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优雅 奥黛丽.赫本

永远的优雅丨奥黛丽.赫本

奥黛丽.赫本的魅力是经久不衰的,很大原因就是她的优雅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最深沉的内在。她在穿着上的得体,跟她的气质相称。她相信,优雅是最重要的。

经典的《罗马假日》

起初,赫本在《罗马假日》的片场,总是入不了戏,她很着急。导演给她上了电影明星的第一课,这点让她受益匪浅。

他告诉她——要迎合内心的感觉,而不是做戏,她必须忘掉自己是在演戏,应当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公主。

赫本说:我从来不拥有什么天赋才能,我崇拜我的工作,我尽了最大的努力。

她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她用自己的努力工作来回报所有喜爱她的人。

赫本的出现,正如一股清凉的山间清泉,潺潺流过每个观众的心田,一举成名。

她的美丽不仅来自她的楚楚容颜,她的漂亮衣饰,更多的她诚实、真挚的内心,那是一个更为迷人的内在世界。

她始终保持着热情,她的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她的眼睛闪烁着愉快的光辉,人们仿佛能够感受到那发自心灵深处的喜悦。

但她出于一种特别的清醒,对媒体的赞美持怀疑态度,但是也有被真诚的表扬打动的时刻——当英格丽.褒曼看到赫本扮演的公主,发出一声尖叫——我被她深深感动了。

褒曼的言行绝对出自真诚,一句话比得上许多个记者的生花妙笔。她的一句话,让赫本收获了很大的自信。

风格就是真实的自我

一拿到《罗马假日》的片酬,赫本就毫不犹豫地为自己买下一套心仪已久的纪梵希时装。利落的线条,简单的颜色,一切都是那么的无懈可击,完美地烘托出她身上的古典与优雅气质。

她对衣着的态度十分执着,执着于她所买的衣服,也执着于她的穿法。

她说,衣服首先要看是否适合自己,是否能够更好地展现个人的风格。所以,任何衣服穿在她身上绝对不会喧宾夺主。她喜欢简单、典雅的风格——拥有纪梵希的衣服,就是拥有绝世佳品,我喜欢穿他设计的衣服。

纪梵希说:女人不是单纯地穿上衣服而已,她们是住在衣服里的。穿着他设计的衣服,赫本总会觉得自己拥有更多的自信和力量。

这是一个双赢的选择,纪梵希让她更美丽,她给予纪梵希更多的灵感。

赫本崇尚简单自然,不仅是在服饰上,而是在她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对于怎样保持美丽,她认为最重要的是简单随意,她只是跟着直觉行动,那种直觉是从小母亲培养的,也是从多年的芭蕾舞训练中养成的,或是从各种杂志中总结出来的。她从不刻意用睡眠去保养肌肤,一切都听从身体的需要,不管做什么都顺其自然。

美丽来自于不懈的努力和坚强的意志

在阿姆斯特丹,赫本继续学习芭蕾舞。

兰柏特女士的教学方式非常严格,在她看来,要想成为一个好的舞者,每一个动作都应该做到尽善尽美,应该是一听就懂,一教就会。

赫本把精力全部集中到了芭蕾舞的学习中,就连她的老师也认为她对自己太严厉了。而赫本总是对事物持一种只要有希望就坚持到最后的信念,芭蕾也给她增添了几分自信。

但兰柏特女士一针见血——你有很好的技巧,也可以做个老师,但你绝对不会成为首席芭蕾舞星,你缺少成为一个芭蕾舞蹈家所应具备的天才。

当时的赫本,满脑子是对未来的美丽幻想,根本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事后,她慢慢感觉到,自己没有担任舞剧主角的可能。尽管如此,她还是拼命努力地学习着。

她站立时,两腿分开,脚尖朝外;当她俯下身子的时候,膝盖从不弯曲;她的腰板永远是挺直的,她的后背绷得紧紧的,从来不会出现松松垮垮的姿势。

后来,赫本说,我一半是舞蹈家,一半是演员,芭蕾是我所学过功课中最耗费精力的,但它使我体力加强,耐力增长。如果没受过芭蕾舞训练,我是不可能达到后来的成功的。

与真诚的心灵沟通

派克是《罗马假日》的男主角,他发自内心地喜爱赫本——当时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姑娘。

多年之后,他还深情地回忆——她绝对是个好心肠的人,她的天性让她从不会刻薄别人或对人小气。她的个性很好,所有的人都喜欢她这一点,在演艺圈里,暗箭伤人、贪心、小气或是说人闲话是很常见的行为,但她却绝不会这么做,我很喜欢她,事实上,我爱她,像她这样的人,你很难不爱上她的。

也有一件小事让瓦伦蒂诺记忆很深,也让他更加体味到赫本的优雅。

她一般会很婉转地拒绝各种服装秀、晚宴或是舞会。可是,当瓦伦蒂诺的母亲去世时,赫本亲自赶去参加葬礼。这件事让他很感动:“她真是个天使,是个很亲近的朋友。她从不故意显示她和你的交情——但你知道她会永远地支持着你。”

晚年的赫本常说,人总是会回头重新找寻你小时候,曾经拥有的快乐。我们其实都不过是长大了的孩子。所以人们会回头寻找他过去被呵护关爱的部分,才能发现生命中最真实的意义。

人生最重要的是莫过于享受生命,过得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永远的优雅,永远的奥黛丽.赫本!

作者:山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