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安门轴线:是有意为之,还是意外巧合?

1995年,秦建明等人在《文物》杂志上发表了对长安城地区5个点位,即子午谷、安门、长陵中间点、清河折转处、天齐祠的经度的测量结果,并以此推测长安城可能存在一条“超长建筑基线”(南北建筑轴线)。这5个地点的经度均在东经108度52分左右,如此接近的数据令人不得不认真地关注这个轴线的存在问题。有的作者已经认可了这条轴线,并就此展开讨论。

长安城所谓“超长建筑基线”

资料来源:秦建明等:《陕西发现以汉长安城为中心的西汉南北向超长建筑基线》,《文物》,1995年第3期。

这条轴线穿过长乐、未央两宫之间。如果这条轴线上几个点位的关系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有意的设计,那么长乐、未央两宫之间的位置(具体说是两宫所夹的南北道路),按照建设时间的顺序,应该是轴线最初的基本点。

轴线的第二个点位——具有决定性的点位——是长陵。刘邦、吕后陵墓的位置分别与未央、长乐二宫相对应,两陵之间的中心点,与长乐、未央二宫之间的中心带大体对应。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候还没有安门。所以说,长陵与长乐、未央二宫的对应关系,可能最早确定了一条南北方向的中枢带。这条中枢带,主要由宫殿区与陵墓区南北对应构成。

刘邦像

汉长安城遗址

惠帝修筑长安城墙时,在这条中枢带的南部修建了安门,它成为中心带上的第三个点。而由于城门位置的确定性,使原来的中枢带精确化为一条中枢线。

以上几个点位的关系,有可能是规划设计的,在这个距离范围内规划的难度并不大。至于这条轴线向南方子午谷的延伸,以及向北方天齐祠的延伸,是否为早时确定的规划,我们尚无法确证。天齐祠距离长安很远(45km),能做到如此精确的对应,需要有大范围的测量技术。西汉时是否已经具备了大范围的测量技术,需要考察。至于与子午谷的精确对应,很可能是一种巧合。很难想象,萧何在修建未央宫、武库的时候,就考虑到与南方山口的对应关系。

至少,从安门到长陵这条轴心区,在惠帝时已经出现。它在长安城的空间皇权景观中,居于中心的地位。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这条轴线带上,并没有宫殿建筑依轴线排列(这恰恰是后代都城轴线的主要特征),而只是通道、门阙,因此意义并不重大,实用性大于象征性。

广东人民出版社委托宣传

( 唐晓峰:《当代学人精品:唐晓峰卷》,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

(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中国史硕士研究生 谢敏 )

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