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书作家弗里曼: “摄影没有思想,影像就失去力量”

迈克尔·弗里曼

Michael Freeman生于1945年,是著名的摄影书作家,并且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成功的摄影师。 他出版的书籍很多,包括《Photographer’s Eye》和《Photographer’s Mind》,还有即将面世的《Capturing Light》。

尽管各种书店的供应链中都有很大一部分被摄影书占据,但也很少有摄影书作者能够像MichaelFreeman这样有一个如此长久且知名的写作生涯。

从经典的35mm胶片摄影到数码时代圣经《Photographer’s Eye》,Michael都是一个流行的摄影书作家,他挖掘出了很多丰富的拍摄经验,同时,他也能拍摄出非常棒的照片。作为一个资深驴友和作家,Michael刚刚从沙特阿拉伯回来,在他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之前,我们抓住了这短暂且难得的停工期对他进行了采访。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到他多彩的职业生涯,是如何从一个广告达人变成摄影师再到畅销书作家的。而Michael最初的职业规划和这些都没有关系。

“我最初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并不是从事摄影,我的学校一心想把我们送到牛津和剑桥。”Michael在他伦敦的工作室中回忆道,“在牛津读完地理学硕士之后,我就去从事广告行业了,并且做的很成功,但过了几年,我开始觉得这样的工作并不能让我感到满足。1971年在休年假的时候我用一台借来的哈苏去亚马逊地区拍了些照片……那时候我终于知道,这才是我想做的。”

Michael回到伦敦后联系了一位巴西的文化专员,他很爽快地答应帮助Michael用他这次旅行的照片举办一个展览。“非常幸运的是,每日电讯报和时代生活出版社的图片编辑都来看了展览;然后时代生活出版社就开始在书中使用我的照片了。”

如此早的突破给了Michael信心离开赚钱的广告行业,专心全职地从事摄影,不过他也清楚地认识到做广告的经验为他从事摄影所带来的巨大帮助。“做广告让我学会了如何营销自己,如何将自己的作品概念化,以及如何将文字和图片融为一体。”他解释到,“回到70年代,那时有大量的针对特定消费群的杂志需要概念性的照片,我通过拍摄这种照片建立起了自己的事业。”

旅游则是Michael所热爱的另一项事业。“我总是被异国的风情所吸引,这可能会显得有些不成熟,不过这是我热爱旅行摄影的动力所在。要知道70年代的时候想到那些遥远的地方可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即使去像泰国这样的现如今已经很著名的旅游胜地,所以对于旅游照片的需求一直存在。”

“还是要说,从事广告行业的背景帮助我明白了如何拍摄以及卖出那些很有商业吸引力的照片,同时我也很幸运地能和一些非常棒的艺术总监以及图片编辑一同工作。时代生活出版社的LouKlein对我的影响很大——就像HenriCartier-Bresson、IrvinePenn或者JoelMeyerowitz对我的影响一样大。”

丁卡的牛棚,苏丹南部

博兰牛是当地人财富和荣耀的象征。一只博兰牛正漫步走过Rumbek北部的一个牛棚。

亚马逊河

一张早年的航拍照片,是为一本书拍摄的亚马逊河。这张照片发表在时代生活出版社出版的《World’s Wild Places》系列书中。

摄影与书

Michael是怎样从一个旅行及商业摄影师变成最受欢迎的摄影书作者的呢?“20世纪70年代的伦敦是出版插图书籍的主要中心。”他说,“尽管书籍出版商给每张照片的稿费比杂志要少,但是书里会使用更多的作品。

那会儿还没有能够让出版商购买图片的图片库公司,所以那时想安排见面给他们看你的作品是比现在更容易的。我最开始的时候和Quarto这样的公司合作,他们算是图书包装的创始者——提出书籍的构想后将概念卖给别的出版商。”

Michael的第一本书是1980年出版的《35mm手册(The35mm)》,自此他在写书的路上勇往直前。“很多摄影师都不愿意写书,或者是觉得自己的文笔不够好,但我一直很享受写书。”他说道。

Michael也一直乐于接受新技术,当他的许多同行们还坚持使用传统胶片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数码相机的潜力。“即便如此,我始终认为初学者总会遇到一些相似的问题——我试图在我的书里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由于现在不断产生的海量照片而不断加剧,而随着器材厂商和软件开发商的发展,他们不断刺激人们对于器材的重视程度。除了那些专职运动摄影和野生动物摄影的专家以外,很少有专业摄影师会坐在一起聊他们的设备——视觉想象力、构图和拍照时机,这些才是更重要的。

“在我的书《Photographer’sEye》里我一直在传达这个观点,关于我们在拍照时应该考虑些什么。我认为摄影的技术方面是相对简单的,数码更是如此。创造力则是较为困难的一面,而它才是决定你事业成功的关键。”

Kado,西北部边境,巴基斯坦

一个来自Pathan部落的男人肖像,拍摄于巴基斯坦一个偏远地区的斗鸡会上。

雅砻江,四川省,中国

驮马经过贡嘎山附近的铁索桥,在那里矮种马和驴子是支持采矿工作的主要运输手段。

哈尼族女孩,泰国-缅甸边境

哈尼族居住在边境附近的山区中。这个女孩是他们部落中最与众不同、穿着最显眼的一个。

过客,亚马逊河

在位于亚马逊雨林中部的Manuas的渡船上拍摄的一位女性的肖像。

杰族女孩,苏丹东南部

一个女孩正在磨高粱准备用它来做主食的麦片粥。放在一旁的Kalashnikov冲锋枪是为了防御来自附近村庄的袭击。这个居住点接近埃塞俄比亚边境。

难民营,苏丹

来自Fur和Zagawa部落的女人们在Darfur的一个难民营。她们都穿着托比,这是一种苏丹女人的传统缠绕式服饰,有着明亮的颜色,非常漂亮。

数码先行者

Michael从2003年开始使用数码单反相机,自此以后他就成了数码的忠实拥护者。数码技术革命同样为他出版的摄影书市场重新注入了活力。“20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摄影书有些自生自灭了。”他说道,“但是随着数码相机的到来,摄影书的第二轮高潮来了。”

“你也知道,很多职业摄影师觉得他们千辛万苦学来的专业技能在这个Instagram的时代轻易地就被破坏了,不过我倒认为摄影模式在不同方向的扩展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就说数码相机不断变好的弱光环境下的成像质量就让人们能够拍摄很多以前拍摄不了的题材。曾经,当没有好的光线时,你只能把相机放在一边,去喝杯Martini。而现在,在同样的条件下,你也能继续拍照!”

“我刚刚去给沙特阿拉伯的一个摄影比赛做评委回来,虽然在那个特殊的地方有诸多限制,很多东西不允许拍摄,但当我看到他们的星空摄影和延时摄影作品时,我真的震撼到了,非常的棒!”

Michael出版的书叫做《Capturing Light》,在这本书里他对于这个已经被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提出了新的独到见解。“无论我是在外面还是在影棚里拍摄,我一直都对于光线在摄影中扮演的角色很着迷。你是怎样看待光线的?什么样的光线才是最好的?让我和我的同事们都很钦佩的SteveMcCurry是如何运用光线的?这些问题在摄影中都是需要我们去了解的。”

“我也在书中强调,读者们应该注意不要刻意追求‘完美的’光线,只在黎明和黄昏的所谓黄金时间拍照。这会限制我们的拍摄。之前我就发现拍摄日式花园的最好的时候是在下雨天,这个时候颜色是如此的青翠,叶子是如此的闪耀。不要忽略不同类型的光线:它们都有自己最适于拍照的一面。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去发现它们。”

东达拉西藏

西藏朝圣者们以磕长头的方式从西藏拉萨到四川理塘进行朝圣之旅

锡克教女孩,Amritsar

拍摄于锡克教圣书游行的途中

“冥想室”,日本

由建筑师山口隆设计的用于创造冥想氛围的空间。外部由镀锌钢构成,内部地板则是用的抛光铝板。

寺庙园林,日本

拍摄于大阪南部Koya-san山附近的一个寺庙。Koya-san山是佛教真言宗传播的中心。

榻榻米,日本

由木原千利设计的房子的一部分,他擅长于设计传统茶室风格的房子——这种风格的精髓就在于崇尚自然的简单朴素。

影像背后

“我十分希望能在画面中有人站在那里做些什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等到这样的一刻。”

背景

“这是日本宫岛上的严岛神社,它最知名的就是矗立在海上的大鸟居。我在岛上住了几天,询问那里人我是否可以拍摄他们,在得到允许后我就在一天中不同的时间来这里拍摄。不同的时间就有不同的收获。”

构图

“我想将祈愿者们都收入在灯笼和建筑结构之间,所以我决定站在远处用400mm的镜头拍摄。我决定尝试一下慢速快门的效果。大概有拍摄两张照片的机会,所以我能够有时间调整到合适的曝光时间。”

反应

“这张照片的曝光时间是半秒,我当时使用的胶卷是Velvia50,所以在那个时间,光圈大概可以开到f/11甚至f/16。可是当时我只有能够拍两张照片的机会,非常幸运的是,有一张拍成功了。”

Michael的摄影小贴士1.多看作品

开始时看大师的作品,之后要多去画廊。

2.思考图片

学会分析图片,无论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

3.跳出摄影

努力去欣赏摄影以外的视觉艺术作品,但要时刻保持以摄影师的眼睛观察。

4.建立项目

给自己一个具体的任务,强迫自己去完成它。

5.减少缺陷

找出那些你自己拍着没把握的摄影类型,然后去弥补这些短板。

素材来自Leica中文摄影杂志

摄影与诗歌

摄影|诗歌|文化|艺术|哲学|人生

微信号:zzw-1028

没有最好的生活,只有最适合的人生。