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东的这本文学史,建议大家慎买

首先要声明的是,我和许子东老师没有仇,恰恰相反,我一直比较喜欢他,所以才会买他的书来看。

其次呢,这本书我没有看完。因为自己的时间也很宝贵,所以当我发现这本书没必要看完的时候,就停了。

所以,我说这本书不建议买,有我的道理,但不代表这本书一无是处。恰恰相反,任何一个能独力写文学史的人,我都是敬重的。但是这本书的缺点也很明显,好比我吃这碗饭,吃了两口发现不好吃,所以我就不吃了,同时我想提醒你慎吃,这是一样的。当然我会告诉你为什么不好吃,我说它不好吃,是它客观地有问题,不是我对这碗饭有偏见。

豆瓣上已经有人对这本书的一些问题作了分析,我就不重复了。我说的是我自己比较熟悉的一个作家——关于老舍的叙述,《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有很多客观的问题。就是说,不是他的观点的问题,是他用的论据本身就是错误的。

好吧,我们不说其他,单说这本书的第十讲第二节《老舍:一个作家可以提前写出自己的命运》

以下,我会把许老师讲述中有问题的地方,用加粗的字标注出来。然后我会分析为什么这些地方有问题。

1

老舍是二十世纪最出色的中国作家之一,本来可能是最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但他却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投湖了。(P.217)

“本来可能是最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这个事情传说很多,但是没有实锤,用文学史的方式说出来,至少是不严谨,虽然作者已经尽可能谨慎地用了“可能是”这样的说法。关于老舍的诺贝尔传说,可以参考我写的这篇文章:

“他却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投湖了”——老舍投湖的情况,是很清楚的,不存在不清不楚的问题。之所以这些年来一直会谈老舍之死,不是因为他的死因不清不楚,恰恰是因为太清楚了。不展开。

2

老舍两岁时,父亲为保卫北京打八国联军,在北京城墙上被打死了;……(P.317)

据老舍本人回忆:“我不记得父亲的音容,他是在那一年与联军巷战时阵亡的。……联军攻入了地安门,父亲死在北长街的一家粮店里。”(《吐了一口气》,1961年)所以老舍的父亲不是在城墙上被打死的。

3

老舍小学毕业,有人赞助一点钱让他读师范。(P.318)

老舍读师范要交十块钱保证金,那是老舍母亲给的,不是别人赞助的:

当我在小学毕了业的时候,亲友一致的愿意我去学手艺,好帮助母亲。我晓得我应当去找饭吃,以减轻母亲的勤劳困苦。可是,我也愿意升学。我偷偷的考入了师范学校——制服,饭食,书籍,宿处,都由学校供给。只有这样,我才敢对母亲提升学的话。入学,要交十元的保证金。这是一笔巨款!母亲作了半个月的难,把这巨款筹到,而后含泪把我送出门去。她不辞劳苦,只要儿子有出息。

以上引自老舍散文《我的母亲》。

4

老舍的小说不是一举成名的,是辛辛苦苦摸索,写了《老张的哲学》、《二马》、《猫城记》等,寄回中国发表,没有特别出名的。(P.318)

写《猫城记》的时候老舍已经回国了,所以“寄回中国发表”的作品里没有《猫城记》。

5

他把《大明湖》的内容改写成一个中篇,叫《月牙儿》。(P.318)

确切地说是老舍把《大明湖》的主干内容改写成两个小说,为《月牙儿》和《黑白李》。

6

抗战初,中国成立了一个统战的文艺家协会,老舍被推为主席,……(P.318)

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不设主席,老舍担任的是总务部主任的职务。

7

解放战争期间,老舍和曹禺在美国讲学,一九四九年周恩来给他们写信,两个人就回来了。(P.319)

曹禺1947年就回国了。

8

到了文联,正好红卫兵把一批“反动作家”往车上赶……女学生跑过去问老舍:“你是不是老舍?”其实她们根本不认识老舍,但老舍太老实,说我是老舍,就一起上了车。(P.320)

这个太寸了,像小说了。虽然作者说明了是听某某目击者说的,但是关于老舍在文联受批斗并且被草明“揭发”“拿美金”的事情也是有很多目击者的,草明自己也承认了。所以并不存在这么寸的事情。文学史叙述,不是说书,应该有什么是什么。

9

一九六八年,诺贝尔奖委员会本来提名老舍,但他那时已经去世了。(P.321)

这个问题同“1”,不重复了。

10

《骆驼祥子》里有一段,祥子在曹家拉包月,一切都上正轨的时候,虎妞来敲门,肚子里装了一个枕头。她对祥子说,我们那一晚上之后,现在就是这样了。祥子就像听到轰天之雷,不知道该怎么办。小说里,祥子也走到护城河边上,看着北京的城墙。他想,我怎么办?我离开北京?逃走?不行,我所有的一切都在北京,不能离开。可接下来怎么办?怎么来面对这个世界?小说借祥子的眼睛写了北京护城河美丽的风光。(P.321)

我不知道许老师是把《骆驼祥子》和什么作品记混了。《骆驼祥子》里,虎妞带着祥子走过金鳌玉蝀,这时,“白塔却高耸到云间,傻白傻白的把一切都带得冷寂萧索,”祥子很慌,有点手足无措:

他心中觉得这个景色有些可怕:那些灰冷的冰,微动的树影,惨白的高塔,都寂寞的似乎要忽然的狂喊一声,或狂走起来!就是脚下这座大白石桥,也显着异常的空寂,特别的白净,连灯光都有点凄凉。他不愿再走,不愿再看,更不愿再陪着她;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头朝下,砸破了冰,沉下去,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

这里是北海,不是护城河;他看到白塔,没有看到城墙;祥子也只是有“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的一闪念,并没有想过离开北京(北平)。

11

一个是王三胜,一个是孙长者,第三个就是沙子龙。(P.322)

应为“孙老者”。

12

女人大着肚子来找他,他是不能推掉这个责任的,虽然他不开心。所以,他只好又回车行拉车。(P.326)

并没有……祥子才不会为虎妞回车厂,他是不久以后混到手头只剩五块钱才回去的。

13

后来,他又攒了钱,差点可以买车了,结果碰到一个侦探敲竹杠,把他那笔钱又抢了,这是第三次的大劫难。(P.326)

祥子哪有这么大本事马上又攒钱买车,他手里就有虎妞给他的三十几块钱,被孙侦探抢了。这个事情是祥子“三起三落”的第二落,第三落要到虎妞死后。钱丢了,曹先生也因被阮明告发而出逃,祥子没了事由儿,不得不回人和车厂,这才接上上文(“12”)说的:“所以,他只好又回车行拉车。”

14

在小说结尾,他出卖革命党,拿情报,赚点小外快,帮人家送丧的队伍吹吹唢呐,……(P.326)

祥子哪儿会吹唢呐,他要会吹唢呐也不当末路鬼了。他只会打幡儿:“有结婚的,他替人家打着旗伞;有出殡的,他替人家举着花圈挽联;……脏病使他迈不开步,正好举着面旗,或两条挽联,在马路边上缓缓的蹭。”

15

虎妞真是很惨。她生病了,祥子还拉车,他不卖车,也不帮老婆看病,最后老婆死了,他还得卖车葬老婆。他宁可葬老婆也不卖车给她看病。(P.329)

虎妞是自己作(阴平)到难产,并没有生病。事实上生病的是祥子,《烈日和暴雨下》大家都背过,祥子被烈日晒了,暴雨淋了,就生病了,病了两个月。而“六月十五那天,天热得发了狂。”祥子本来打算去拉晚儿,“夜间无论怎样也比白天好受一些。”是虎妞怕他在家里碍事,催着他出车,他才得病的。咱们不能把事儿说反了吧?

虎妞难产,祥子请了收生婆,找了跳大神的陈二奶奶,让虎妞喝了香灰,自己直挺挺地在高香前面跪着,“两三天没得好好的睡”。最后,觉得实在不行,还是要去医院,这时候,他却没有钱。虎妞不是挺有钱吗?怎么会拿不出钱来?之前虎妞不是催着祥子到“烈日和暴雨下”出车,祥子因此生病了吗?虎妞本来就花钱大手大脚,这次为给祥子治病就把家里钱“快垫完了!”虎妞难产死了,这不是祥子的错,他已经尽力了,虽然用的是愚昧的方式。所以老舍说,“愚蠢与残忍是这里的一些现象;所以愚蠢,所以残忍,却另有原因。”

说祥子不肯卖车给老婆看病,这是不讲道理的。……不说了,祥子真的很冤。唉。

顺便,

16

《我怎样写〈骆驼祥子〉》(P.344)

这个标题里多了个问号。

以上。

总之这本书在校订再版之前暂时不推荐,特别不建议初次接触这段文学史的同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