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P2P爆雷!这家A股公司董事长被抓,身陷春晓资本暴风眼

网贷“爆雷潮”,陷入其中的上市公司境况各异。

步森股份85后董事长赵春霞,旗下P2P平台爱投资向多家上市公司追讨欠款。当浙江证监局下发《谈话通知书》后,赵春霞却避而不见,也未与监管局另行约定谈话时间。

“放鸽子”的董事长暂且不表,而九有股份(600462)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则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韩越的另一身份,是近年来新锐VC春晓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e公司获悉,韩越被刑拘或与春晓资本旗下春晓天泽参投的P2P平台聚财猫有关。九有股份消息影响,8月28日低开后封死跌停,午后开板,收报2.80元,跌9.09%,全日成交1.26亿元。2017年8月春晓金控入主九有股份至今,公司股价累计跌幅达50%,市值蒸发约14.95亿元。

或事涉聚财猫“爆雷”

九有股份8月27日晚公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暂不能履职,暂由副董事长徐莹泱代理行使董事长职责。

此外,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冻结了公司大股东天津盛鑫持有的公司1.02亿股股份;该部分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06%,占天津盛鑫所持股份总数的100%。

天津盛鑫是九有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天津盛鑫由北京春晓金控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春晓金控”)100%控股,韩越持有春晓金控86.80%的股权,为春晓金控的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韩越同时也是新晋VC机构春晓资本的创始合伙人。近期,春晓资本因投资的牛板金、君融贷、聚财猫等多家网贷平台暴雷陷入舆论漩涡。

春晓资本成立于2014年,三位创始合伙人为韩越、吕佳凯、何文。其中,韩越曾就职于齐鲁证券新三板业务,有近十年的资本市场经验。现任春晓金控及下属部分子公司董事、九有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务。

这次刑拘董事长和实施股份冻结的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今年7月起启动对“爆雷”P2P平台聚财猫的立案侦查。

e公司获悉,韩越被刑拘或与春晓资本旗下春晓天泽参投的P2P平台聚财猫有关。

公告显示,7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根据群众报案,对上海裕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裕乾”)(线上平台为“聚财猫”)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公司实际控制人薛某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7月20日,上海奉贤区市场监管局披露经营异常公告,显示上海裕乾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聚财猫2014年8月上线,注册资本1250万元。去年3月,多家媒体公开报道,聚财猫完成1亿人民币A轮融资,春晓天泽投资。而春晓天泽则是春晓资本管理的基金之一。

工商登记显示, 聚财猫运营方上海裕乾股东包括包括创始人兼CEO薛亮,联合创始人林孝深,高榕资本(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但未见春晓资本或春晓天泽的身影。

但据聚财猫投资者介绍,今年8月17日投资者一行曾前往深圳高榕资本沟通。高榕资本出席会议人士称,公司不参与聚财猫的运营以及不了解资金金额等方面的目前信息。但根据内部的协议,上海裕乾的股份占比中,春晓占有51%,然后就是薛亮,高榕资本占有量仅10%左右。

春晓曾被举报自融

事实上,聚财猫只是春晓资本布局互金平台的冰山一角。

2015年12月,春晓资本参与君融贷A轮融资;2017年1月,君融贷A+轮融资中再次出现春晓资本的身影。天眼查显示,君融贷的运营主体为大连君融贷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大连君融贷),CEO吴隽持股57.57%,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持股16%,北京春晓致信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持股8.4%。而深圳春晓天泽投资合伙企业正是已经爆雷的P2P平台“牛板金”的股东之一。

而春晓资本与君融贷的关联,早在去年8月已被匿名举报至上交所,春晓资本控制的九有股份随即被问询。

上交所接获的举报信称,春晓金控的关联企业大连君融贷及其全资子公司君融贷(北京)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与九有股份旗下的九有供应链及润泰供应链存在同业竞争关系。此外,春晓金控在君融贷业务上存在多项违反《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的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九有股份随后回复称,春晓金控与大连君融贷为非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春晓金控不参与大连君融贷的具体经营。大连君融贷与九有股份既非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且二者主营业务类型不同。因此,大连君融贷与上市公司不存在同业竞争情况。

春晓资本否认与君融贷的关联,但今年7月起,君融贷,聚财猫等平台相继出现逾期,春晓资本再度被市场关注。

今年8月20日,春晓资本在官方微信发出声明,春晓资本表示自身确实投了P2P平台,但仅占其投资的60多个项目中的小部分,对公司影响有限,不存在筹钱还款问题;其次,春晓资本属于VC基金管理机构,所管理基金和业务仅限财务投资,因而不存在自融情况。

随着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介入调查聚财猫,春晓资本实控人韩越被刑拘,旗下所持九有股份被冻结,由此可见,九有股份的回复和春晓资本的声明均已显得“苍白无力”。

春晓资本入主股价腰斩

除布局互金平台,春晓资本也染指上市公司。

2017年8月春晓资本旗下春晓金控出资7.5亿元入主九有股份。

回溯原委,去年8月24日,春晓金控通过受让朱胜英、李东锋、孔汀筠合计持有的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100%的股权,间接收购天津盛鑫持有的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共1.02亿股。春晓金控成为九有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最终实际控制人变为韩越。

随后披露显示,当时九有股份控股股东天津盛鑫质押股份面临平仓危机,最终决定出让股权给新的投资者。

这笔股权的转让价格是7.5亿元。其中春晓金控将以自有资金5亿元及韩越对春晓金控的2.5亿元无偿借款作为收购的资金来源。公告披露显示,韩越对春晓金控的全部实缴出资及向春晓金控提供的借款全部来源于家族自有资金,其家族产业涉及传媒、旅游开发、证券投资等领域。

随着公司控股权易主,九有股份董监高迎来“大清洗”,去年9月起,包括公司董事长朱胜英在内的8名“董监高”纷纷辞职,对于辞职理由,公司仅称因工作原因。

今年8月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九有股份上半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6.73亿元,同比增长886%;净利润亏损498万元,增收不增利。公司解释,报告期内手机行业整体经营下滑和人民币贬值等原因,导致手机摄像头芯片等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售价下降,使整体销售毛利率下降,导致控股子公司深圳博立信科技有限公司报告期内主营业务亏损。

自春晓资本入主以来,九有股份的股价一路走低,8月28日收报2.8元。春晓金控持股市值已缩水至2.86亿元,相比7.5亿入股价蒸发近4.64亿元。

与此同时,8月15日九有股份补充质押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天津盛鑫99.99%持股已经质押,换言之春晓金控持有九有股份的股份已基本全部处于质押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