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郑国其实也有人才, 有两件事情启迪千秋

“逼我衣帽藏在家,硬把我田拿来查,谁去杀掉子产啊,我一定会参加”。

晋楚争霸之际,郑国成为出气筒,在纷乱中受尽凌辱。可是郑国并非没有人才,当时的郑国有权臣子产,是郑国强势的革新者。上面那段谚语,便是郑国的贵族们对子产的咒怨。

子产治理郑国,规定城市和乡村各有一定的制度,田地要划清疆界,挖好沟渠,居民组织要建立起来,那些忠心的人嘉奖,骄纵的就要处罚。对私田按地亩课税,依土地人口数量交纳军赋。可谓是变法图强,想要让郑国强盛起来。

子产是郑国王室,虽侵犯贵族利益,却也得到郑国郑简公、郑定公两位君主的支持,法制政策得以贯彻。数年而后,上面的那段谚语,在《左传》中的说法是,变成了“我家子弟子产教,还让田产来提高,要是子产不在了,谁能像他一样好”。

显然,郑国的变法还算是成功的,可惜的是郑国羸弱已经数代,晋楚争霸,郑国成为中心地带,子产的变法,只是保持了郑国相对的独立性,至于强盛,则是远期的梦想而已。

孔子对子产的评价相当高,不过对后世而言,真正有启发的,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是“铸刑书”,把自己所制定的刑书铸在鼎器上,开创了古代公布成文法的先例,否定了“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秘密法。这也为后来的商鞅立木为信等做出表率,更是首次把法制上升到国家层面,鼎是中原权力的象征,法制铭刻于鼎器,就是说法制由国家而定,神圣不可违背。郑国子产在位时,法制应是贯彻到位的。

第二件是廉洁奉公,位居人臣,却一生贫困。子产逝世以后,家中竟然连丧事也办不起,就用竹筐子背着子产到山上去埋掉了事。虽说毕竟一国朝臣,竟然如此凄凉,颇让人怀疑子产与郑国王室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子产的廉洁自律,是可以作为后世楷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