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内讧、性骚扰指控频发,Tinder怎么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喜欢的向左滑,喜欢的向右滑。

Tinder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年轻人网上交友的逻辑,手指轻轻一划,就能向对方发送讯号,如果对方不感兴趣,甚至不会收到你的消息,避免了尴尬,也让你更迅速找到看对眼的人。

在很多人对Tinder疯狂向右滑的同时,它的联合创始人肖恩?拉德(Sean Rad)却将Tinder滑向了左边。

他在媒体上对Tinder公开发难,还联合8位前任及现任高管将Tinder告上了法庭,向拥有Tinder的Match Group (MTCH)及其母公司IAC/InterActiveCorp (IAC)主张至少20亿美元赔偿。

拉德在2017年9月离开了Tinder。现在纠纷的核心在于,包括拉德在内的早期员工认为,Match Group和IAC操纵了Tinder的估值,降低了早期员工的股票期权价值,让他们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2017年,华尔街银行在对Tinder进行了分析,以确定Tinder联合创始人肖恩?拉德和其他早期员工的股票期权价值。

当时,Tinder的估值为30亿美元,与两年前的估值持平,尽管它当时营收和用户数量仍在迅速增长。

拉德认为,这是因为Match Group和IAC“谎报了财务业绩”,“操纵金融数据”。

同时,这次诉讼还包括对Tinder前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布拉特(Greg Blatt)的性骚扰指控。

估值之谜

针对拉德和其他高管的指控,IAC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这起诉讼“毫无价值”,并表示将“积极捍卫”自己。

该声明称,拉德和其他在一年或更早离开公司的前高管“可能不喜欢Tinder在各自离职后经历了巨大成功的事实,”“但仅仅是酸葡萄心理并不能构成诉讼。”

拉德等人的诉讼指控,Match和IAC的高管故意操纵向银行提供的数据,通过高估支出,低估潜在收入增长,从而人为地压低了2017年的估值。他们声称,这种操纵行为剥夺了Tinder早期员工的数百万美元至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他们谎报了财务业绩。他们操纵金融数据,实际上通过不支付合同欠我们的钱而窃取了数十亿美元,”拉德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们在这里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权利,为正义而战,为我们的承诺而战。”

但拉德也没有明确提出正确估值,当被问及问题时,他拒绝给出具体数字,只说是30亿美元的“倍数”。

诉讼要求至少20亿美元的赔偿。根据诉讼,原告的期权占了公司的20%以上。这意味着原告指控Tinder被低估了至少90亿美元,其总价值约为120亿美元。

事实上,Match Group和IAC均已上市,Match Group的市值远不及此。

Match Group的市值仅为13.5亿美元。它旗下除了Tinder外,还有OkCupid,PlentyOfFish和Match.com等其他几款约会应用。

母公司IAC的总市值也仅约为160亿美元。IAC由媒体大亨巴里?迪勒(Barry Diller)控制,旗下除了Match Group之外,还拥有Angie's List和The Daily Beast等品牌。这两家公司的股价在提起诉讼后立即暴跌。

但毫无疑问的是,Tinder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它们市值的上升。

不久前,Match Group公布,来自Tinder的收入比去年增长了136%,同时用户数量也增加了81%。此后,它的股价在一天之内飙升了17%,IAC的股价也飙升了近8%。

在一次有关财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Match Group的首席财务官告诉投资者,预计Tinder今年将创造8亿美元的营收,他称这会是一项“非凡的成就”。该诉讼称,这比2017年的估值高出75%。

期权价值之争

Tinder通过游戏化的约会方式改变了年轻人的社交方式。

如果不感兴趣,用户可以向左滑动,如果感兴趣,可以向右滑动。如果双方都向右滑动,那就会匹配成功。

一经推出,它就改变了在线约会APP的体验,引来一众竞争对手的争相模仿。现在,“左滑右滑”基本成为了约会应用的标配。

此前,Tinder称,该app每天有160亿次的点击量,并且总共有超过200亿次的成功匹配。

原告声称,拉德和其他原告在纽约运营的IAC商业孵化公司Hatch Labs从事其他项目时,主要是用自己的时间和金钱创建了Tinder。

当时,他们被告知,如果Tinder获得成功,他们将获得“创始人友好所有权”协议,并将获得公司的多数股权。但Tinder走红后,他们却只得到了仅相当于公司20%股份的期权价值。

“当我们签下合同时,Tinder已经很大了。”拉德说。“早期的团队付出了他们的一切,他们做出了牺牲,就像任何公司的创始人,或任何公司的早期员工一样。他们当时冒着风险,我们后来也都承担了相应的风险。”

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创始人的期权价值究竟是多少?

诉讼称,Match和IAC淡化了Tinder即将推出的重要产品功能的影响,比如扩大用户规模,以及Tinder Gold(Tinder的高级版本,显著提高了营收)。

“有确凿的数据显示,这些功能将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拉德说,“他们淡化了其中任何一种功能的重要性,尽管内部每个人都知道它们的重要性。几周后,他们又说,这些功能是我们成长的基石。”

根据起诉书,在Tinder Gold上市后的一周内,Match Group的市场价值增加了10亿美元。

临时换帅

IAC在声明中为估值过程进行了辩护。

报告称:“事实很简单:Match Group和原告经过了一个严格的估值过程,涉及两家独立的全球投资银行,而拉德和他的原告团队不喜欢这一结果。”

IAC还顺带嘲讽了一把拉德,“拉德先生有丰富的古怪公开声明的历史,而这起诉讼只是其中之一。我们期待着在法庭上捍卫我们的立场。”

IAC表示,自Tinder成立以来,该公司已向包括创始人在内的Tinder员工支付了逾10亿美元的股权薪酬。

颇为蹊跷的是,在Tinder进行估值之前,拉德被从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临时换下。

布拉特(Greg Blatt)

根据起诉书,IAC和Match Group在Tinder进行估值之前就任命布拉特(Greg Blatt)为其首席执行官,目的是向银行描绘出对Tinder的增长持更为悲观的看法。

起诉书称,在估值过程中,当Tinder的其他高管试图与进行估值的银行分享准确信息时,遭到了布拉特的威胁。拉德告诉CNN,员工们被告知,如果他们提供正确的信息,就会被解雇。

当时拉德还在董事会,但他告诉CNN,他被排除在谈话之外,他无法确保估值和提供给银行的信息是正确的。根据起诉书,布拉特当时禁止拉德进入Tinder总部。

“这些和我一起创建这家公司的同事们被告知,如果他们跟我说话,如果他们给我提供正确的信息,他们可能会被解雇。”拉德说。

性骚扰罗生门

诉状还称,布拉特在2016年底被任命为Tinder首席执行官后不久,就在公司假日派对上,猥亵并性骚扰了Tinder负责营销和公关的副总裁罗塞特?帕玛巴基安(Rosette Pambakian)。

诉状称,当拉德将布拉特的行为通知IAC时,他们掩盖了此事,并让布拉特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因为他是他们淡化估值计划的核心人物。诉讼中性骚扰的受害者帕姆巴基安是这起诉讼的原告之一。

拉德说,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帕姆巴基安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当他质问布拉特此事时,布拉特威胁了他。“有人告诉我……如果你把我打倒,我就会把你打倒。” 他对CNN说道。

罗塞特?帕玛巴基安,右2

IAC的声明没有回应针对布拉特的性骚扰指控。CNN也联系了布拉特置评,但没有收到回复。

这不是Tinder高管层第一次出现性骚扰指控。

事实上,这起诉讼的原告之一、Tinder的联合创始人贾斯汀·马廷(Justin Mateen)在2014年就被控告过性骚扰。但与布拉特不同的是,作为拉德的盟友,马廷被迫离开公司,失去了一半的期权。

在马廷被控性骚扰时,受害者惠特尼·沃尔夫·赫德对Tinder,Match和IAC提起诉讼,指控马廷骚扰她,而拉德却允许骚扰发生。最终,该案以和解告终,并未明确任何一方有不当行为。

当被问及此事时,拉德表示马廷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经济上的代价。

“这与该公司向Tinder所有员工(包括马廷)做出的承诺无关,公司违背了这些承诺,忽略了与我们签订的合同。”拉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