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正为崩盘上火,喝口“凉茶”又被呛到了

上个月的一个工作日,有媒体曾到东区国际8号楼的中弘股份总部探访过,但迎来的是反锁的大门。

“王永红跑了!”一位保洁员告诉她。

“上市房企第一跑”的名声很快传开,紧接着,“套现70亿元”、“负债43亿元”、“高管集体背叛”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开始源源不断爆出,中弘股份股价跌破1元,23万股民心如死灰。

但就在8月28日上午开盘后,中弘股份涨停,其原因是前一晚公告称与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

上市公司动态截图

根据协议,在债务重组与后续资产注入方面,为盘活中弘股份的资产,明确企业主业和方向,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将对中弘股份进行债务重组。包括明确中弘股份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发展方向;对于与中弘股份主业方向、盈利模式不一致的项目和资产进行重组转让退出,优化主业方向和项目资产结构;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参与企业债务重组后,按照上市公司监管要求,择机将各自相关主业的优质项目注入中弘股份。

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承诺,在债务重组和托管经营过程中,根据经营需要,为中弘股份项目经营、人员成本等方面提供流动性支持,以帮助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经营。

公告还称:“加多宝拥有多年的产业运营经验,并且在产业运营多年后在全国各地持有多处待开发用地,意在盘活中弘股份存量资产,实现共赢。”

但就在股民们狂欢着迎接中弘焕发第二春之时,加多宝集团却紧急发布了关于澄清中弘股份《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公告中不实内容的声明。

该声明撇清了与中弘的合作关系,甚至声称自己“毫不知情”、“要追求相关法律责任”。

上午11时许,涨停之后的中弘股份申请盘中临时停牌。

公告截图

全线崩溃的资金链

这家曾经开发过中弘·北京像素、六佰本—望京商业街、中弘国际商务花园等数个知名项目的开发商,自2009年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成为中国旅游产品开发与运营的一流品牌”之后,曾通过大举扩张并购数十个公司以谋求战略转型。但如今从公司情况来看,中弘股份不仅转型未见成功,更面临着资金信用和控股权等多方面隐患。

在27日的晚间公告中,中弘还披露了关于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终止股份转让事项的公告。其原因是按照证监会相关规定,上市公司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期间,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弘股份的逾期债务接踵而至,总规模已经超过50亿元,信用评级也被调至最低,其中甚至包括一笔利率高达24%的3.3亿元债务。

除此之外,因中弘股份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安徽证监局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种种迹象表明,中弘的资金链早已面临全线崩溃,而王永红的失信更是在各个领域都“有所建树”。

比如在去年佳士得拍卖会上,王永红为心爱的女明星豪掷1.24亿港元拍下了雍正粉青双龙尊,后因无力偿还1.2亿元尾款,两人双双被告上法庭。

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2000年,28岁的王永红以低廉的价格买下了北京东五环外一幅600亩的地块,那时,常营还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野。

囤地8年之后,随着北京CBD东扩,那片“荒地”的价格已经翻了10倍,王永红将其打造成了至今还是京城最著名的商住房——北京像素,近万套房子在4年内就销售一空。

年少成名又独具慧眼,卧薪尝胆之后的王永红一举成为身价百亿的富商。尽管尝到了开发住宅的第一桶金,但王老板志不在此,他希望用资本撬动资本,并由此布下了更大的赌局。

随后的几年里,王永红先后尝试过影视、手游、主题乐园、旅游地产等新生意,但最终没有什么起色。2015年,他在自己的私人会所里,正式提出“A+3”战略转型决策:一家A股上市公司外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A即中弘股份,定位于一家全面开发旅游地产的重资产公司;三家境外上市企业则属于轻资产公司,一家围绕互联网金融做物业营销,一家做在线旅游,另一家负责品牌运营管理),并正式开启了新的转型之路。

近年来,在中弘股份大肆扩张的并购多达几十起,其中最令业界震惊的,是被称作“蛇吞象”的半山半岛并购案。

2015年9月,停牌近半年的中弘股份宣布,将以58亿元接手半山半岛项目,拟通过支付现金、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但仅仅一个月之后,中弘股份就宣布重组失败。该年度,中弘股份全年净利润仅有2.87亿元。

对于此次失败,王永红当时的解释是,“标的资产后续整合过程涉及环节众多、交易过程复杂、基础工作繁多。”

但善于资本运作的王永红并没有放弃,采取了联合金融机构利用加杠杆的间接收购方式重新启动对半山半岛项目的收购,试图以10亿元撬动60亿元资金,此举也引来了深交所发出问询函。

除此之外,仅在2015年,中弘股份就对外公布了多起并购案,包括8月19日,以7.06亿港元代价收购香港上市公司开易控股72.789%股权;在9月10日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Walker Group Holdings Limited不少于60%的股份;10月8日,其境外全资子公司又计划收购卓高国际66.1%的股份。

2016年12月23日,公司还出资10亿元收购天津世隆17.238%股权。2017年5月5日,更是耗资约11.6亿元收购CMSPC投资基金部分份额,几天之后又宣布斥资约27亿元收购高端旅游服务商A&K公司90.5%的股份。

公开财务资料显示,中弘股份2017年营业收入10.16亿元,净利润为-25.37亿元,同比下降1834.45%%。而整个2016年以及2017年,中弘股份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皆为负数。

公司近年净利润情况(数据来源:wind)

中弘股份的官网上,赫然保留着王永红的“董事长致辞”。其中写道:当朋友询问我是如何让中弘如此快速发展起来的,我回答我只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要让所有中弘的业主们感觉到产品的好。这个“好”的定义不是挺好,是“很好”,“非常好”,我要的是这种状态,让每一位购买中弘项目的人都能发自肺腑的感觉到我们对产品的用心,对品质的追求,物有所值。

第二件事就是我为之骄傲的员工们。中弘不是我一个人的,他们将智慧和青春奉献给了这个企业,这个企业才有今天的成就。他们是中弘的未来,我有责任让他们过得更好一些。

第三件事就是股东们,有了他们一直以来的理解、关心和支持,中弘才得以稳健发展,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中弘必须做出成绩,以此回报股东们的支持,这是我的工作。

如今看来,这不免有些讽刺。第一件事,北京御马坊项目一夜从明星项目变成烂尾楼,济南项目停工停售;第二件事,拖欠员工数月工资,高管陆续出走;第三件事,公司财报涉嫌虚假记载,大股东集体撤退,股票沦为“仙股”。

但王永红三句话不离“梦想”的座右铭至今“源远流长”:“每个人都有梦想,梦想是驱使人们不断向前的能量,梦想从来不会被打折,只有一直做下去的勇气。”

这话听着并不陌生。曾经,一个同样身为上市公司老板的贾姓企业家,在跑路之前,也总是诉说着“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壮志豪情。

而今,王永红在经历了金主垮台、股东撤资、资金断裂、债主追债、墙倒众人推等一系列事件之后,不知是否会想起那位远在美国的前辈,毕竟“梦想家”总是惺惺相惜的。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