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访谈45位富豪,热爱运动、特立独行者更有机会成为亿万富豪

  尽管出版社宣传预算有限,德国亿万富豪、历史学和社会学双博士雷纳·齐特尔曼还是非常乐意自掏腰包来到中国。8月9日至16日,他一口气跑了北京、广州、南京、上海、深圳五个城市,做了五场巡回演讲。

  演讲主题全部围绕新书《富豪的心理》展开,在这几个财富高度集中的城市,每场演讲几乎都是爆满,听众有金融精英、股市散户、7年创业失败者,也有普通中年父母。现场抛出的问题更是五花八门:如何从失败中重整旗鼓、是否该分散投资、富豪为啥就能抓住机会、怎样才能给子女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无一不透露出当下中国各阶层对财富的渴求,以及对富裕阶层“成功学”的好奇。

  《富豪的心理》是齐特尔曼写的第21本书。此前他写过一本如何创富与如何守财的《富人的逻辑》,中译本出版于2016年,今年4月刚刚第四次再版。与更偏畅销书的《富人的逻辑》不同,砖头般厚的《富豪的心理》脱胎于齐特尔曼的博士学位论文,书中最大的亮点是用了近400页的篇幅,记录了对45位超级富豪的半结构化访谈,试图探索人格特征与成功创造财富之间的关联。而在以往的社会学研究中,还从来没有人能与超级富豪们做过如此深入的访谈。

  “欧洲人有时还是有点懒散。我的一个大学老师在韩国待了很多年,他说午夜时分首尔的图书馆里还有很多人。而在柏林,大学图书馆晚上6点半就关门了,这就是区别。韩国那边的人更渴望成功,同样,我的书在印度也非常受欢迎。”8月13日,在上海演讲间隙接受第一财经专访的齐特尔曼说,他的中国之行也一样,“从读者眼中能看到对财富的渴望,甚至小学生眼中也有”。说到这里,齐特尔曼从手机中翻出了与一个中国男孩的合影。

  那天是在南京,这个男孩告诉他,周末不想把时间全花在补习班上,还想做些创业尝试。身材高大的齐特尔曼听罢非常高兴,撩起短袖袖口,向男孩展示着自己长期练习举重而锻炼得异常发达的肱二头肌,以示特别鼓励。

  “第一桶金”来自房地产会议

  和绝大部分富豪一样,齐特尔曼也是白手起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大学历史老师,薪水并不算高。后来利用闲暇时间在一家出版公司当顾问,也为电台写专题文章、为报社写书评,收入开始增加。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齐特尔曼跳槽到德国著名报纸《世界报》当高级编辑。敏锐捕捉到柏林房地产市场正在发生变化后,他增加了一个房地产专版。版面推出后很受读者欢迎,开始积累起一批“粉丝”。

  接着,齐特尔曼又注意到,当时德国一些有钱人已经不满足于在国内赚钱,纷纷把眼光转向海外房地产市场,但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他们又对不同国家的房地产税法不甚了解,一不小心就容易引起投资“触雷”。于是,齐特尔曼向老板提议,以《世界报》所属出版社的名义,举办一次针对海外房地产投资分析的专题讨论会。

  会议很成功,不仅来了很多投资者,出版社也从中赚到一笔钱。嗅到商机的齐特尔曼决定趁热打铁,再组织几场类似会议。遗憾的是提议被拒绝了,因为老板们想把下次会议时间放到一年之后。失望之下,齐特尔曼提出想独自运作此类会议和研讨会,所有的风险与出版社无关,全部由他一个人来承担。

  所幸的是,这次老板们同意了他的要求。从1998年开始,齐特尔曼一边做编辑,一边组织“柏林房地产圆桌会议”。“我当时在不必放弃固定职位所带来的财务稳定的情况下,抓住了自雇机会。”在《富人的逻辑》一书中,齐特尔曼回忆创业初期的经历时说。他很强调创业过程中的“试用期”,认为在前途未卜的情况下,创业者应该小心谨慎,尽可能地消除一切风险因素。

  到了2000年,从会议中获得的盈利已经与在《世界报》的正式工资不相上下了。这时,齐特尔曼决定从报社辞职,把全副精力放到自己创办的公司上。“等到你觉得应该迈出成为全职自雇人士的最后一步时,你应该培养合适的人选,来接受你现在的工作。不给出合适的替代人选就递交辞呈,既不忠诚也不负责任。”齐特尔曼强调。当他从《世界报》辞职时,就曾向老板建议,工作由他的副手来接替,他们合作的时间较长,对房地产版面的业务十分熟悉。

  2010年,齐特尔曼还创办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聘请了很多来自著名模特公司的经纪人和星探。几经运作,公司开始有了知名度,模特登上过《时装》杂志,参加了包括柏林时装周在内的走秀,但为此齐特尔曼烧了很多钱。在查看了另一家著名模特经纪公司的关键绩效指标(KPI)后,他意识到模特经纪这行很难真正赚钱,毅然把公司遣散了。

  截至2013年,“柏林房地产圆桌会议”举办了超过300场,齐特尔曼的房地产传播顾问公司在行业内已经非常知名,本人也成功跻身亿万富豪行列。

  富豪群体填补社会学空白

  随着“朋友圈”中的富豪越来越多,齐特尔曼开始关注财富创造与保值的话题。尤其是报纸上不断刊登流行歌星、著名运动员、彩票中奖者在迅速取得巨大财富后各种挥霍无度,最后落到破产甚至负债累累的境地,令他意识到得教更多人学会理财。

  2013年,齐特尔曼开始写《富人的逻辑》。这本书介绍了西方学术界财富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但在叙述中扬弃了那些深奥又难懂的术语,以简单通俗的语言重新阐述了一遍。同时,齐特尔曼也提出了自己的财富观:“守住100万要比赚100万更难,更别提让资产升值了”。

  他也为富人遭到的普遍误解辩护,认为“富人必须对社会有所回馈”的观点完全错误,“暗示着富人先从社会拿走了什么,这种思维是基于一种简单但完全被误导的观点,即我们的经济是一场零和博弈,就因为穷人是穷人,富人才得以成为富人”。

  某种程度上,新书《富豪的心理》是《富人的逻辑》的继续拓展和延伸,只不过齐特尔曼将视线完全聚焦了到富豪这个特殊群体。他直言,尽管西方社会学家经常对少数群体进行深入研究,但同样是“少数派”的富豪从来不是他们的对象。而齐特尔曼因为自己的富豪身份,不仅能大量接触到这个群体,还能与他们做平等、坦诚、深入的交流,加之他自己又长期在做学术研究,因此才能填补这个社会学研究的空白。

  从2015年9月到2016年3月,齐特尔曼对45位富豪做了一对一的深入访谈,他们的净资产最少在1000万~3000万欧元,最多则达几十亿欧元。访谈内容涉及性格形成、自主创业动机、销售技巧的重要性、应对危机和挫折等几大方面,光是采访记录就多达1740页。“有些访谈者是我的朋友,有的则是我的客户。相信如果没有经过像我这样系统的研究和组织的话,一般人是拿不到第一手珍贵资料的。”

  齐特尔曼说,研究下来他发现,富豪身上有很多一致性特征。他们在学校表现好坏参半,许多人还叛逆或经常顶撞老师。他们都非常重视销售能力,认为这是自己取得经济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在思维习惯上,他们全都不跟风,并善于逆流而上。

  一言以蔽之,富豪们很看重“自我”和“自省”,“他们既为自己的成功负责,也从自身的原因去找挫折或者是危机的各种原因。”这样的研究结论也肯定与市场上充斥的“给你5点提示”之类商业畅销书完全不同,“如果读者看了也能够从自身出发,也就站到了成功之路的起点”。

  《富豪的心理:财富精英的隐秘知识》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6月版

  《富人的逻辑:如何创造财富,如何保有财富》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8月版

  对话齐特尔曼:我在访谈中发现,富豪们会对失败负责

  第一财经:很多人都对富豪的成长经历很感兴趣,各种传记市场上汗牛充栋。你在访谈中发现他们有哪些成长经历和富豪传记写得不一样?

  齐特尔曼:很多富豪传记的作者都会写到他们在童年和青春期中对抗权威的事情,尤其是和他们的父母、老师进行对抗。所以我的调查也很关注他们在成长期与父母的关系,还关注他们在青春期之外的阶段是否也会与父母发生冲突。结论和很多传记作者写得不一样,大部分受访者都说他们和父母的关系很和谐,只有少部分受访者和父母的冲突比较多,并且他们几乎都是只和父亲产生冲突。

  第一财经:你在访谈中还发现,那些在学校或者大学取得最多成就的人,最后没有进入富裕阶层。类似情况在中国也有。学历和财富之间并不成正比的关系,你觉得是教育出了问题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齐特尔曼:我的45位受访者中,有29个是大学毕业生,38个已经完成中等教育并考上大学。其中11个拿到博士学位。要知道,在德国只有2%的人有博士学位。很明显,富豪阶层中高学历的人比整个人群中的高学历者所占比重更大。

  但我发现,没有迹象表明人的学历越高财富越多。收入最高的四分之一受访者,他们的净资产都在3亿欧元以上,只有一个是博士,五个是大学毕业生,其中三个高中毕业没法读大学,或者在读大学后辍学了。还有两个大学都没有考上。

  那他们为什么能成功呢?我发现他们在读书过程中,实际上还有很重要的经历,就是赚钱的经历。有些超级富豪在中学或大学上学的同时已经能赚钱。这个事实令人震惊。而且他们赚钱的方式和学生不一样。其他的学生可能会做一些兼职,比如做按时收费的工作。但这些富豪做的都是销售类、创业类工作,比如卖保险、卖地产等,他们都非常善于销售。这些经历对他们以后的创富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一财经:你的访谈对象中,有23人曾经是竞技运动员。为什么他们会那么重视运动?

  齐特尔曼:在这些富豪早期的经历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参与了竞争性的运动,比如田径、体操、滑雪、游泳等。在运动中他们学会了起码两点:第一点是如何应对胜负,尤其是如何从失败中站起来。第二点,认识到长期坚持对于成功的意义。成为一个运动员起码要两到三年,甚至是五年十年的锻炼。我听说中国有很多投资者混淆了投资与赌博,他们以为投资与赌博是同一回事,他们谋求的是三五个月或者甚至一两个月就能够发财的迷梦,实际上这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我在深圳做演讲时,还有读者提到有人从互联网大公司跳槽出来创业,失败后却不幸自杀。他们问,我要是遇到创业失败该怎么办?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危机,怎样应对就显得非常重要。很多人一旦成功或者有好的事情发生,就喜欢说“是我的原因”。但是一遇到不好的事情,就会推卸责任怪别人,比如“我的老师不好”“我在一个差学校”“我开车遇到问题是驾校教练没有教好”,把失败归咎于社会或父母、市场等。

  我在访谈中发现,富豪们会对失败负责,他们会说“因为我”,这种想法给予他们改变事情的力量。不责怪别人,而是责备自己,富豪们的这种观点是在长期参加的运动中获得的。所以如果创业者能够做些运动,既对压力和情绪有调剂和发泄的作用,也能让自己内心变得更强大。

  第一财经:富豪们还有哪些特质让你印象非常深刻?

  齐特尔曼:成功的投资者跟大众的思维刚好是相反的,他们不随大流,对他们来说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没什么不好。这里我想以一个拥有40亿欧元的富豪为例,他没有上过中学,只有20多美元的起步资金,一开始只有三四个人为他打工,做的生意主要是做奶制品。

  这位富豪给我讲了一个比喻,说明他是如何不走寻常路而获得成功的。他说,路两旁都有草地,左边非常茂密,右边非常稀疏。这时走来100头牛,有99头牛会走向茂密的草地,但是由于牛太多了,这些牛吃得不怎么饱,而且草也吃完了。只有那走向了右边的牛,虽然草不多,但吃得非常好。

  还有一个受访者对我说,我吃的东西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听的音乐和别人不一样,想的也不一样,我毕生的使命就是和他人不一样,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喜欢我的。

  再比如说特朗普,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但某种程度上他也是典型的特立独行者,一点不介意别人怎么评价,就算每个人都说他“简直疯了”也是如此。

  第一财经:那你自己呢?从大报主编到成功的房地产投资者,成功的经验又是什么?

  齐特尔曼:在不随大流这一点上,我和他们一样,为此我感到很高兴。如果你做的和别人一样还能致富,那合符逻辑吗?得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

  2004年时,我在柏林一个区投资了多户住宅,一下买了25套左右,大概花了120万欧元。当时大家都不看好房地产市场,认为如果在柏林投资,尤其在那个形象很负面的区投资的话简直就是疯了,完全没有发展前途。当时银行也不愿意多借钱。但我认为价格已经非常低、非常合理,从实际利润角度来看,每年的年化收益达到6%~8%之间,经过十几年收益的增长,当时买房子所产生的债务已经所剩无几。到了2015年,在大家都看好柏林房产市场时,我转手把那些物业以420万欧元的价格卖出,赚了相当大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