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恋体制、迷恋烧烤、沉迷直播,东北年轻人的出路在哪里

对于“东北衰退”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因为气候太冷导致经济变差,这也不是没有道理,根据记载。

二战之后经济和人口活动都趋向于温暖地带,相对寒冷的地区经济逐步走向下坡,国家信息中心原总经济师范剑平,赞同气候一直是影响经济活动的重要因素,寒冷从客观上就制约着东北经济发展。

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前十的城市,东北就占了四位,但到2000年前后就刷出了前十,直到现在就更不好意思说了,“东北衰退”已成了事实,虽然“振兴东北”喊了那么多年,但都被人口外流,又没新资源引进,“衰退”已成了事实。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了31省份2018上半年GDP数据。从经济总量来看,广东继续稳居第一,上半年GDP达到46341.93亿元;江苏紧随其后,上半年GDP达到44863.52亿元。这两省也是上半年“4万亿俱乐部”仅有的两位成员。

经济总量排名第三的山东,上半年GDP为39658.06亿元,距离4万亿大关只有一步之遥,是目前“3万亿俱乐部”的唯一成员。

31省份上半年GDP。来自国家统计局

从数据来看,东三省还在“雪藏”中奋斗,真的是用嘴喊了那么多年。

印象中的东北人儿?

在东北,大学生毕业后最大的人生规划就是“吃上公家饭”。有人考了9次公务员,有人花了大钱20万“打通关系”,还有3000本科生争破头只为一个环卫工的事业编。他们坚信,“没有编制,你什么也不是”。

当“体制”一词跟“东北”这个区域连起来,似乎总是很有话题性,尤其是摆上一些极端的案例,很容易引起读者摇头哀愤的情绪。

制图 李灵伊

现实的经济环境也迫使很多东北年轻人不得不选择“编制”。资本供需差距,使得能提供最多就业岗位的民营企业在东北举步维艰,很多年轻人直呼没有择业空间,想留下来只能进事业单位、进国企。

尼古拉斯我四哥曾经说过,这世界上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两顿。

这句话被戏称为东北第一定律,它把东北的烧烤文化表达得极为传神。在与烤肉只差一撮孜然的炎热夏天,和三五好友晚上找个烧烤摊,烧烤、花生毛豆通通上桌,烤炉的煤烟升腾起一股人间的烟火味道。

端着还有冰碴子的大绿棒子,吹着永远都不会过时的牛逼,烤串撸的直冒火星,啤酒瓶子满地打滚,满满的市井生活的味道。

东北人眼里的烧烤是什么?

在东北,有一种情怀叫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烧烤不仅仅是一种美食,更是一种文化。在东北人看来,吃烧烤一件很私人的事,能跟你坐下来撸串,说明我们都是自己人。

那是一种认同感与归属感,是一种小圈子的娱乐。烧烤桌上,你可以说不能说的事儿,侃大山,阳春白雪,人生理想。

每一场深夜里的酣畅撸串,都伴随着肆意淋漓的痛哭或是洒脱爽朗的大笑。

咋地啦?没钱了?啥话别说,这顿我的!

失恋了?来吧,兄弟胸脯让你摸!

失业了?多大个事,跟我媳妇去卖面膜!

被坑了?走走走,喝完这瓶,没人的了呢,欺负咱兄弟!

来!啃两个大腰子补补!

吃串不吃蒜,白来东北转!

我知道,要两粒一起嚼!

老弟啊!你这不杯里养金鱼儿啊!

拜说了,整!

东北烧烤全国有名,都说自己城市的烧烤最好吃,烧烤已经成为东北饮食的一个代表,撸串文化已经在东北占据了半壁江山。

当传统的工作和总体的经济形势无法提供更好的生活时,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自己寻找出路。

一半的直播平台被东北人承包

重工业烧烤,轻工业喊麦,网友都在调侃直播养活了一半东北人。

实事求是的讲,夸张的成分是有的,但是直播的的确确成为了一个热门行业,并且拯救了无数待业青年。

移动直播行业恰逢此时兴起,给迷茫的东北籍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户,用嘴巴翘起整个GDP。

天生的唠嗑体质、地方娱乐文化的土壤,以及东北主播的爽朗率真、抖包袱、表现力强等特点,使得他们迅速成为直播圈最受欢迎的网红。

几乎每家平台排名前二十的主播里都有一半为东北籍,无可否认他们正成为主播市场的中坚力量。

当时直播行业流行这样一句话,“谁做了直播并不是新闻,谁还没做直播才是新闻”,能够反映出的是彼时直播市场的火热程度。

在巨大流量的吸引之下,以BAT为代表的巨头自然不会错失机会,纷纷布局直播。而且,他们的布局往往都很广泛,涵盖多个细分领域。可以说是,把能占的坑都占了。

他们巨能说,张开嘴就能让你从头笑到尾;还巨能喝,用一句“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喝遍天下无敌手。

跟他们吵架,吵着吵着就乐了,还得人一脸懵逼的给你拉扯回来:“乐啥呢,严肃点行不?”

东北F4

在东北人的世界里,我总能笑成一个智障,吵个架都能引起宇宙级的围观。

有人说,进门一个东北人,出门一群东北人。

那东北到底有多魔性?反正我认识的,都不是啥正常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东北的印象来源于一句话——能动手尽量别BB。

这话一出,一连好几天都没敢惹我的东北老铁——大东,就怕他一个生气,打个车就过来削我。

直到有一天,实在没忍住,隔着手机和他来了次不太友好的会话。

当时想着,这大老远的,你还能把我咋地?

结果,呵呵,到底是谁说东北那旮沓“人狠话不多”的?这给我气的,还不如等他来削我呢!

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东北人”的战斗力:

他:你干啥?想撩哧我吱声啊!

我:咋地,你还想削我啊?

他:你信不信我一板砖把你拍成油炸糕?

我:???

他:你信不信我把你脑瓜子削放屁了?

我:......

发现,东北人的对于比喻句的运用,已经达到了登封造极的地步,不仅是骂人,东北人还是货真价实的“杠精”。

记得有一次去哈尔滨旅游,肚子饿了随便找个菜馆吃饭:

我:“老板,菜里不要芹菜”。

老板:“还有人不吃芹菜?”

我:,,,

老板:“干脆别吃大白菜啊,别吃米饭啊,吃啥饭呢”。

我:????

在街边想买个冰棒吃:

我:“老板,这多少钱”?

老板:“你觉得多少钱”?

我:“3块?”

老板摆摆手让我走了,,,走了,,了

去了5天哈尔滨被怼了5天,真是又气又好笑。

东北的直播有两种,除了唠嗑就是吃,反正就是用嘴打江山,下面这个大姐真的是人中之凤啊,但凡能吃的都能往嘴里塞。

还有一些直播活吃八爪鱼

比如北京郊区,直播舔吃活蝎子

比如小树林旁,直播生吃牛眼睛

不过,网络直播终究是特殊的业态,它突破了地域的限制,因此也不会“水土不服”。而这一产业是否能对扭转东北经济局面起到一定作用,还需要更多时日检测。

更多的东北人选择离开

此前所有的“东北年轻人”,几乎都是指“留在东北的年轻人”。而多年以来,东北年轻人口持续大量外流,已经成为现象级事件。

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2000年--2011年的11年间,黑龙江省户籍净迁出人口达322.5万。

(来源:央视财经)

每年东北在外劳务输出的年轻人数量是个惊人数字(前些年个别市劳务输出人口达到总人口三分之一),东北本身也正成为中国最大的新“侨乡”。

与东北青年在本地求职追求编制相对照的是,迁徙到外地的东北年轻人,展示出强劲的活力和潜力。很多一线城市和“准一线城市”都能看到东北人奋斗的身影。

从整体而言,东北的社会意识如果不改变对关系的依赖、对权利的崇拜,实体民营经济如果无法在东北落地生根,那么东北就会陷入“经济下行——人才流失——经济落后”的怪圈。

体制Or毅然逃离,是每个东北青年根据自身性价比做出的选择。

但思想的革新往往源于青年人,如果每个人都沿着僵化的路线,发展格局就可能越来越板结。

▎申明:本文为公众号“金融看客(jrkanke)”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来源。金融看客(jrkanke),做人人看得懂的金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