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卖童装的刚从新三板摘牌,又遭P2P追债,提拔门卫当董事长

违约被催债前夕,创始人决定金蝉脱壳,库房门卫老大爷挺身而出,上演了一出好戏。

8月10日,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道口贷发布《关于对童创童欣违约项目法律追偿进展的公告》称,童创童欣企业实际经营控制人罗建凡、罗杰凡兄弟,以自己在国外或在外地办事为由,多次推迟与平台沟通还款计划的时间,并曾拒收催收文件。

根据道口贷的公告显示,童创童欣所涉到期标的逾期金额累计达90万元。此前,童创童欣累计通过道口贷平台向投资人累计融资2.04亿元,已正常到期还款1.81亿元。童创童欣目前承付所有待还款项目共31个,金额2240万元。涉及投资人2496人,人均金额8974元。

道口贷称,童创童欣在逾期前夕,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由创始人罗建凡变更为了张道安。而张道安实际上是童创童欣看守仓库的一位门卫大伯。

据悉,2016年5月31日,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彼时,童创童欣是一家派克兰帝集团旗下主营电商业务的公司。当时,创始人罗建凡对媒体表示,“力求让自己成为国内领先的儿童集团。”

8月17日,小犀财经致电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童创童欣)、其大股东北京派旺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胜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商局的注册电话,均无法接通。

8月20日,道口贷再度发布公告称,道口贷联合相关人员已经依法查封了童创童欣及其关联公司的一批童装童鞋库存货物,货值大约1200万元,预估变现后所得金额大约960万元。

公司消失,股东大门贴上封条

不足两年,罗建凡的豪言还在资本市场上回响,但人却消失了。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为北京比碧童儿童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14日,2015年12月28日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同时更名为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点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长子营镇。北京派旺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胜投资管理中心、罗建凡是其前三大股东,股本占比分别为31.70%、19.56%、13.85%。

8月17日,小犀财经致电北京童创童欣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童创童欣)、其大股东北京派旺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胜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在工商局的注册电话,均无法接通。

小犀财经随后联系童创童欣的股东探路者和投资的一些子公司,收到相似回复:对此事不知情,无法联系到童创童欣相关负责人,也无法告知详情。小犀财经试图寻找一些代理商,无果。

童创童欣的一位券商负责人告诉小犀财经,企业在大兴的两个仓库已经被查封,如果有具体的事情,请联系道口贷,“他们不是已经赶到全国各地去查封了么?”

8月17日,小犀财经根据童创童欣及其股东北京派胜投资管理中心所注册的地址,赶到北京市大兴区长子营镇。走访发现,童创童欣的工商注册显示的住址现在坐落着一家名为威派格的公司,内部荒芜,无人看守。据周边商铺人员介绍,已经搬走多时。根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工商注册地址与童创童欣的注册地址一样。

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的厂房已于2018年8月14日被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贴上强制执行裁定书和封条。小犀财经拨打厂房门口遗留电话得知,人员已被遣散。对方表示,自己也是最近临时被招过来看门,并表示不认识童创童欣的新任董事长张道安。

大股东北京派旺投资管理中心、北京派胜投资管理中心所在的企跃路,在地图上并没有显示,实地探访也没有发现。派克兰帝周围的居民表示,并不知道企跃路在哪里,只听说过企融路。根据天眼查显示,在2017年4月和7月,这两个公司分别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大兴分局列为“经营异常”,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除此之外,小犀财经根据某平台地图的指引,到达一家名为童创童欣公司的办公室。该办公室位于北京南区的一幢高档写字楼内,此时已经人去楼空。该楼保安告诉小犀财经,该公司已经搬走两三个月了。目前,只有办公室外具有活力的童装广告宣传,还能推测出曾经的一些足迹。

根据每经网7月17日的报道,彼时,童创童欣在大兴的仓库还正常经营。位于写字楼的办公区则因为“节省开支”搬离。童创童欣的第五大股东、总经理和董秘罗杰凡向每经网表示:“新办公地点也是在亦庄。”

8月17日下午,小犀财经再次致电罗杰凡,无人接通。

2018年6月,童创童欣还在某招聘平台上招聘新媒体编辑、设计师等职位,目前状态已停招。

三个月前终止新三板挂牌

公司的消失,早有一些征兆。

2018年5月2日,童创童欣发布公告称,被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其股票挂牌,原因是,未能在 2018年4月30日之前披露 2017年年度报告。终止挂牌的生效日为2018年7月9日。

上市不足两年就被迫离开,童创童欣刚上新三板时的豪情也消失殆尽。当时,创始人罗建凡对媒体称,“广义的儿童大产业,未来在中国市场的成长规模则能达到上万亿元。”

目前来看,上万亿规模的中国市场,与童创童欣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停牌之后,童创童欣的高管团队来了大换血。5月9日,董事蔡玉翠、监事韩翠景辞职。6月20日,董事长罗建凡与董事会秘书罗建凡、夏静相继辞职,辞职后仍担任公司董事。

6月20日,童创童欣发布公告称,新任董事长是张道安,其持有公司股份0股,占公司股本的 0%。表决会议上,实际到会董事 5人,同意2票,反对票 0 票,弃权0票,需回避表决的董事均履行了回避表决程序。其中,会上还选举了罗杰凡为新任董事会秘书。据悉,罗杰凡为罗建凡的哥哥,持有公司股份 247万股,占公司股本的 8.41%。

根据道口贷的调查,张道安其实为公司的一名仓库看门大爷。小犀财经据此向童创童欣的券商联系人求证,该联系人回答,这是公司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决定的事情,我们作为中介机构,无从过问细节。

一月之内,张道安收获了不止一家公司。根据天眼查显示,在7月这一个月内,张道安一举成为三家公司的高管,还是一家企业的法人代表。与他一起享有好运气的还有罗银素。

根据天眼查显示,2018年7月25日, 廊坊市荣旺服装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由罗光变成罗银素,高管李晓玲退出,张道安加入。

北京新途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17年尚为罗光,2018年7月17日,法人由计进宽变为张道安。同时,张道安跻身公司董事行列。

与童创童欣一样的套路,这三家企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廊坊市荣旺服装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北京禧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北京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新途服装服饰有限公司的大股东。

在违约潮来临,创始人罗建凡将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位置拱手相让。相关法律人士告诉小犀财经称,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欠债违约,法人代表和董事没有太大的责任区别,区别可能体现在日后的一些法律行为上。

90万元逾期,2240万元待还款

目前,童创童欣究竟处于一个什么处境?

根据道口贷的公告显示,童创童欣所涉到期标的逾期金额累计达90万元。此前,童创童欣累计通过道口贷平台向投资人累计融资2.04亿元,已正常到期还款1.81亿元。童创童欣目前承付所有待还款项目共31个,金额2240万元。涉及投资人2496人,人均金额8974元。

6月24日 ,童创童欣首个承兑项目涉及金额40.1万元,未按时还款。

随后,道口贷对童创童欣的评级由2018年4月的三颗星下调到半颗星。8月10日,道口贷发布了对童创童欣违约项目法律追偿进展的公告。

根据公告显示,道口贷已经通过司法途径和手段,已冻结童创童欣的多个银行账户,查封其部分库存资产。并且,为配合有关部门打击借款人恶意逃废债行为,道口贷已上报相关违约企业信息,等候有关部门对相关企业和人员进行联合惩治,协调将其列入失信名单。

从天眼查显示,从2018年7月开始,童创童欣有30起“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信息。根据小犀财经的走访,8月14日,北京派克兰帝集团在大兴区的厂房已经被查封。而根据小犀财经对其券商的采访,其旗下被查封的厂房显然不止一家。

据悉,掀起这次风波的道口贷,由北京道口贷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于2014年11月在北京成立。其由清华控股旗下公司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联合创办,被称为国内首家高校系P2P平台。2016年10月,接入上海银行存管。

创始人曾是清华高材生

创业24年,作为曾经的清华高材生、留美海归精英,罗建凡没有想到自己会伴随着这种负面消息回归大众视野。

1987年,罗建凡考上了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半导体专业。两年后,因为“觉得美国生活好玩”,罗建凡决定转学到美国读书。

在纽约,罗建凡继续读物理学本科的offer,并轻松申请到了奖学金。按照导师建议,罗建凡应该继续深造直到拿到Ph.D,之后留美从事研究工作,成为“华人精英”。

但罗建凡并不这样想。1994年,做IT的罗建凡回国时发现,哥哥罗杰凡开办了一家儿童服装店。其中的经商逻辑让罗建凡感到兴奋,这是做学术和IT所暂时不能给予的。

1994年,罗建凡创建派克兰帝有限责任公司。20多年,派克兰帝见证了国内童装品牌事业由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发展史。 罗建凡也因此荣获1994年-2004年中国服饰业最具影响力企业家。2016年,旗下电商平台童创童欣上市新三板。

一年前,2017年6月,罗建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这一代人,心中有特定的价值观,我们常常想着实业报国,所以能一步步坚持做到今天。”

一年后,这名身怀实业报国思想的创始人,却不见了踪影。

本文由小犀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