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化“闹剧”终结 特斯拉的下一步将走向哪里?

  特斯拉17天的“天价私有化 ”闹剧终于曲终人散。

  公司CEO 马斯克的一条推特引发的整个华尔街的争吵,多空激辩之际,公司的股价也在8月上演了过山车。

  回顾整个事件,有多少华尔街分析师真正做到先知先觉?这其中又有多少可能的交易机会?

  而展望未来,马斯克是否会因为该笔交易而遭到SEC的处罚?

  发生了什么

  8月25日晚,特斯拉董事会在其官网上发布通告,称特斯拉将放弃私有化。

  公告提到,特斯拉研究私有化事务的特别委员会举行了一次董事会会议。会上,马斯克向董事会表示,在考虑了所有因素后,他认为不再进行私有化交易是更好的决定。

  经过讨论,特斯拉解散了特别委员会。董事会和整个公司仍然致力于确保特斯拉顺利运营,完全支持马斯克继续领导公司向前发展。

  马斯克也发布公开声明称,私有化方案比预期的要难,保持上市是特斯拉的最好选择:

  “我知道私有化的过程会很有挑战性,但很明显它会比最初预期的更耗费时间和分散注意力。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必须专注于升级Model 3并实现盈利。”

  私有化的进程及幕后

  本次私有化始于8月7日,公司CEO马斯克在推特上宣布将以420亿美元将公司私有化,同时称相关的资金已经到位(根据马斯克随后在纽约时报专访上透露的信息,在他发帖前,既没有旁人看到也没有人审查。他希望给一个比近来交易价溢价大概20%的收购价,约为419美元,他四舍五入成了420美元)。

  随后,在公司官方博客上,马斯克也阐述了其私有化的内在逻辑,其认为私有化特斯拉能够创造出最佳的运营环境,不在纠结于季度波动,专注于长期使命。

  私有化目的是为特斯拉创造最佳运营环境。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的股票价格会剧烈波动,令身为特斯拉股东的所有员工分心。上市公司承受着季度财报周期的巨大压力,特斯拉的决策可能适用于短期提振季报,但不是长期的正确选择。作为股市历史上最被做空的个股,上市状态意味着存在大量想攻击特斯拉的人。

  我从根本上相信,当每个人都专注于执行,当我们能够专注于长期使命,以及没有人再有不正当的动机,来试图伤害所有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时,我们处于最佳状态。

  在之后更新的博客上,马斯克也阐述了外界最为关心的资金问题,其称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将为本次私有化提供资金。

  为什么我说“钱已到位”?

  两年前,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就多次接洽我,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他们在2017年年初的会面上,表达了这种兴趣,因为(沙特人)需要将其产业从石油产业向更加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然后他们在2018年与我举行了几场额外的会议,重申了这种兴趣,并试图推进一项私有化交易。显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有足够的资本来执行此类交易。

  最近,在沙特主权财富基金通过公开市场买入特斯拉5%的股票之后,他们主动要求再次进行一次会面,会面于7月31日举行。在会议中,沙特方面的基金经理对于我们之前没有推进他们要求进行私有化的行动表示遗憾,他强烈表示他支持为此次特斯拉的私人交易提供资金。我从他那里了解到,这项交易不需要其他决策者,而且他们渴望继续前进。

  在8月7日宣布之后,我继续与沙特基金的常务董事沟通。他表示支持继续进行财务和其他尽职调查以及获得批准的内部审核流程。他还要求提供有关公司如何被私有化的其他详细信息,包括任何所需的百分比和任何监管要求。

  但根据《华尔街日报》在私有化告吹后披露的信息,恰恰是马斯克的私有化推文及博客引发了沙特方面的不安

  沙特人对于马斯克8月13号的博客文章感到不满——在博客中马斯克详细说明了其私有化的资金是有保证的,其正在与沙特方面人员会面。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子有很大的意愿将沙特的石化企业转变为太阳能技术中心——这是他宏大经济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其对于特斯拉有足够的兴趣,其在公开市场已经购买了5%的公司股份,但是沙特人并没正式提出方案。消息人士称,该国领导层存在分歧。

  马斯克的推特及博客使得沙特方面的高级管理人员开始担心马斯克的健康问题以及其在公司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之前的采访中,马斯克承认自己经常靠吃安眠药安必恩帮助缓解失眠。一些特斯拉的董事担心,有时他服这种药非但没有让他入睡,还造成他深更半夜在Twitter上发帖。另外,一些董事还知道,马斯克有时服用制造愉悦感的娱乐性药物)。

  随后,高盛及摩根士丹利先后将特斯拉列入限制名单(restricted list),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正在以特斯拉金融顾问的身份行动”。限制名单将禁止高盛任何员工交易列入个股,以防止内幕交易发生。市场消息同时证实,5年前参与戴尔私有化的私募基金银湖资本介入了该笔交易。

  市场对此反应不一,除了大范围质疑交易是否可行的观点之外,公司的超级看多者也发表不同的声音。

  公司铁杆看多者ARK Invest创始人兼CEO Catherine Wood发布

  公开信

  ,除了重申特斯拉股价有朝一日将涨至4000美元之外,她还表达了强烈反对私有化的立场。

  1、私有化之后,特斯拉将无法再像上市公司那样以具有竞争性的优势迅速且引人注目地筹资。鉴于自动驾驶出租车和卡车网络所面临的网络效应和自然地理垄断,这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2、到时候特斯拉和你将失去一家上市公司所能获得的广大媒体的免费宣传。如果保持是上市公司的角色,将最有利于未来几年保持全美自动驾驶出租车网络公司的地位。只需要问问Michael Dell他想再次领导一家上市公司的原因。

  3、私有化将剥夺绝大多数押注你和特斯拉的个人投资者的机会,迫使他们放弃机会,从而将机会转移至高净值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那里。

  4、如果你不将特斯拉私有化,一旦投资者意识到并理解了你的远景和策略的范围和最终结果,你会对他们的反应感到惊讶和欣慰。

  然后是该笔交易的未经证实的高潮部分。

  根据《华尔街日报》披露的消息,当(马斯克)决定取消该计划时,有关交易如何进行的讨论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相关的投行顾问们是在马斯克发了第一条推特后,才被请来提供咨询服务 )。但投行们确实帮助马斯克完成了相关的资金募集。

  (在周五交易正式告吹之前)周一、二,来自高盛和银湖资本的顾问们达成了一份可能完成的协议:包括大众和银湖资本在内的投资者将为该笔交易提供300亿美元的资金。

  但到了上周四,在与董事会见面时,马斯克称其对相关的交易表示怀疑,并表示将撤回这个建议。

  华尔街日报分析,马斯克仍然更加青睐来自沙特的资金,其认为竞争对手只是想背上所谓的“特斯拉光环”。

  同时该笔交易还有一个关键点,新投资者希望在公司有更多的发言权,而不同的投资者都有自己的条款。

  随后,正如后来市场所知道的那样,到了周五晚上,特斯拉正式发布公告,宣布结束私有化的动议。

  争议的焦点

  尽管只有短短的17天,但是从马斯克的第一条推特开始,特斯拉的私有化进程就伴随着巨大的争议。

  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马斯克是否利用推特的上私有化信息,在进程一切尚不确定的情况下,操纵公司股价,完成对于特斯拉做空者的复仇。

  一直以来,由于公司债务、电动车交付数量以及现金流问题,特斯拉一直以来都是华尔街空头最为青睐的目标,根据8月初的数据统计,特斯拉做空头寸约129.2亿美元,高居华尔街做空规模之最。

  公司CEO马斯克也与空头交锋多次。之前二季度财报利好刺激,特斯拉股价大涨。马斯克也在社交媒体发文,嘲笑那些做空特斯拉的基金经理人。他表示,“连希特勒都在做空特斯拉股票”。

  而特斯拉的私有化消息显然对公司的做空者们构成严重的挤压。

  在股价方面,在马斯克发布首条推特后,特斯拉一度涨超8%,股价冲破371美元,但后来回落至360美元附近。股票在美东时间下午2:08分暂停交易,随后在当地时间下午3:45分(北京时间凌晨3:45)复牌。最终,特斯拉收涨10.99%,报379.57美元,接近2017年9月18日385美元的收盘纪录最高。在暂停交易前涨幅为7.39%,恢复交易后迅速拉涨超13%,最高触及387.46美元。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主席Harvey Pitt在随后接受CNBC采访时就直言不讳的表示:

  马斯克时常抱怨股票的市场价格、抱怨做空,股票价格迅速上涨了5%-8%。如果他发表的言论是为了让股价有所变动,可能就会涉嫌操纵股价或证券欺诈。但使用特定价格进行潜在的私有化交易是前所未见的,因此引发了有关他意图的讨论。

  SEC对此也做出反应。市场消息称,SEC要求特斯拉董事会透露,马斯克在发布私有化推文之前,向董事会透露了多少消息,来确定马斯克是否涉嫌欺诈、操纵市场。

  私有化资金的来源是马斯克推文是否涉嫌“操纵股价”的关键。如果在发出那则推文之前,马斯克未能确定为特斯拉私有化提供资金的机构,那么他就有可能被控欺诈或是操纵市场。

  投行反应

  在特斯拉正式宣布结束私有化进程后,多家投行也做出点评。

  除了警示投资者需要注意SEC的法律风险外,投行们主要观点基本与之前先知先觉大幅下调公司目标价格的摩根大通一致,建议投资者重回基本面,来审视这家公司。

  RBC分析师Joseph Spak在点评中写道(中性评级 目标价格315美元):

  鉴于420美元/每股的私有化交易已经泡汤,我们想说该股票将重新回归基本面,但事实上,该股票的交易是基于人气的;

  大多头可能会很高兴,因为他们可以参与潜在价值的创造,然而,对于我们来说,看空者对于最近的走势可能有更多的把握;

  对于我们来说,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显,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或者说没有足够的兴趣将公司以420美元/每股价格私有化,相应的公司的信誉因此遭到了打击;

  虽然未来几周公司的股价可能会波动,但我们认为最终的状况会回到Model 3方面上,不仅仅是销量上,还有盈利能力。

  未来局势

  未来的局势的走势主要集中在两点:SEC是否会提起相关的操纵诉讼以及公司的基本面状况。

  在公司诉讼方面,美国监管机构SEC对特斯拉宣布私有化的方式、意图与真实性的调查快慢,最令市场关心。

  彭博社曾预计,SEC平均调查和问询期是两年,华尔街则想让监管机构快速决定马斯克个人或特斯拉公司是否违反了证券法。

  现在的困难点在于,SEC若要找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了解马斯克“融资已确保”的言论是否属实,可能无法像在国内一样发传票推进听证,这使得相关的过程更加漫长。

  而在处罚方面,美国媒体Axios曾经提到,SEC近来没有类似的处罚先例,不过如果操纵市场的罪名坐实,SEC有可能会对特斯拉公司进行罚款,马斯克也有可能被要求不能担任上市公司的CEO或董事。在最坏的情况下,马斯克可能丢掉工作,而特斯拉要损失数百万美元。

  SEC据称已经传唤了特斯拉董事,要求董事会透露马斯克在发布推文之前,向董事会透露了多少关于私有化的消息。

  而在公司层面,在投资者重回基本面之际,Model 3的交付数量将重新成为市场的焦点。

  下一次评估的时间点将是10月初,届时公司将公布三季度的产量和交付情况。公司曾表示,预计第三财季将生产5万至5.5万辆Model 3,按照该指引的高端,平均每周约4200辆。

  但市场消息显然并不站在公司这边,根据媒体Electrek报道,当前Model 3 产量比此目标低逾30%。若要达到特斯拉的三季度产量目标,9月平均周产量要超过5000辆Model 3,而三季度至今最高周产量为4900辆。

  同时,市场消息称,尽管特斯拉在6月最后一周达到其关键生产目标,但单周生产的5000辆Model 3汽车中有4300多辆需要返工。这意味着特斯拉当周Model 3的首次合格率约为14%,即只有14%的车辆不需要返工。

  公司的现金及债务问题也是潜在的问题。

  特斯拉在未来12个月的债务高达13亿美元。而在扣除9.42亿美元客户存款后,公司只有13亿美元现金。持续现金消耗,特斯拉可能需要在年底前借入高达20亿美元才能维持运营。

  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可转债券募集资金。公司通过发行可转债券募集资金,而在股票价格上涨超过一定价格后,可转换债券让所有者有权将其债务换成股权。它们允许持有者从股价上涨中受益,同时如果股价下跌也提供类似债券的保护。

  但除了股权稀释的问题之外,可转换债券所有者将通过卖出标的股票来对冲其头寸。这可能引发对于公司新一轮的做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