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涉嫌非法吸储被刑拘?瑞年国际三年前遭遇的猛烈做空

  作者 | 荆芥

  流程编辑 | 白鹤芋

  近日,瑞年国际(02010.HK)成了媒体焦点。失联、传销,跟放电影儿似的。虽然名声狼藉、很早就沦为仙股,但是它作为一个案例还是很值得分析一下的。

  瑞年国际全称瑞年国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主要从事医药、健康营养品的生产和销售,2010年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上市后瑞年国际,虽然业绩上没有出现一跃冲天的态势,倒也表现不俗。从2010年起营业收入不断地上升,由13.6亿上升至2014年的20.6亿,涨幅51%;净利润表现也比较稳定,2010年-2014年基本维持在5亿人民币左右。

  然而从2015年开始,营业收入开始下滑,净利润也在逐渐萎缩。2015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5亿、11.4亿、3.6亿,净利润分别为4.1亿、-6500万、-8600万。2017年公司表示业绩亏损主要由于营业额减少、毛利率下降及贸易应收款项减值所致。

  公司近三年的股价也是一泻千里,由2015年4月份的最高每股3.1元下跌至今年最低每股0.2元,跌幅高达90%。

  这样的表现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瑞年国际不仅过去三年惨,就2018年半年的状况来看依然很惨,而且自家董事长还出事了。

  1

  董事长失联

  2018年7月4日,香港联合交易所应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指令,正式发出通告对瑞年国际实施停牌。

  此通告一出,投资者们坐立不安,纷纷猜测停牌的原因。反观瑞年国际,表现非常淡定,并未就停牌之事做出任何回应。

  直至2018年8月18日,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发出通报称,已对无锡瑞年实业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调查,并对公司负责人王福才等主要犯罪嫌疑人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无锡瑞年实业有限公司为瑞年国际旗下的附属公司之一,而通报中的公司负责人王福才正是瑞年国际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面对如此紧急事态,瑞年国际不得不做出解释。8月22日,公司发布了《内幕消息》进行了回应,大概意思就是:公安局发的通报是真的,我们现在确实也联络不上董事长。

  董事长无法取得联系,整个停牌事件就显得更加扑朔迷离了。更值得关注的是,公安局通报中的罪名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2018年3月27日,广西柳州工商局接到举报,称柳北区一家食品经营部在组织推销氨基酸等保健品,该经营部利用对“瑞年国际”股票的虚假宣传,诱导消费者购买其推销的氨基酸产品,推销对象均为老年人。

  同时,网传的一份在逃人员登记表中写着:2017年7月至今,瑞年实业王福才与张永强、李卫东开展“万人代言”活动,并设立“创美网络商城”以保本付息的方式吸收公众存款,至2018年5月以来公安机关多次接到群众报警称没有收到活动返利,犯罪嫌疑人张永强、李卫东的行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公司停牌的原因还没弄清楚,董事长不但玩起了失联,还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这其中是否有联系呢?莫非瑞年国际是不是又要凉了?

  2

  跨年做空大战

  为什么说又凉了呢?

  早在三年前,瑞年国际就遭沽空机构格劳克斯(Glaucus)狙击。格劳克斯于2015年10月21日发布做空报告,指控瑞年国际夸大盈利、虚报销售门店数量等,建议强烈沽售,目标价0元,受报告影响,当日公司股价急挫8%后停牌。

  瑞年国际随后对报告做出了澄清,但依然没有逃过停牌两个月的命运。

  2015年12月28日,公司复牌。复牌当日,格劳克斯对公司澄清再次做出回应,不仅让公司股价当日大跌16%,甚至影响到公司的供股集资计划。

  怎么回事呢?原来在10月5日,瑞年国际发出公告,建议每40股股份获9股供股股份,并且通过该供股计划集资约3.25亿港元。但公司称考虑到市场及股价下滑因素,继续进行供股为不适宜及不明智的,因此终止。

  2016年1月,瑞年国际赴格劳克斯注册地美国加州提出诉讼。至2016年4月份,双方达成和解,格劳克斯称未来不会在任何公开场合评论瑞年国际,后者亦将撤回诉讼。至此,跨年做空大战画上句号。

  做空报告不仅导致公司股价两次重挫,还迫使瑞年国际采取了司法程序对格劳克斯的行为做出指控。那么这份报告中究竟说了什么呢?

  3

  “致命”的报告

  作为一家外商独资企业,瑞年国际不仅要向香港交易所(HKEX)公布其年报数据,同时依据中国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需要向中国商务部(Mof)递交年度报告。

  而格劳克斯在做数据调查时,发现了瑞年国际年报中的问题端倪。

  根据瑞年在香港交易所公布的数据,瑞年国际的主要附属公司“无锡瑞年实业有限公司”在2011年-2013年累计获得营业收入39亿元。但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瑞年实业在这三年间仅获得了7.9亿的营业收入,两者数据相差80%。

  在利润方面,瑞年实业向商务部递交报告中的三年累计利润为3220万元,与其在港交所公布的三年累计利润17.22亿相差98%。

  无独有偶,在瑞年国际的另外一家附属公司“无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收入和利润分别夸大了96%和102%。

  假设瑞年国际在HKEX公布的数据没有错,那么接下来的证据无疑给瑞年国际当头一棒。瑞年实业作为瑞年国际的主要附属公司,在2013年向瑞年国际贡献了82%的营业利润。通过测算,瑞年实业当年至少产生了1.7亿所得税和1.8亿增值税,总计3.5亿。

  而当年无锡滨湖政府发布的税收报告中,仅有两家企业税收超亿元,而瑞年实业并不在名单中。

  如此看来,瑞年实业的实际税收支出远远比其公布的数据要少,也就意味着净收入也存在大量水分。

  在实地调查中,格劳克斯发现瑞年国际虚报了销售门店的数据。2014年12月31日,瑞年国际称当年有总计200家门店累计贡献收入2.4亿。而在瑞年国际公布的其中几座主要城市中(上海、杭州、南京、无锡),总共暗访了9间门店,仅3家正在营业。

  瑞年国际采取了三种销售模式:经销商合作,自身品牌门店直销,网络平台销售。经销商合作方包括超市、药店和医院,其中主要的经销商包括沃尔玛、万家、大润发、国大药房、海王星辰等。

  据调查数据,在造访的59家经销商门店中,仅有27家正在售卖公司相关的产品且数量非常有限,严重怀疑瑞年虚报了门店销售数据,进而夸大了销售收入。

  那么,为了让收入和利润看起来更加合理,公司的支出便成为调查的关键,而其中广告费用尤其显得不合理。

  瑞年国际称2012年至2014年,公司的广告费支出分别为3.46亿、3.48亿、3.2亿,分别占公司收入的20%、18%、16%。也就是说,公司三年的总广告费支出超过了10亿,意味着瑞年国际至少是在上市公司中广告费榜单的前30名。

  在上市公司的广告费榜单中,可以看到知名企业如中国联通、比亚迪、燕京啤酒等,但并未发现瑞年国际位列其中。

  与可比公司汤臣倍健、交大昂立、太太药业进行对比,发现瑞年国际的2014年的广告费支出是汤臣倍健的2倍,交大昂立的17倍,太太药业的7倍。

  汤臣倍健在2014年还聘请了篮球明星姚明进行代言,进而显得瑞年的广告费用高的不合理。

  4

  结尾

  在格劳克斯的做空报告中,涉及的不合理因素还有很多,比如瑞年国际在2012年至2014年账面上有超过13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却还要去资本市场以高达12%的利息进行短期借款;公司存在关联交易及不明意义的高额研发费用支出;公司的分红主要来自于融资而非经营业务等。

  而此时此刻,对于瑞年国际来讲,把内部的事情解决了才是最重要的。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市值风云APP

  买股之前搜一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