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问人生是媸还是妍 | 徐志摩佚作141篇

徐志摩于克拉克学院求学期间留影

徐志摩《结婚日记》手稿

徐志摩致胡适信札

徐志摩于1931年11月19日罹难以后,陆小曼发愿搜罗、整理、编辑、出版徐志摩遗文。她在赵家璧的协助下,好不容易编就八卷本《志摩全集》,终因时局不靖,未能如愿出版。

所幸的是,当时由商务印书馆制作的纸型和打印的清样,虽几经曲折,却奇迹般地全部保留了下来。现今,清样收藏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纸型保存于上海图书馆。据我所知,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坊间印行的徐志摩全集多达十几种。

近十年来,徐志摩的一些佚文、佚诗、佚简陆续被发现。我所发现的就有三十余篇,其他人发现的也不少。

2014年岁末,我把志东君的整理稿与我的整理稿汇编在一起,将书名定为《徐志摩佚文集》,后更名为《远山——徐志摩佚作集》。

全书所收徐志摩佚作共141篇(首),大体分为诗歌、散文、日记、书信和其他等五个部分。其中诗歌7首(含译诗1首),散文(包括论文、书评、附注、题字、更正等)36篇,日记1种,书信76通,其他21篇(含演讲记录稿7篇、翻译记录稿10篇、启事2则和戏曲曲词、唱词整理稿2篇)。征得部分佚文发现者同意,特将他们的相关文章作为附录置于本书末,并做了不同程度的修订。

南洋星夜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胡适档案所藏徐志摩手稿。未署名)

星夜,满天星的夜,是天地间最闳穆神丽之一景。哲学家如康德,诗人如高柳列奇,皆尝专言其超越特殊之美。然我国诗人多有目而不能视者,且决不敢冒露寒出门来细味星天,所以我国诗虽迹近自然,其实自然之真美,除李白屈原外知者绝少。

星夜尤以初秋为最美,此次我由欧归过南洋,得见热带初秋的星夜,此景直不可以言语比语,有令人魂精交泄之感动力。

天蓝之纯粹,星之莹彻净明,真如佛顶佛身之舍利璎珞,放射神奇的光彩;寻常看星,但见其表,然于此直睹其精圆玲珑之全体,恍如千万颗理想的夜明珠,悬缀在天大一块浅蓝色透明的丝绒上;此神伟之鲜明屋顶,又恰好罩住一个风浪莽苍的大海。临此景时,我觉身心无限扩大,几于充塞宇宙,智慧之灯顿明,照见三世一切,佛家所谓神通,我竟身感之矣。右诗实未能曲传我当时感觉之神伟,然真大境界又岂文字所能模拟哉?

且不问人生是媸是妍,

且不问天外有佛与仙,

在这浪岩岩的海中榷,

在这风黚黚的夜半酣,

仰首见绚烂的满天星,

镶嵌在净明的蔚蓝顶,

任男女老幼,愚智凡圣,

谁能不感伟奥的音韵,

神秘的光明;谁能不感

精神境界之宏,静,全,真?

罪!罪!罪!是文明,是智慧,

还是人类运命之制裁,

湮塞了(可怜!)群生万汇,

同本共创自然之泉源?

结婚日记(节选)

(据《西泠印社二〇一四秋季十周年庆典拍卖会——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图录。

原稿共九页,作于1926年3月至9月间。

徐志摩与陆小曼于1926年8月14日订婚,

同年10月3日举行婚礼,

因此所谓“结婚”日记,实为“恋中”日记。)

三月氏

明日起与曼认真工作,已与约法多章,当努力共守。

生活太逸豫了,浑身筋骨都有散放的可能,快趋春光奋发罢!

此后日记连生活琐碎都想登载,与曼每周每日相比较,看谁的成绩好。

四月一日

十时起。十一时与眉去公园坐桃花树下看鸳鸯戏水,看风吹落叶。

眉初习水彩,成静物一幅—批语“劣”!

十一时归舍,与龙荪谈,成“自剖”文,犹未尽意。

眉又嚷头疼,真娇,风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