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的难题:流量变现承压 高管频离职

8月28日晚间,三六零(601360.SH)发布2018年上半年财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亿元,同比增长13.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亿元,同比增长8.95%;扣非后净利润14亿元,同比增长39.70%。

上市前三六零的管理层曾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目前来看完成2018年业绩承诺的压力并不大。

三六零的核心技术是安全相关技术,这些技术打包在不同的安全产品中,所带来的用户、数据和流量最后以广告、游戏、智能硬件作为变现出口。

其中,2018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47.5亿元,同比增长24.16%,占比总营收79%;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游戏业务)为6.4亿元,同比下滑27%,占比总营收11%;智能硬件业务收入5亿元,同比增长8.65%,占比8.3%。

广告依然是三六零的最大收入来源,但与往年相比,其所占总营收的比例及增速都有所下降;游戏业务也延续了以往的下滑趋势;智能硬件业务也未迎来爆发。

三六零的广告主要分有三类:搜索广告、展示广告和品牌广告。但其面临着PC端增长缓慢、移动端难以拓展的困境。公司称,未来将加强AI技术应用,提升广告的点击率和转化率。

游戏业务方面,三六零作为移动游戏分发运营平台,负责游戏与最终用户之间的对接,通过协调游戏开发商、发行推广商和充值支付渠道等各种资源,进行游戏的运营、维护,并完成用户充值和收益结算等业务,包括页游、手游和端游。

国信证券在今年5月的一份研报中表示,页游整体受到手游崛起的冲击,手游在移动端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三六零单靠现有的渠道难以在手游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端游方面Steam布局已经成型,对三六零端游业务有着不小威胁。

综上,上述研报认为,三六零已经过了高速增长期,是一家成熟期的公司,其广告、游戏变现的业务模式正在受到两头挤压,基于物联网的智能硬件或许成为下一增长点。

2018年上半年,三六零研发支出为11亿元,同比增长6%,已全部费用化。

为了加速奔跑,在今年五月,刚刚更名的三六零便抛出一份108亿元的巨额定增方案,投向为网络空间安全研发中心、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研发中心、大数据中心建设、智能搜索、新型智慧城市等9个项目,其中大数据中心建设项目募资47亿元,人工智能研发项目募资15亿元。

借壳不足半年便策划定增,这也引来证监会的问询:截至2018年一季度还有107亿的货币资金,资产负债率仅为19.61%,要求公司说明本次融资的必要性。

三六零回应称:上述定增是为了“实现公司的‘大安全’战略生态建设”,账上的107亿已有明确支出用途,不足以支撑长期项目的建设。

2018年2月28日,三六零通过借壳回归A股,“江南嘉捷”正式更名为“三六零”,以每股65.67元开盘,市值曾高达4440亿元,随后股价持续下跌,以8月28日的收盘价计算,市值仅为1589亿元。市值蒸发285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三六零重组不足半年,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已有四位在今年4月至今离职:公司副总经理、人力资源主管廖清红和副总经理、首席商务官杨超,以及公司首席财务官、副总经理姚珏,在发布中报的同时,公司宣布首席法律顾问和董秘张帆离职,首席运营官陈杰也在去年离职。

简历显示,廖清红曾供职于长虹电器和华为,自2016年起任副总经理;杨超曾供职于摩托罗拉、戴尔电脑等,2015年起任首席商务官;张帆自2013年起就在Qihoo 360担任首席法律顾问;财务负责人姚珏更是自2006年起就在Qihoo 360任职,历任财务总监、副总裁、联席首席财务官、首席财务官。

一众高管频繁离职为三六零划上了一个问号,对于重视人才的互联网技术企业来说,带来的影响不可小视,目前除了董秘均未公布新人选,周鸿祎的难题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