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也要靠Size来拯救

Hi,我是机叔,机叔是我。国产片保护月结束后,一众好莱坞大片就马不停蹄杀上银幕来了,此等好事机叔我怎么可能落下?况且首当其冲的是机叔比较欣赏的漫威电影——《蚁人2》呢?

那么肯定有人要问了,什么叫你比较欣赏的漫威电影?这里机叔得说句大实话了,虽然机叔是个好莱坞大片爱好者,而漫威电影算是目下好莱坞大片里冠盖群雄的一个系列,可是里面机叔喜欢的,可真心不多。原因为何?听机叔猥猥道来。

机叔之前说过,任何好莱坞大片,他的终极目的都是贩卖视听奇观,并以此为前提去实现价值观的认同。

那么漫威的这群超级英雄,先天就具备了视听奇观打造的气质,钢铁侠有高科技,雷神有神兵神将,美国队长天生神力什么的,加上他们那些个身怀绝技的反派,和众人合体的复仇者联盟,可谓各有千秋,互为长短。

可是呢?这个就跟《水浒传》似的,你表面上看里面有一百单八将,但真正在技能上有代表性和独特性的可能也就那么几十个,其他人无非是来撑门面的一样,漫威这些英雄的许多超能力,其实在以往的影视作品中,也是有很多类似的角色存在的。那么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你的超能力,如何在视听奇观上做出特点来呢?

按照这个逻辑,那么我们再回头去看下前面提到的那几个人:钢铁侠电影势必会走高科技机甲风格,雷神电影走古典神话风格,美国队长的二战怀旧风格。

如此种种,而且这些电影的头一部,基本上是按照这个路数在往前走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制片方发现,每种不同的风格上各有优劣,有些特别受欢迎,于是乎,在《复仇者联盟》里,乔斯·韦登就把所有角色都往这个方向做了归并。是的,那就是大家现在津津乐道的“嘴炮”。

托尼斯塔克是个嘴炮,美国队长是个怼炮,雷神是个憨炮,以此类推,至于你雷神跟美队的区别何在?除了一个拿盾和一个拿锤子,你还真看不出这俩人在电影里的差别会比兰博和洛奇来得大了。

让一个表面高大上的人物风趣幽默,变得平易近人并没有错,可是你把每个人都这么搞,就好象你让每个梁山人物都成了浪子燕青一样,简直就是胡逼搞了。

所幸的是,在这么一群千人一面的系列电影里,还是有不少新鲜血液在为他们负责的系列添加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的。

比如《银河护卫队》里面大打八十年代怀旧风和干脆不正经到底的混不吝组合,就算是最最危急的时刻他们还在用尬舞迪斯科玩大反派,而不是之前那些个点到为止的雅皮士做派,因此自然让人过目不忘;

再比如《雷神3》里面把角色的行事逻辑拉到了小学生般低幼阶段的处理,甚至里面的武器都弄得跟玩具枪似的,所以看了就能记住这些可爱的人;

还有《奇异博士》通过各种运动控制技术,把时间魔法造成的破坏效果给你还原出来,看着自然耳目一新;当然,《蚁人》也是里面值得关注的一分子。

《蚁人》这个英雄的能力定位,决定了这部片的风格定位,归结起来就是两个字:尺度。

因为他是一个会变大缩小的英雄,那么与之相关的视听奇观,就必须围绕着他这个英雄的尺度去做文章。英雄变小了,周围那些小物体就会相应变大;英雄变大了,周围那些大物体就会相应变小。

这种日常事物在尺度上的认知变化,是《蚁人》进行视觉奇观塑造的基础。具体体现在这部《蚁人2》里的话,就包含了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当然是角色本身的大小变化,第一部里的蚁人在缩小时,会伴随一个残像的前摇。到了这部里,就可以实现非常顺畅的变大变小了,这点视觉技术上的微小变化,其实是为了后续几点视觉设计服务的。

那么就得讲到第二点,那就是以主角尺度为视角下的相对参考物尺度,这涉及两方面。

第一方面,就是当角色变小时,周围的那些小物体会觉得异常大,比如开场黄蜂女在吊灯和厨房间跟犯罪分子缠斗时,我们就能看到她缩小状态下吊灯和厨房台子上的那些物体变得异常庞大,包括后续追车段落里的飞溅的石块也是这个原理。就是让观众在一个缩小人物的视角上,去看待那些平时比较小的物体突然变庞大后的视觉压迫感。

其实好莱坞拍摄类似人物缩小的题材电影曾经火过一阵,不过那个时候的放大物体,更多是通过制作超级大的实体模型实现的,现在借助数字特效的帮忙,这样的场景和物体设计上就能更加复杂了,这也是大家看《蚁人》系列,不会觉得这与以往看的一样。

那么第二方面,就是当角色变大时,周围那些大物体的变小。这点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当蚁人变成一个庞然大物时,周围的人群、船舶和楼宇,就会呈现类似移轴镜头下的玩具感,因为观众的视角被设定成与蚁人保持一致,因为周遭这些大物体就会相对被缩小成玩具尺度的东西,让人看了也会觉得非常新鲜有趣。

当然,《蚁人2》比起第一部来,尺度上的视觉升级还不止角色的大小变化。这一部里,还把这种尺度变化的能力赋予了周围的物体。车辆可以变大变小,建筑可以变大变小,甚至别的东西就可以受到控制来变大变小,观众们好似来到了龙珠世界里,看着布尔玛掏出一粒又一粒的胶囊,变成各种各样的物体。

那么这种物体的尺度变大,配合人物的尺度变化,真的在本片里实现了不少新奇特的视觉体验。

第一种是认知反差,比如里面有一段,蚁人被黄蜂女绑架了,在车里醒来,但因为视角都局限在车内,大家可能觉得俩人还是正常尺度的人,车也是正常尺度的车。

可是当主角担心自己被警方抓获时,我们才看到,他们是坐在一辆微缩车里的两个微缩人,周围正常尺度的马路和汽车,给了观众一个参考后,观众的认知从一个正常尺度,突然过度到了微缩尺度,形成一种反差上的视觉奇观。

第二种可以简单形容为“卖萌”,就是把一个正常物体缩小后,它会变成小巧可爱的玩具,而小巧可爱的玩具放大到一定尺度后,它的可爱值也会随之增加。

比如片中打斗时,黄蜂女把一个调料罐变成了比人还高的尺寸堵住了门口,还让歹徒撞了上去;后面追车高潮戏里,既有把一辆摩托车变成玩具尺寸的镜头,也有把一个hello kitty的小玩具放大后砸向匪徒汽车的设计,都是这种视觉卖萌的体现。

那么这两方面参考尺度的变化,目的就是为了服务片中我们反复提及的那些视觉高潮段落了。因为拍打斗和追车,大家已经司空见惯了,你如何拍得跟别人不一样,就成了主创们要关心的问题。

因为《蚁人》在尺度上的这些个优势,所以他在拍摄打斗和追车时,可以通过这些物体的放大缩小来实现动作上的变化,达到前人没有达到过的视觉奇观效果。

打架时前一秒我正常尺寸跟你打,下一秒我就变小了来躲你的飞刀,再拿个大调料罐来砸你;追车时前一秒我车变小了跟你捉迷藏,下一秒我车变大了把你顶飞,这种非常漫画式的设计思路,在真人电影里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个特点,《蚁人2》也让机叔开心愉悦地看到了最后。

不过,这并不代表《蚁人2》里面不存在其他漫威电影的短板。我们会发现,影片的人物塑造方面,还是在走漫威电影的那条老路,而且这次把很多比重也让位给了人物关系的搭建和处理,连弱弱的反派也是那种熟悉的(但并不是亲切的)味道。

影片也希望在尺度上往更深远的微观层次发展,所以有了显微和量子层面尺度视觉奇观的展现,但在机叔看来,那些里日常经验真心太远,看着跟外太空和魔法世界的区别并没有特别大。

在此,我真心希望这个我看好的系列,别真的到后面又回到了那条我并不看好的死胡同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