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最悲观的一首诗,写尽了对人间繁华的鄙夷

“诗仙”李白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也是浪漫主义诗歌的集大成者。李白的诗飘逸潇洒,变幻莫测,犹如随性而为,恣意汪洋,奔放不羁。就连齐名的“诗圣”杜甫都多次称赞李白:“白也诗无敌”、“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李白的诗之所以能奔放不羁、飘逸潇洒,与他个人的性格也是有很大关联的。李白为人疏放潇洒,轻蔑礼数,好饮酒、好交友,好游历。“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从这些诗句中便可见李白性情豪放不羁。

但人并非总算是快意豪放的,李白一生坎坷,也有悲观的时候,也曾写下悲观消极的诗作。譬如下面这首诗便是李白最悲观的诗作之一:

拟古十二首·其九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

 

白骨寂无言,青松岂知春。

 

前后更叹息,浮荣何足珍?

李白曾一度热衷于求取功名,后来经历“赐金放还”、流放夜郎的打击,看透了时间荣辱的虚幻。这首诗便是其在这种悲观情绪下写就,透露出一种人生短暂时光易逝的感伤和对人间繁华荣辱的鄙夷。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开篇便透露出深深的无力人生如同匆匆行旅,生死又有何不同?一声悲叹,悲观至极!后四句则化用古代神话传说,浮想联翩,感受到宇宙中一切都在变化,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末句“前后更叹息,浮荣何足珍?”画龙点睛,以警策之语收尾,叹息人世间繁华不过如此,实在不足以珍惜。

李白这首拟古诗,以叹息人生短暂为主题,虽有悲观情绪,却不显颓废,反而深深地揭露出时间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的虚幻。可以说,这是李白经历“赐金放还”、流放夜郎等等坎坷之后的人生总结,将自己的一生归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