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房客故事

  撰稿|浑水调研研究员 申不怵

  每个城市都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买不起房,只能带着包裹不断的迁徙,从城东到城西,从城南到城北,体验一个又一个小区,遇见一个又一个房东。

  是啊,你可以逃得过开发商,但肯定逃不过房东。今天,小强的四个朋友就为我讲述了他们各自的租房故事。

  小A:二房东加价65%把房子租给了我们

  因为房东打算卖房,今年3月份我搬离了已经租住两年的房子,在两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区,同时和另外两个朋友合租。

  新入住的小区是回迁安置房,居住环境不如以前,不过房租低了一些,虽说是回迁安置房,但是目前房价也已经3万+了。

  起初为了省钱,我和朋友没有麻烦中介,而是利用某APP在小区内寻找房源,不过最终遇到的还是二房东,几番讨价还价之后,我们接受了二房东最初的价码,租下了这间80多平米的小三房。

  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安顿下来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电梯里遇到了大房东,巧合的是大家还是同一楼层,因为是回迁安置房,很多房东都是A层有一套、B层有一套,或者是其它栋有一套,多余的房子会选择出租。

  寒暄三两句后,大房东问到了我们租房的价格。尽管我们也知道二房东就是靠吃差价过活的,但是当了解到中间的差价时,还是吃了藕。

  原来二房东租下来只有2300元/月,比我们租的价格足足低了1500元!回去赶紧翻了二房东和大房东之间的委托协议,知道了二房东从2016年5月拿到房子,委托期6年,不到两年之后,转手价格就涨了65%。

  那天,我们都少吃了一碗饭。

  小W:二房东跑了,大房东找我们要钱

  距离我上次的“逃离”事件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不过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我当时租住在南京某大学教师公寓内,那是一栋很破旧的房屋,估计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应该是大学老师的福利房。

  房型是三室一厅,说是三室,其实是两个卧室加一个书房,我住进去最晚,最小的书房就是我的了,不过租金也相对便宜,只有主卧的一半,每月850元。

  这个房子是我在豆瓣上看到的,转租自他人,租住快一年的时候出了变故,最初和房东签约的室友,也就是二房东,由于工作原因需要搬离,当时距离租约到期还有月余,我们就商量着,是二房东自己转租出去、还是到期和房主解约我们一同搬离。

  不过就在大家还在酝酿方案阶段,有一天周末醒来,我们发现二房东不见了。

  转眼间到了房东收租的日子,房东估计也是一股无名火,进而发到我们头上,还在单位的我就被电话拽了回去,接受房东一家三口的“教育”,之后就问我们的想法,是续租还是要解约。

  不等我们说话,房东就提出了要求:如果解约,我们就要支付房子过去半年水电燃气费,并且押金也不会退,理由是和我们没有合同关系,他只是和二房东之间签了合同,没见到我们的押金,而且要我们立即搬出去,即使还有十来天才到期。

  如果续租,我们就要把水电费结清之后,押金要回无望的情况下,再重新和他签订一份租房合同,重新缴纳押金,这样有一个好处是,我们不用立即搬走。

  为了避免被扫地出门,我们假意续租,不过要等到周末时候再来签订合同。

  房东走后,我们连夜收拾行囊,逃离了那里,避免了东西被扣下的尴尬,因为在房东看来,我们与其没有合同关系,是以陌生人的身份出现在他的房子里,里面的东西也无法证明是我们的。

  后来房东联系我,商量合同签订时,坐在出租车上的我告知不打算续租,转脸他就要求我们即刻搬出、并把费用结清,不过在我告诉他,一切费用需要向二房东去索要时,他显得有些错愕,不知道那时他是否会想起自己说过的话,“我和你们没有合同关系”。

  小F:四年搬了五次家

  我是在南京上的大学,大学四年匆匆而过,2014年大学毕业到目前为止也工作了四年。

  许多同学在四年中换了许多次工作,而我却在四年中换了好几次住处,统计下来,四年时间搬了五次家,不到一年就有一次。

  先说第一次,大学毕业走出校园,选择和同学一起合租在城东,彼时三室一厅2300元/月,人均不到800,面积90平米左右,住了将近半年,有一位同学因为工作原因离开,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换到了同一小区的两房,这是第一次。

  再过近一年之后,这位同学从南京徐庄某知名民营企业离职,也离开了南京,我一个人的开始再一次踏上搬家征程,这是第二次。

  再过一年之后,室友公司换了新地址,因此又要搬家,合租随即分崩离析,这是第三次。

  之后第四、第五次,均是因为房东卖房,我们不得以搬离,这两次搬家的间隔刚刚三个多月,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搬家,虽然是房东提出了卖房的意向,我们同时提出了换房,但仍然被“坑”了半个月房租。

  第五次搬家之后,我来到现在的住处,然而并不知道下次搬家是什么时候?

  小H:良心房东三年后房租只涨三百元

  我是2014年大学毕业,由于大学就在南京城东,想着距离比较近,刚毕业时就和留在南京的同学一起和马群合租了一套三居室。

  在南京生活过的人,应该都知道马群吧。

  我上班的地方是在鼓楼,每天最烦心的事情就是来回奔波,搭地铁要翻越一个长长的高架桥,高架桥下面偶尔会通行火车,白天还能忍受,如果下班晚了,没有太多人的路上真是有点恐怖。

  到市区的公交车是不要想了,能挤得上去就不错了,总体算下来每天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在3个小时左右。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实在是无法忍受,就一个人搬到了张府园附近的一个小区,和另外两个女生,这样一住就是三年。

  三年间,我们和房东大婶关系融洽,因为是女生,会把房间打扫的像自己家一样,因此房东偶尔来时看到会比较满意,期间没有涨过我们房租。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房租的话题热闹起来,估计房东也能感受到,在今年刚刚续签的时候,房东象征性的涨了三百,其实不算多,均摊到我们每个人才一百元,真是良心房东了,所以买房之前,我应该还会在这租下去吧。

  你和房东还有什么哪些刻骨铭心的故事呢?可以在留言区和大家分享。

  (草媒公社成员自媒体,原创内容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