时尚杂志出版史上的第一组以中国为背景的时装大片诞生了。

  凭借这组照片,Jane将欧美时尚杂志带入中国大陆,迎来改革开放十周年的中国人有了时尚教科书,第一次无缝链接国际潮流。她是中国时尚业重要的幕后推手,说服巩俐不要任何配饰和装饰,只穿一件黑色高领套头衫登上封面;建议张曼玉穿上机车夹克和白衬衫,走中性摇滚风,自此摆脱了单薄的花瓶形象……

  珠宝by BVLGARI 宝格丽

  白色衬衫 C?LINE

  黑色双排扣长裤 CHANEL

  到今天,Jane进入时尚业已经超过五十年,时尚业、娱乐界的风云人物一个个走进她的生命,并与她互相陪伴,彼此成就,共同体验事业和生命的精彩。

  M.C.作为时尚圈中人,你如何看待年华老去?

  Jane:我在三十岁之前也会自我怀疑,缺乏安全感;三十多岁我第三次离婚,经历了三次婚姻,我终于停下来思考自己到底要什么?这时我发现自己是个成熟的女人,开始懂得欣赏自己。男人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是生命中的装饰品,给予我激情、热情、活力的是工作,是时尚。变老是自然规律,有什么好怕的?

  M.C.你想对一路走来的自己说些什么?

  Jane:我要掌控自己。我一辈子都在 Fight,Fight,F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