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强大的秘密:鼓励冒险与互助的教育

来源:中国教育研究(ID:hantopedu)

黄树林里有两条岔路,而我--我选了一条较少人走过的路,而这让一切变得如此不同。

--佛洛斯特(Robert Frost)

「在害怕以及对于恐惧的想像侵蚀你控制世界的能力之前,要用新的成功经验取代掉失败的经验。」雅爸这样告诉我。 教会小孩面对自己的害怕并且陪着孩子克服害怕,是犹太父母做得十分成功的教养功课。

但是,这也不代表开车的人可以无照驾驶或是可以在马路上横冲直撞。

像是在以色列,没有潜水执照不能下水,也每隔几年就得更新执照。 所有和体力、技能和身体状况相关的执照,都一定要定期更新,包括驾照。

之前,新闻中传来在尼泊尔登山的台湾小情侣失踪47天后终于被搜救队找到,一死一伤。 我远在以色列看到新闻,找了英文版寄给年轻时热爱登山的雅爸。 他看了新闻,回答我说:「这两个人真是不容易!」

从小鼓励冒险的以色列教育

也许这种因为旅行冒险而传出失踪或死亡的消息在台湾并不常见,但在以色列,却是时有所闻。

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在当完兵后通常都会先出游半年到一年再回国找工作或升学。 每年在海外的背包客人数极多。 而且大部份的人不选择欧美或日本做为长期自助旅行的地点,反而是南美、东南亚、尼泊尔、印度这些国家布满了以色列年轻人。 去这些国家,一来相对比较便宜,二来在文化上跟他们原来的环境差异较大,让他们好奇。

也有的年轻人,干脆买一张全球机票,自己决定路线。 雅爸退伍几年后,曾经决定放下当时「鸡肋般」的工作,买了全球机票,除了拜访位于全球的亲戚,也认真的在尼泊尔和印度各逗留了一个多月。

走在语言文化不同的街道上,你会很快的重新认识自己,知道自己是谁。」雅爸回忆起那段旅行,这样告诉我。

而这个国家之所以有如此高比例的自助背包客,则可以归因于这个国家鼓励孩子冒险的教育,以及社会与家长对于小孩冒险的宽容与接受。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父母总是会面临要不要让孩子去学习或从事一些危险度较高的运动与活动的抉择:像是爬山、骑马、潜水、滑雪、爬树、野外求生。

而在以色列,不管是国家,社会与家庭教育,几乎都是有志一同的认定教会小孩冒险犯难的精神是重要的。大家相信这对于培养小孩的独立性、自信心与开创性有极大的帮助。

「这种教育的认知其实是在以色列建国之后才有的,并不是来自于旧的犹太传统。」雅爸跟我解释说:「以色列建国后,认定欧洲犹太人的专业,白领、书生或商人形象,是种失败的面貌,是造成希特勒有机会执行犹太大屠杀的原因之一。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强壮、坚毅、顶天立地、不畏任何挑战。」

当然,以色列长年的战争,每个孩子到了18岁都需要当兵,都有可能上战场。 在这种状况下,父母能够提高小孩在战场生存下去机率的方式,就是培养出强健体魄以及能够在各种困难处境下生存下去的小孩。

在学前教育阶段,我们就可以看到老师鼓励小孩在野外散步或户外教学时,找到不同的步道路线,试着去钻一些草丛和看起来没有路的地方。

「小孩在这个过程中受些擦伤是好事,他们会更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以及团队合作。」我上幼教课时,教授这么说。

等到孩子上了小学,每年的校外教学中,在大自然中行走与求生,一直都是重头戏。 小孩学会涉溪,爬山,再大一点学会扎营与生火,如何捡柴,学会如何睡在野外(而不是五星级的露营营地)。 如何分辨野生动物的足迹,以及碰到野生动物时该如何反应和自我保护。

我住的社区,在孩子13岁(七年级)的那一年,会在进行三个月的训练后,选一天将所有同年级的小孩带到野外过夜。 大人留下食物、水、睡袋和户外求生设备后就离开。 小孩们必须在手机收不到讯息的地方,自己升火,轮流守夜过一晚(而其实大人在营地的另一边用望远镜看着小孩的状况)。 类似这样给青少年的活动,在以色列到处都有。

学会面对危险与害怕

当然,从事危险度较高的活动与运动是有代价的。 比起在家里吹冷气玩电动的小孩,在野外露营的小孩自然要多面对被毒蛇咬到、在山谷滚翻的机率。

「不要因为开车在路上就有被车子撞到的可能性而不出门吧?」我家老二学骑马时有次从马上跌下来全身擦伤,我跟雅爸提到这件事后,他不以为然的这么说。 跟她学脚踏车时跌倒一样,雅爸很快的就让她回到马上(脚踏车上)。

「在害怕以及对于恐惧的想像侵蚀你控制世界的能力之前,要用新的成功经验取代掉失败的经验。」雅爸这样告诉我。教会小孩面对自己的害怕并且陪着孩子克服害怕,是犹太父母做得十分成功的教养功课。

但是,这也不代表开车的人可以无照驾驶或是可以在马路上横冲直撞。

像是在以色列,没有潜水执照不能下水,也每隔几年就得更新执照。 所有和体力、技能和身体状况相关的执照,都一定要定期更新,包括驾照。

学校与家庭则是从小带着小孩做各类的体力与技能训练,男女皆同。

「登山不需要全套黄金级的配备,只需要一个知道如何在高山行走的身体和脑袋。」雅爸来台湾时和我去爬玉山时,看到很多人带着全套登山配备,从登山装和拐杖时,这样跟我说。

雅爸在尼泊尔自助旅行时,曾经有一个多星期自己一个人穿着凉鞋,背着睡袋在三、四千多公尺的山中行走,晚上走不到预定要去的住宿点,就去敲当地居民家的门,看谁可以收容他一晚。

「有一次睡在鸡舍,我裹在我的睡袋里,一大早一只鸡跳飞到我的额头撒了一滩屎,我就这样开始我的一天。」这是雅爸在尼泊尔的旅行的经验。 「对我而言,黑暗与孤单并不可怕,人比较可怕。黑暗与孤单不会害你,但人会。学会与大自然相处,比人相处来得容易而美丽多了!」

而像雅爸这样的以色列人,到处都是,每个人身上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旅行故事。 不认识的一群人坐下来谈起旅行,大家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说。

另外,大家在旅行时一定都会买旅行保险。 在高山旅行的人们,也一定都有搜救保险。

「出发前要自己评估好风险,知道有问题时如何救自己,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国家。」雅爸细数当年他买的旅行保险种类后告诉我。

2015年的尼泊尔大地震后,以色列三大保险公司同步派了救援小组前往,就是因为他们的顾客都买了意外险。

在旅行中学会互助合作

而在这些人烟较稀少的地方旅行,交换各种旅行讯息与留下自己的行踪是重要且负责的做法。 在曼谷,我曾走进有着希伯来文菜单的餐厅,留言本上留着各种旅行讯息,一看就知道这是以色列背包客交换信息的中心。 以色列年轻人也从不排斥和其他陌生人一起旅行,在特拉维夫的背包客中心,常会看到有人在墙上留下自己的旅行计划和电话号码,询问是不是有人要一起参加。

这种习惯在海外和本国旅行客联络和留下资料的做法,在大灾难发生时特别起作用。

2015年4月的尼泊尔大地震,靠着少数人的卫星电话,以色列旅客传报了他们的所在地、当地所有以色列人的名单与情况,二百五十多名本来在地震后失联的以色列旅客,在三天后除了后来一个被证明死亡的年轻人之外,全部被以色列政府找齐。

而因为军队训练与旅行,我觉得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对同侪更是信任和乐意帮助。

「你在军队中学会的是在战场时不要丢下同侪。」邻居一个刚从南美旅行回来的二十岁美眉这样告诉我:「就算是他受了伤,你最好把他扛走,因为留下他之后成为人质,不只是他受苦,整个国家跟着一起受苦。」从建国之后,为了鼓励将士作战,以色列政府一直鼓吹「不能把我们的孩子抛弃在战场上」的原则,当有士兵被敌方俘获成为人质时,政府也一定会尽全力让他活着回家。 所有当兵的年轻人都必须想尽办法和自己的团队同进同退。

这些训练使得退休后的以色列年轻人在海外旅行时,也特别照顾同行的人。 这些年碰到一些台湾来以色列自助旅行的年轻人,我都会开玩笑的跟他们说:「走到比较难走和危险的路段时,如果有碰到以色列年轻人,就跟紧一点,如果你碰到困难,他们一定会留下来帮助你!」

孩子发生意外,全社会一起帮助

去年2月12日,以色列21岁的女生Zohar Katz在秘鲁旅行时突然人不舒服而前往当地医院就医。 医生诊断她是被某种罕见的昆虫咬伤后引起血液感染疾病,状况危急,需要全身输血。 她每天需要十一到十五袋的血袋,治疗需要持续15天左右。 秘鲁当地没有办法提供如此大的捐血量,血库告急。 消息传到以色列,马上成了各大新闻媒体当天以及接下来几天的头条。 Zohar 的家人以及以色列慈善机构自动发起捐血活动。 新闻传出的四天后,2月16日以色列紧急救援组织Magen David Adom (类似红十字会)带着来自以色列民间捐助的一百袋符合条件的血袋,以及血液科医生,一起飞往秘鲁。 3月2日,状况回覆稳定的Zohar 搭机回到以色列继续后续治疗,目前已经恢复健康。

我当时连续追踪了几天的新闻和脸书贴文与留言,吃惊的发现这个社会中大众的行动力以及同情心。

「为什么发生这种事,大家不会抱怨年轻人退伍后不念书,不工作却跑去奇怪的国家旅行才会被奇怪的昆虫咬到?」我疑惑的问。

「Winnie,在以色列当兵是非常高压而且生离死别的事情。当完兵后旅行其实是最好的疗愈和整理,有助于厘清思绪,思考未来。再说,孩子都上过战场了,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比战场还糟糕的呢?」雅爸说。 而他其实也是在全球旅行的那一年之后,才决定要去念大学。 「旅行中本来就会发生很多奇怪的意外,以色列有那么多小孩在外在旅行的父母,碰到这种事自然是感同身受。他们也会希望如果今天是他们的小孩碰到这种事,大家也能够帮助他的小孩啊!」

你会鼓励小孩走不同的路吗?

在看到Zohar在以色列受到的待遇后,看到台湾那对在尼泊尔受困的小情侣在男生脱困之后,受到网友的质疑与责难,我真的觉得非常的不舍。

「在没有外援的状况,他们能够撑这么久,真的是不容易;也真可惜都这么努力了,两个人没有办法一起活下去!」雅爸在看完新闻报导后,下了这样的结论。 我想这个结论,也是所有鼓励孩子冒险犯难的大人们会有的共同结论。

你呢? 你会鼓励自己的小孩在长大后,走与别人不同的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