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搞好计划生育”

  新中国成立后,在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中,在描绘国家发展的蓝图时,陈云反复强调领导干部要有战略思维和战略眼光。他说:“财经干部要有政治观点、群众观点,搞工业要有战略眼光。”1961年,陈云又指出:“做经济工作要有战略眼光”。可以说,在领导经济工作中,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人多地少”的现实,提出要实行计划生育;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敏锐地看到世界形势的变化,提出要利用资本主义商品交易所;在改革开放中,他深入地分析中国的实际,提出要注意工业污染,要重视教育,等。这些无不彰显他的战略眼光和超前思维。

  “必须搞好计划生育”

  新中国成立以来,人口始终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问题。在长期主持财经工作的过程中,陈云对于人口问题有深切的体会,他曾说过:“全国人口有六亿之多,因此实际上每个人平均所能增加的消费量还是有限的”,“人口众多,消费量大,这是我国经济生活方面的一种困难”。因此,陈云始终重视解决人口问题,并把它看作有关经济建设的大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段时间里,党没有明确的生育政策。在这段时间里,人口增长处于自发的、非计划状态,出生率高,但由于人民生活、医疗卫生等条件的改善,死亡率降低,年平均人口自然增长率1952年达到20‰,以后的几年也是有增无减。1953年我国进行了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总人口突破6亿大关,人口自然增长率高达23‰。此时,城市住房已开始有些紧张,青少年升学受到校舍的限制,控制人口数量的要求就变得强烈起来。

  马寅初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和人口学家。新中国成立后,陈云任中财委主任,马寅初任副主任,是陈云领导全国财经工作的重要助手。马寅初心忧天下,关注民生,为新中国的建设出谋划策;同时,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寻找解决中国人口问题的钥匙。

  马寅初

  在深入调查和仔细思考的基础上,1955年,马寅初写成了一篇关于《控制人口和科学研究》的学术论文。陈云阅读了这篇论文,并约马寅初谈话,他说:“我完全同意你在文章中的观点,人口对国家经济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当然,你的意见可能不会一下子被所有人接受,任何新生事物的出现都会有阻力的,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事先把困难设想得多些有好处。中央几位领导那里我会替你去吹吹风。只要有机会,一定为你做些解释工作。推行任何一种政策,舆论准备都是不可少的。你的人口理论为国家和民族立了功,我衷心祝贺它成功。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尽力帮助。”

  初稿完成后,马寅初还在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浙江小组中征求意见,并在小组会上提出“节制生育,控制人口”的主张。他的论文和主张除少数人表示同意外,多数人不发表意见或不同意他的看法。陈云出席了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式。会议期间,他得知马寅初提出的人口理论受到了一些人的责难,便在一张便签纸上写下“气可鼓而不可泄”七个字,托人带给马寅初。马寅初认为大家是善意的,就将此文收回,“静待时机成熟再在大会上提出来”。

  1957年2月,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要提倡节育,要有计划地生育”,使马寅初很受鼓舞。就在这次会议上,马寅初在讲话中指出:“我们社会主义经济就是计划经济,如果不把人口列入计划之内,不能控制人口,不能实行计划生育,那就不成其为计划经济。”对于马寅初的讲话,毛泽东插话表示赞同,并提议要有专门的机关来管理计划生育问题。后来,中央成立节育委员会,并由陈云担任主任。

  6月下旬,在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马寅初以《新人口论》为题作了书面发言,系统地阐述了自己在人口问题上的观点和建议。陈云对马寅初的主张是赞同的。7月5日,《人民日报》刊登马寅初的《新人口论》。1957年8月13日至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在北戴河召开。20日,陈云在会上进一步谈到这个问题。他说:“中国人多,必须提倡节制生育。这是有关经济建设的大问题。现在粮食、布匹、学校等紧张,都与人口多而且增长快有关系。要号召共产党员不生第三个孩子。避孕药具还可以再降价,甚至可以白送。”为了长期地、连续地进行系统的宣传,陈云还建议中央和各省市都要成立专门委员会,专门负责这件事情。同时,许多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医学家纷纷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参加座谈讨论,阐述控制人口增长、实行计划生育的必要性。

  新人口论

  1959年,在康生的策动下,马寅初却被公开点名批判,说他的人口论是“马尔萨斯主义在中国的翻版”,是“反对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等。马寅初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拒绝写检查。1960年,马寅初被迫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之后又被免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职务。1960年3月,陈云委托陈毅看望正在因《新人口论》而受到错误批判的马寅初。陈毅对马寅初说:我和陈云都认为,你的人口理论是正确的。

  改革开放后,陈云看到新华社简报刊登的调查报告《马寅初的家属希望尽快为马落实政策》。他看完后,当即批示胡耀邦:“马寅初的问题,应该平反,如何请酌”。胡耀邦立刻表示赞成,指示中央组织部同中央统战部商量解决这个问题。在陈云的关心下,马寅初平反工作的步伐大大加快。1979年9月5日,根据邓小平的批示,马寅初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名誉校长。1980年8月,又被增选为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1985年,《马寅初传》出版。陈云为这本书题写了书名,并题词:“坚持真理,严谨治学”。

  陈云题词:“坚持真理,严谨治学”

  与缓慢的经济增长相反,从1962年到1973年,我国人口呈现爆炸性增长的态势,到1974年,已经突破9亿大关。庞大的人口,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压力。1978年2月,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计划生育很重要,有计划地控制人口增长,有利于国民经济的有计划发展,有利于保护母亲和儿童的健康,有利于广大群众的生产、工作和学习,必须继续认真抓好,争取在三年内把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0‰以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1978年6月召开的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第一次提出了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的要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也成为我国计划生育工作的重要转折点。1979年1月,召开了全国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会议,提出,为了在1980年把人口增长率降到10‰以下,推行最好生一个,最多两个,间隔三年以上的政策。1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说:对只生一胎不再生二胎的育龄妇女给予表扬,对生三胎及三胎以上的从经济上给以必要的限制。3月31日,邓小平在理论工作务虚会的闭幕会上指出:“人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在生产还不够发展的条件下,吃饭、教育和就业就都成为严重的问题。我们要大力加强计划生育工作,但是即使若干年后人口不再增加,人口多的问题在一段时间内也仍然存在。”

  如何解决中国的“人口爆炸”问题,始终是萦绕在陈云心中的一大心病。1979年5月18日,陈云在杭州休养期间,同有关方面负责人谈到对经济工作的意见时,明确提出:“中国人口多,有困难,要想办法发挥它的优点”。但是,“人口要控制”。6月1日,他在同上海市的负责人谈宝钢建设问题和经济工作时,谈到中国能否在今后20年实现现代化的问题,又专门提到“人口是爆炸性的问题”。陈云严肃地指出:“不解决好人口问题,将来不可收拾。”

  经过深入思考、反复比较,陈云提出了五条应对“人口爆炸”的措施。第一条仍然延续重视宣传的态度,强调要大造舆论,要造三五年的舆论。广大农村,像陕北那些地方,没有三年舆论是不行的。第二条制定法令,明确规定只准生一个。他说“我认为提倡只生一个孩子是眼前第一位的工作。至于由此而产生的一些问题则属于第二位的问题。”第三、四、五条是配套政策,如加强避孕药物的研制;实行优待政策;实行社会保险。在谈到“制定法令”这条措施时,陈云曾提到:“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要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

  1980年3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委托中央办公厅召开5次专门会议,集中讨论“只生一个”是否可行。在持续3个月的座谈研讨后,“只生一个”的决策最终被确定下来。6月15日,陈云在给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陈慕华的信中说:“限制人口、计划生育问题要列入国家长期规划、五年计划、年度计划。这个问题与国民经济计划一样重要。关于这一点,我已与姚依林同志谈过,他是很同意这个意见的。”

  陈云的意见,对中央决策产生了重大影响。

  1979年12月中旬,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办公室在成都召开各省、市、自治区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会议。陈慕华在会议上提出:“提倡一对夫妇最好生一个孩子,是我们计划生育工作的着重点转移。现在提出来‘最好一个’,后面那个‘最多两个’没有了。这是我国目前人口发展中的一个战略性要求……”。1980年2月2日,余秋里、王震、谷牧、陈慕华、薄一波等中央领导人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家庭、婚姻和计划生育新风尚座谈会”,会议提出“把计划生育工作重点放到抓一对夫妇最好生一个孩子上,是解决我国人口问题的一项战略任务。”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信中强调: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中央要求: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特别是各级干部,一定要关心国家前途,对人民的利益负责,对子孙后代的幸福负责,透彻了解这件大事的意义和必要性,以身作则。《公开信》得到广大党团员和群众的热烈响应。在以后的一年多时间内,独生子女领证率提高,多胎率下降。

  1981年5月25日,陈慕华在全国第三次人口科学理论讨论会上传达了陈云提出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的五条意见措施和1980年6月14、15日给他的复信中有关计划生育的意见。1982年9月1日,胡耀邦在中共十二大上作《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报告,明确指出实行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并设定了到20世纪末力争把人口控制在12亿以内的目标。中共十二大报告正式把实行计划生育确定为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

  当今,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发生变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攻击“只生一孩”的政策是错误的,现在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对以前计划生育政策的否定等。其实,我们看一项政策是否正确,必须把它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看。当时,陈云主持国民经济的调整工作,他也在一直思考我国经济发展的长远规划。他把人口政策放在国家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长远规划中,与植树造林、治理江河、水力资源、治理污染同等看待,认为这些计划同样影响深远,要有百年或几十年的打算。由于人口基数过大,国民经济的底子太薄弱,如果不断然采取措施,很难奏效,只能减缓国民经济的发展。相反,由于我们采取了强制措施,降低了人口增长速度,也就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发展。据测算,过去40多年,全国少生了3—4亿人,我国计划生育工作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人口过快增长得到有效控制,人口对资源环境的压力得到一定缓解,有力地改善了人民群众生存发展状况,促进了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中国坚持不懈地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也为促进世界人口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文章选自《向陈云学习》,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责编 | 郭金雨

  校对|陆燕燕

  制作 | 杨逸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